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110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你肯定不需要我们陪着你吗?」库洛洛问。

  酷拉皮卡瞥了男人一眼,那白痴仍然捉住弗洛伦斯的手,甚至鼓励性的轻轻捏着她手指。再看下去酷拉皮卡的目光会变得有威胁性了,於是他移开眼光,却突然对上佛罗伦的视线,那中年男人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似是明白酷拉皮卡不喜的原因,他到底知道甚麽了?

  酷拉皮卡小心地碰了碰库洛洛的腿,当蜘蛛头目看向男孩时,他用眼睛示意佛罗伦的方向。库洛洛跟随酷拉皮卡的目光,然後慢慢地垂下眼帘,露出一个奇怪的丶安慰的眼神,那眼神在说「放心,没问题的」。酷拉皮卡不是不相信蜘蛛头目能控制当下的情况,但是他就是忍不住密切留意库洛洛,虽然那男人之後无视他,并转身背对着酷拉皮卡和佛罗伦。整件事开始令男孩感到非常不舒服。

  「我肯定。」弗洛伦斯说道:「你和你的妹妹应该早点回去休息,我可能会在爸爸的家暂住,直至犯人被捉住。」

  「我们可以载你过去。」库洛洛提议:「让你的父亲留在这里控制大局,我们可以载你去父亲的家,在那里你会安全。」

  -----他到底在玩甚麽?整件事严重扰乱酷拉皮卡的神经。

  「不。」弗洛伦斯坚持道:「这是我的地方,我不会离开让其他人处理我的问题。」

  酷拉皮卡直觉他应该喜欢这位年轻的女性,他是应该的,但出於一些不明的原因,他发现自己喜欢不了。

  「你很有勇气。」库洛洛称赞道。

  「又或者只是过於自大和任性固执。」佛洛伦斯说着扬起一抹笑容。

  他们接着安静下来,非常感恩地,库洛洛终於放开佛洛伦斯的手。他们看着那些最不安的客人最先离开,慢慢地,舞厅里的人渐渐散开。

  「好了。」在大约一半的宾客离开後,佛洛伦斯说:「你们应该离开了,去检查身高吧,然後回家好好休息。如果你在旅行时想起来的话便打电话给我,这是我的号码。」

  她将一张卡片递给蜘蛛头目,踞起脚尖在他脸上落下一吻。佛洛伦斯对酷拉皮卡微微一笑,尽管她看起来还是忧心重重,但还是转身走回父亲身边。

  「准备好离开了吗?」库洛洛问,引起酷拉皮卡的注意。

  他朝男孩伸出手,酷拉皮卡想将他的手打开,但为了不引人注目,他还是握上库洛洛的手,让对方将他拉起来。

  库洛洛和酷拉皮卡一起走到最接近两人的门,他们检查完身高和体重後被递给一块塑胶牌子,这是通行证。当他们走出门廊时,服务生把两人的车驶来,就这样库洛洛驾车驶至大闸。在大闸前,一名保镳停下他们的车,两人示意通行证後被允许离开。当库洛洛和酷拉皮卡驶去酒店时,酷拉皮卡叹了口气,库洛洛警告的看了他一眼,两人都没有对这个晚上作出任何评价。

  他们回到酒店,沉默令车内的气氛变得非常沉重。刚刚的晚宴仍然在酷拉皮卡的脑海回荡,库洛洛在为他画上刺青时露出的眼神丶两人相伴跳舞时的情景丶对方环住後腰时传来的体温丶还有就是他的心跳,又快又响,从酷拉皮卡的灵魂深处冲击着他的心窝。

  他一点都不喜欢,一点都不,但他还可以怎样做?

  库洛洛将汽车泊好,两人静静地走进酒店大堂。他们在今天晚上租下了豪华的汽车服务,所以当酷拉皮卡等待升降机的时候,库洛洛将车匙还给前台服务员。他在升降机的门打开时回到酷拉皮卡身边,两人踏上升降机,仍然没有人开口打破沉默。

  当他们进入套房并关上房门後,酷拉皮卡依靠在门口,将鞋子上的钮扣解开,库洛洛耐心地在男孩後面等待,当他看到酷拉皮卡脱下高跟鞋并踩上裙子时,他轻轻笑了起来。

  「这一点都不好笑。」酷拉皮卡说:「我要脱下这身好笑的衣服。」

  「我看过你穿更糟糕的东西。」库洛洛说着又轻笑出声:「这件淡紫色的晚礼裙,还有在友克鑫市时穿的蓝橙色裙子。」

  酷拉皮卡提起裙子时瞥了一眼库洛洛。

  「需要我说说你的外套吗?」他哼道,尽量提起裙摆并走进套房。

  库洛洛轻笑起来,因为他看不到男孩的表情,酷拉皮卡背对着他勾起一抹笑容,起码库洛洛没有反驳他。好吧,那的确是一件挺恐怖的外套,对於一个在阴影中生活的人来说,那件衣服实在是过於显眼了。

  酷拉皮卡走进洗手间,想要洗脸并跳进浴缸洗澡。卸装水等等的东西已经被放在柜台上,酷拉皮卡飞快地将脸上的化妆品洗去,他叹了口气,但身上的束腹令他仍然难以呼吸。当洗手间的门被打开时酷拉皮卡刚刚好抬起头,手盲目地摸去旁边的毛巾,库洛洛从门後探出头看向男孩。

  「需要帮忙吗?」库洛洛问。

  「帮我把这件令人窒息的杀人武器脱下来?」酷拉皮卡说。

  库洛洛轻轻一笑,他走进洗手间,酷拉皮卡看去面前的镜子,身後的男人已经脱上西装外套和领带,衬衣最上的几颗钮扣被解开,正松兮兮的穿在身上。他这身打扮看起来比平常悠闲,但也是该死的诱人。

  库洛洛站在酷拉皮卡身後,拉开别在对方身上的拉带,他轻易将结解开,束腹松开的感觉令酷拉皮卡叹了口气,天,能呼吸的感觉真好。

  库洛洛从後抱住酷拉皮卡的腰,将他拉到胸前。

  「感觉好点吗?」他问。

  酷拉皮卡叹气,闭上眼睛说:「好多了。」

  「很好。」库洛洛对着男孩的耳朵喃喃地道,熟悉的酥痒感令酷拉皮卡全身一颤。

  有些事情改变了,就那单单的一句话,内里有着一股魔力,瞬间夺取酷拉皮卡的呼吸,他正等待之後会发生的事。库洛洛突然移动起来,酷拉皮卡睁开眼睛,在转身并问库洛洛到底想做甚麽时,他的眼角捕捉到一些东西令他马上闭上双眼。

  他可以看到库洛洛正在看着他,那双黑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镜中的酷拉皮卡,炙热的眼神彷佛要烧伤他一样。酷拉皮卡舔了舔唇,他的喉咙突然感到非常乾涩。

  库洛洛一手仍然抱住酷拉皮卡的腰,他把玩着别在对方腰上的蝴蝶结并将它解开,酷拉皮卡别过脸,他不想继续看去库洛洛的动作,他能感受到对方抱住他的力度渐渐加大,酷拉皮卡缓缓地舒了口气。时间在两人之间一分一分地过去,库洛洛为什麽还不移开?

  酷拉皮卡在等,在他意识到发生了甚麽事时,他的肌肉慢慢绷紧起来。酷拉皮卡别没他法,只能张开眼睛看去镜子里的倒影。两人的目光在镜中对上,就算库洛洛半退後一步解开别在颈上的最後一道蝴蝶结,酷拉皮卡仍然没有看错对方眼中的东西,这令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