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153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酷拉皮卡眼睛直视枕头,这样他便可以不看去库洛洛了,他不能看着他的生命慢慢流逝,他不可以-----

  但是,酷拉皮卡仍然能听见内心的挣扎,听到库洛洛像恳求一样呼唤他的名字。他就站在那里,转过身,看着血液慢慢从库洛洛的手指之间流走,他的手指曾经温柔的触抚着自己,那是多麽的具有占有欲,多麽的… …

  他重重地吞了口口水,强迫自己抹走脑中的旋旎。

  「我的眼睛仍然在你手上。」酷拉皮卡加上一句。

  「我真幸运。」库洛洛淡淡地说。

  当酷拉皮卡坐回去後,库洛洛脸上仍然挂着那副不能被看透的面具。酷拉皮卡静静地看回对方,拒绝别开视线,他尽自己所能承受库洛洛的目光。

  「不要再这样看着我了。」他终於恼怒地说。

  「我是如何看着你的?」那男人耐心地问,却不曾移开目光。

  「就像在评价一幅名画一样。」

  「我不能解读你。」库洛洛承认并点点头,他的反应令酷拉皮卡感到惊讶。

  「我真幸运。」男孩用同一样的话回应蜘蛛头目,他乾脆转身问道:「随便你。我在煮咖啡,你要吗?」

  「如果可以的话。」库洛洛说,酷拉皮卡能从中听到他的困惑。

  酷拉皮卡一股脑的埋进煮咖啡的「工作」之中,思绪却在不断的运转整合,当咖啡机启动的时候,他仍然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库洛洛审视似的目光。

  「所以,」库洛洛开口,把酷拉皮卡的注意力拉回他身上:「我错过了甚麽?」

  「不是很多。」酷拉皮卡说,转身依靠着柜台:「你像笨蛋一样被刺伤了好几次,你到底在想甚麽?」

  他的语气听起来很是冷淡,但只有他才知道和感觉得到-----当他看到血液就像族人的眼睛一样变得鲜红,看着库洛洛全身沾满这种血色,血液流过他的皮肤并沾污他黑色的大衣,那时候刺痛心窝的痛苦和恐惧,在看到那男人倒下并像永远都不会站起来时变得更加激烈。

  「我-----」库洛洛正想回答,把酷拉皮卡的思绪拉回现实,但接着他突兀地闭上嘴巴,只是微歪着头看去男孩:「第一个伤口是带毒的。」他评论道,就像会改变甚麽一样。

  「一点点毒不会阻碍到你。」酷拉皮卡指出:「你感受不到毒液的效果吗?我很肯定你会找到办法解决,像你一样的男人一定有方法令毒液不会蔓延。」

  库洛洛露出一副古怪的表情,却像错觉般在酷拉皮卡能分析以前消失。

  「我那时候… …分神了。」库洛洛承认,窘迫的表情在他脸上窜过。

  「所以,」酷拉皮卡评论,转身走回咖啡机时拿过一包糖,将它撕开倒进纸杯,然後拿着杯子回到库洛洛身边并将它递去:「你在金库找到一些非常有价值的收藏品吗?」

  库洛洛帅气的脸上露出茫然的表情。

  「谢谢。」他说着接过男孩手中的纸杯,库洛洛没有马上喝下,平静的目光静静地看着酷拉皮卡:「那里的确有一些贵重的收藏,他的价值无法想像。」

  酷拉皮卡回到咖啡机前,帮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在这之前你应该遇过许多价值连城的东西吧,」他说:「难怪你会分神。」

  「我不是-----」库洛洛说,但马上停下来。

  酷拉皮卡别过脸,他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库洛洛,眉头因为刚刚突兀的暂停而挑起。库洛洛闭上嘴巴,拿起杯子并呷了一口,接着将它放回床头柜上。

  「我不知道你的治疗能力是如何运作的。」库洛洛转移话题说:「但我感觉还不是很好。」

  酷拉皮卡耸耸背,叹了口气。

  「我加快了你身体的痊愈功能,」他解释:「它令我消耗了很多体力。」

  酷拉皮卡没有说这同时令他使用了一些念能力。

  库洛洛歪着头。

  「你在可以逃开的时候向我跑过来了。」他说:「最聪明的做法是就这样离开,但你还是带走我并帮我治好伤口,为什麽?」

  酷拉皮卡盯着库洛洛,他的心又再疼痛的跳动着。他要怎样告诉库洛洛?他要怎样向他解释那彷佛深入骨髓的恐惧?当他因为听到自己的名字并转身时,映入眼帘的是库洛洛被刺伤的画面,血液从他苍白的皮肤汨汨流下,滴滴答答的滴在地上,然後看着他倒下去站不起来的场景。

  他不想再回想了,也不想记起任何细节,但回忆如流水一样涌回脑海,一浪接着一浪。他不断看到库洛洛倒下的景象,庄园里的保镳在酷拉皮卡赶到对方身边时像鬼影般在他身边略过-----他看着库洛洛躺在地上,血液流走;听到打斗的声音,声音却似是被阻隔在无形的密室外。

  酷拉皮卡扶起库洛洛,他的重量压在肩膀上,无数的保镳向他跑来,都在大喊「红眼睛的恶魔」。-----在车里的时候,他的双手不受控制的颤抖着,车匙跟本插不进匙孔,反而划下车身的油漆,在那之上留下一道道痕迹,车外的松树在狂风下呼啸,窜下胸腔是雨水快将来临的味道和血的腥味。

  -----在他驾驶的同时,他不断责骂着丶祈祷着丶恳求着丶威胁着;库洛洛躺在後座,一动不动,犹如尸体一样安静-----

  酷拉皮卡强迫自己回到现实,他专注地看着库洛洛,那个蜘蛛头目再没有被血液包围,昨晚令人紧张且闭上的眼睛已经睁开,他仍然生存,而且… …安全。酷拉皮卡把恐惧丶痛苦和焦虑都抹走,然後缓缓地舒了口气。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