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85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我可以说甚麽?」库洛洛说,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我喜欢观察美丽的事物。」他说着伸出手抚过男孩的脸颊,酷拉皮卡的脸马上染上淡淡的红晕并闭上眼睛-----看吧,这是多麽的容易。

  继续下去的想法很诱人,但库洛洛控制住自己。不管如何,他们还要继续驾驶一段很长的时间,而库洛洛想在太阳下山之前到达MI大学所在的城镇。其实大学的入学申请在三天後才开始,不过他想预先观察他们的目标教授,因为正常来说,那教授一定没有足够的财力去拥有一对火红眼。库洛洛想在现场监视目标,想得到教授住宅内部的平面图,毕竟知己知彼才能成功。

  他坐起身,手扫过头发。库洛洛瞥向还躺在床上的男孩,他们的目光对上,过了一会儿後酷拉皮卡移开目光。他看起来有点尴尬,库洛洛希望这是一个好的预兆,或者那男孩在期待着自己会做点甚麽东西。

  「我们要准备离开了。」蜘蛛头目说:「今天仍然有很长的路程,我想早点出发。」

  酷拉皮卡的肩膀顿时松了下来,但库洛洛不能说这是不是代表对方松了口气。「好吧。」酷拉皮卡说,他坐起来,双腿移到床沿,男孩坐在床边,过了一会儿後重覆道:「好吧。」

  库洛洛站起身,他看了看放在酷拉皮卡身旁的床头柜上的闹钟,时间刚刚好过了早上7点,还不是太晚。

  「你应该去洗澡,我到下楼看看旅馆的主人醒来了没有,我们待会儿可以喝点咖啡。旅馆主人应该不会预料你今天会化妆,所以不用担心。」

  酷拉皮卡点点头,他走到行李袋拿出一套衣服,库洛洛则走到走廊确认周围没有人,以让酷拉皮卡能在没被看到的情况下钻进浴室。库洛洛点头後,男孩飞快地穿过两道门之间狭小的走廊,在听到对方走进浴室并关上门的声音後,库洛洛走下楼梯并往厨房走去,他仍然穿着一身宽松的棉质长裤和T恤。

  他在厨房找到旅馆的女主人,她已经在忙碌着煮早餐。当他询问对方可否要咖啡後,库洛洛被邀请坐下来并吃点免费的东西。库洛洛道谢後接受女主人的邀请,同时令她相信他和他的旅伴都不是早起的人,这样女主人便不会和库洛洛闲聊起来了。

  女主人接受库洛洛的理由,她甚麽问题都没有,又或者是已经习惯了这种租客。库洛洛吃着面包圈的时候酷拉皮卡走进厨房,他换上一条贴身的长裤和过大的蓝色毛线衫,这是现时在年轻女孩间流行的打扮,酷拉皮卡把假发戴上,看起来像绑了一条低马尾一样。

  两人静静地吃着早餐,看起来在专注於自己的早餐上,但库洛洛的注意力却全数放在男孩身上,而他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当他吃完後,库洛洛离开还在吃早餐的酷拉皮卡,回到楼上洗澡并换好衣服。

  库洛洛准备完毕後回到房间,酷拉皮卡正在房间等他。他已经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正坐在床上依靠着床头柜看书,在库洛洛进房的时候,他抬起头,漂亮的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但那表情瞬间消失,他「砰」的一声阖上书。

  库洛洛停下动作,看着对方从床上下来。他们不能好好利用这间睡房实在是一大遗憾,不过如果想早点去到目的地并让自己看起来不显眼,他和酷拉皮卡必须尽快出发,因为旅馆的人员对在深夜离开的租客一定会印象深刻。

  库洛洛压抑脑内的想法,走到行李袋并将睡衣和洗梳用品放回去,他站起身问:「准备好了吗?」

  酷拉皮卡歪着头,舔了舔唇後犹豫了一会,最後轻轻地点头说:「准备好了。」

  库洛洛将他们的行李收回便利大裹布,当念书消失後,他示意酷拉皮卡跟上自己。两人付好房租(库洛洛已经习惯了),钻进汽车往目的地出发。时间在慢慢地过去,库洛洛发现酷拉皮卡不断将视线放在自己身上,但他永远不会说出内心的想法。

  在偶然的一次,库洛洛看到男孩的手指放在嘴唇上,他看起来心事重重,脸颊亦染上红晕。他的眼睛又再次往蜘蛛头目的方向看去,库洛洛马上将视线放回路上,不想让酷拉皮卡知道他亦在观察对方。

