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92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库洛洛瞥了男孩一眼,他被逗乐似的扬起一抹笑容:「你的眼角仍然有些黑色的眼线。」

  「我知道。」酷拉皮卡做了个表情:「我弄不掉它们。」

  「最起码大部份颜色都被抹走了。」库洛洛指出:「现在只是有浅浅的一圈包围在外。」他走到沙发旁坐在男孩旁边:「这也不是太坏。」库洛洛说,眼睛仍然看着酷拉皮卡:「它能突显出你的瞳色。」

  酷拉皮卡看起来很惊讶,又或是震惊:「你是认真的吗?」

  「这个嘛,」库洛洛微笑着道:「不尽然是,但它的确能令你眼睛的蓝色更光丽,但我需要承认,没化妆的你看起来更好。」

  酷拉皮卡眨眨眼睛,他不自在地动了动身体,男孩张开嘴像是有甚麽东西要说一样,但他还是闭上嘴巴。他的後脑撞在沙发背上,叹了口气,库洛洛静静地看着他,好奇酷拉皮卡的脑袋现在在想甚麽。

  他发现他被吸引住了,那男孩身上有甚麽东西令他有这种感觉,他的聪明丶他的美丽丶他的强大,每一样都非常迷人。

  酷拉皮卡瞥向库洛洛,说:「你又盯着我看了。」

  库洛洛的脸转去对着睡房,它看起来又乏味又沉闷,他过了一会开口道:「我们明天有很多事情要办。」

  库洛洛无视酷拉皮卡的话,他不知道要怎样回应。他俯身拿过咖啡桌上的手提电脑,将它放在大腿上後打开MI大学的网页,然後点开他想要的页面。

  「这里,」库洛洛说,同时将屏幕微微转向酷拉皮卡:「这就是科尼教授,我们的目标。我们需要单独和他见面,然後想办法让他敌请我们参观他的住宅。」

  「你在指我,」酷拉皮卡说:「他会邀请-----我,我需要独自跟他进去夺回火红眼,对不对?」

  「我真的不喜欢这个计划。」库洛洛评论。

  「这是最好的方法,你知道的。」酷拉皮卡坚持道。

  「我会留意你的一举一动。」库洛洛告诉男孩:「而你要把小刀带上。」

  「我不喜欢那把刀。」酷拉皮卡说。

  「我知道。」蜘蛛头目说:「而我不在乎。一是你不带着小刀,二是我们撤退,等待他自愿把火红眼交出来。」

  酷拉皮卡重重地叹了口气,他还是妥协了:「好吧。」

  认真来说,酷拉皮卡会是一个很难说服的人,库洛洛不知道酷拉皮卡有没有意识到,他是如何放任事情都倾向男孩那边的,而他不会如此对待其他的团员-----这个想法令库洛洛顿了下来,的确,他这样做的原因或多或少是为了赚取酷拉皮卡的忠诚,但他永远不知道要怎样说服他人加入旅团。

  总是有人想要成为旅团的一员,但大部份都是库洛洛不屑一看的,只有几个人或者对旅团有帮助,但是从没有人能像酷拉皮卡一样兑现承诺。

  这就是为何他让酷拉皮卡对他讨价还价的原因,库洛洛不会用权力强迫某人做事,而是让他们以他的方式看待一切,但他不清楚他能不能令酷拉皮卡这样做。不过就算男孩非常厌恶他们的处事方式,库洛洛仍然觉得他能令酷拉皮卡成为旅团的一员。

  酷拉皮卡或许永远不能成为一个盗贼,又或者让他放弃不要杀人的坚持,但这名窟卢塔少年能成为最强的计谋家,也可以是一流的情报收集员,好吧,只要没有需要长期对待的敌人,酷拉皮卡亦有可能能与之对拒。不管如何,库洛洛知道他可以将男孩派去一个危险的地方,而且能毫发未伤的回来-----就像现在。

  不过这不代表他喜欢。

  其实这种感觉很奇怪,他永远不会因为派遣某一位团员去危险的场合而有问题。好吧,他之前没试过在他们失去念的情况下这样做就是了。有一瞬间,库洛洛几乎要重新考虑,不过他最後决定这是最好的方法,除非库洛洛用某些东西交换,酷拉皮卡没可能在身上刺上蜘蛛纹身,这是唯一的办法。

  「你不想带我的刀是因为它是带毒的,我说得对吗?」

  酷拉皮卡看了库洛洛一会,然後别过脸道:「对,」他终於开口:「感觉就像轻轻一刺都会夺人性命一样。」

  「你有些想法令我感到不解。」库洛洛说:「你对那些人毫无所知,只要和有系统的犯罪集团合作,他们便不会像唱诗班的男童一样纯真。为什麽你不希望意外地杀死他们任何一个人?」

  酷拉皮卡沉闷了一会,明显在找能表达出自己想法的语言。

  「你记得我们的旅途刚开始的时候吗?」他问蜘蛛头目:「当我还是你的囚犯;当我们在那间破旧的旅馆待着的时候?」

  库洛洛点点头,男孩继续说:「你记得你对我说了甚麽吗?你说当有人死亡以後,感到痛苦的并不是死者,而是留下来的人。」他静默了一会,整理了思绪後说:「在那之後我用了很多时间思考你说的话,我挣扎了很久,但最後认为你说得对,你完全正确,是留下来的人要埋葬死者的尸体,然後重新振作继续生活下去。」

  听到酷拉皮卡的话,库洛洛其实感到惊讶的,他永远没想过自己对那男孩留下如此的印象,他以为酷拉皮卡只是单纯的忽视他的原则,但现在他发现自己大错特错,意识到酷拉皮卡会认真地看待他令库洛洛重新感到高兴起来。

  「这就是为什麽,」酷拉皮卡继续说:「不论那些人犯了多少罪,我也不会杀死他们,他们有母亲丶父亲丶兄弟丶姐妹丶孩子丶朋友… …我不会令他们感到悲伤。」

  库洛洛安静了一会,消化刚刚得到的资讯。「那麽我们呢?」他最後问:「那麽旅团呢?你仍然坚持要杀死我们所有人吗?」

  酷拉皮卡不自在地动了动身体:「我现在没有能力这样做,」他说:「我们暂时站在同一阵线的。」

  「我不是问这个。」库洛洛说,他无视酷拉皮卡选择的用词:「我不想知道你有没有能力伤害旅团,而是你仍然希不希望这样做。」

  酷拉皮卡看起来更不自在了。「在友克鑫市的时候,」他过了一会才开口:「有位朋友对我说了一些令我非常烦恼的东西。」他说着瞥向库洛洛:「他说当我杀死你们其中一个团员後,你们之中的一个哭了,我不知道要怎样做。」

  酷拉皮卡顿了顿,他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後是那个女人,派克诺坦,我一直在想她为什麽会答应人质交换,在那时候,我以为你们是一群没有心的丶自私的恶魔,我永远没想过… …」

  男孩静了下来,他为自己的坦白和承认感到震惊,他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该怎样做。或者有可能,库洛洛希望,他终於能将旅团的人视为人类,而不是没有心的怪物。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