  他们没有停下来吃午饭,而是在驾驶的途中解决。库洛洛正开始重新审视刚刚要让男孩主动的想法,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在以往有所帮助,可能昨天他把酷拉皮卡迫得太紧而令他吓了一跳,但现在或者是让事情继续发展下去的好时机。当然,库洛洛要小心翼翼地慢慢前进,他不想酷拉皮卡又被吓到,不然他会因为小小的触摸而马上耸起一身的尖刺。

  库洛洛和酷拉皮卡在太阳消失在地平线上时到达城镇。库洛洛找了一间不错的酒店,不会过於奢华或是廉价。他让酷拉皮卡租下房间-----让他付款一次,因为男孩是那个坚持要诚实的人-----而库洛洛则出去买食物。把汽车停泊在餐厅外的外卖专用区时,他收到酷拉皮卡发过来有关房间的讯息。库洛洛在20分钟後回到酒店,他敲了敲房门,门内传出一阵含糊的声音後被打开,酷拉皮卡退後一步让男人进来。

  库洛洛把食物放在一张桌子上後围视着周围,睡房只有一间简陋的客厅,客厅划出了其中的一角当成厨房,而且只有一道房门。

  酷拉皮卡顺着库洛洛的视线看了一圈後说:「这里是最後一间睡房了。」他解释:「入学申请很快开始,很多人从远方来就是为了MI大学,这间大学看起来很有威望。」

  「它是。」库洛洛肯定:「或者我应该提前预约房间。」他瞥了男孩一眼:「只有一张床吗?」

  「对。」酷拉皮卡说,他垂下眼帘,感到非常丶非常尴尬:「我们几乎没有空间可以在睡房行走。」

  「你没问题吗?」库洛洛问,他让自己的语气保持正常。

  「现在再分享多一次床有甚麽所谓?」男孩听起来有点沮丧:「我是想争辩,但我不想留意这个事实。」

  「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可以选择睡在沙发上。」库洛洛说。

  酷拉皮卡看向被推到墙边的沙发,它看起来相当不舒服,他的眼睛接着看去那唯一一道房门,男孩看起来在挣扎着,最後才对上库洛洛的视线:「我会睡在床上。」他坚持地说:「要分享是很不舒服,这是事实,但我不会逃避一辈子。」

  库洛洛小心地观察酷拉皮卡的脸,想看看他是不是在逞强。「如果你肯定的话,」他终於说:「要去吃饭吗?」他歪头示意放在桌子上的袋子。

  因为没有桌子可以用,他们只是坐在沙发上吃饭并用大腿承托着饭盒。蜘蛛头目静静地观察着男孩,就算酷拉皮卡注意到他的目光,他仍然闭口不说,只是目不转睛的看去放在腿上的饭盒。

  房间弥漫着沉默的气氛,酷拉皮卡看起来迷失在思绪之中,於是蜘蛛头目光明正大地把目光投放在男孩身上,他看起来在内心挣扎着甚麽东西,眉头偶然紧皱,手上的动作又会停起来,他没有把手上的食物放进口,过了一会儿後才想起他的晚餐,然後咬下那个小小的塑胶叉子。

  最後,酷拉皮卡把叉子放回塑胶饭盒上,尽管库洛洛没有问,他还是说:「我要想一想。」

  「我知道。」库洛洛道,酷拉皮卡看着男人,静静地观察他脸无表情的脸,库洛洛咬下食物,在他吞下去的时候,他问:「你希望自己仍然憎恨着我吗?」

  他半预料酷拉皮卡会声称自己是这样希望的,但他只是看着腿上的食物,轻轻地嘲笑着,不过这嘲讽似乎是对着自己而不是库洛洛。「恨着你的时候一切都容易得多了。」他说道:「当我的憎恨存在的时候,一切都很清楚明了。」

  「但这个世界就是不简单。」蜘蛛头目评论。

  「我知道。」酷拉皮卡喃喃地道,听起来有点失落,他们顿时沉默起来,过了一会儿後酷拉皮卡问:「我可以在恨着你所做的一切-----恨着你至今仍然所做的一切的同时-----让你触摸我吗?」

  这个问题明显不是在问库洛洛,库洛洛静静地看着他一会,然後说:「我『仍然在做』的是指?」当然,蜘蛛头目非常清楚酷拉皮卡在说甚麽。

  「杀人。」酷拉皮卡回答:「伤害别人… …类似的东西。」

  「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做了。」库洛洛指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