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154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我下意识地行动了。」酷拉皮卡终於解释,蓝色的眼睛看着库洛洛:「最聪明的做法莫过於逃跑,但看起来我-----我不能在面对-----面对你的情况下做出理智的选择。」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酷拉皮卡肯定这是库洛洛的计划之中,而它的结果会令库洛洛感到高兴。但当他对上蜘蛛头目的视线後,那男人的表情蕴藏着一些非常认真的情绪,他似是在沉思着,眉头紧皱。

  他们静静地看着对方,房间顿时沉入安静,酷拉皮卡觉得自己似一只被收藏家钉在木板上的昆虫,那个收藏家很迷人,却残忍冷血。

  「我明白了。」蜘蛛头目最後说,然後朝酷拉皮卡伸出手,像在邀请对方。

  酷拉皮卡看去库洛洛的手,过了一会儿,他踏前几步并拉近两人的距离,库洛洛五指和对方交叉相叠,然後抬起另一只手轻柔地摸上酷拉皮卡的脸颊。男孩伸出舌头舔了舔唇,却马上惹来另一个男人的目光。

  酷拉皮卡知道那眼神代表甚麽,现在的他已经熟知背後的含意,他任由蜘蛛头目将他拉下去,然後嘴唇被温柔地抿住。因为两人姿势的问题,坐在床上的库洛洛令酷拉皮卡很难取得平衡,於是他把男孩拉近,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等等,我们不应该-----」酷拉皮卡开口抗议。

  「嘘。」库洛洛轻声说道:「一点点就好。」

  库洛洛说着吻上酷拉皮卡,手抚上他的後脑勺。他的手指上下安抚着男孩金色的发,明明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令酷拉皮卡不由自主地全身一颤,然後放松下来。这个环境有一些东西令他感到很舒服,像这样和库洛洛接吻让他觉得平和,他们的唇瓣只是单纯的互相磨擦,重新认识对方的嘴唇。当库洛洛伸出舌头,全身放松的酷拉皮卡顺从地窝在对方的臂弯里。

  库洛洛的手抚摸着酷拉皮卡的背,然後轻轻揉捏他的左臀,令他发出一声轻软的叹息。库洛洛的嘴唇变得愈来愈迫切,手也在向怀里的男孩索取着甚麽。

  「不,」酷拉皮卡低喃:「我很抱-----」他停了下来,因为这没有甚麽值得他道歉:「我很累了。」酷拉皮卡说:「我想休息。」

  他以为库洛洛会拒绝和争论,以为他会如往常一样直接将他推倒,但意料之外,库洛洛只是单纯的点头。

  「好。」他说,在酷拉皮卡的嘴上轻轻啄吻一下:「我们都可以休息一会,上床吧,先睡一觉。」

  「咖啡呢?」酷拉皮卡问。

  「不用管?」库洛洛建议道。终於有一次,这不是库洛洛的命令,而是一个建议,一个酷拉皮卡可以拒绝的建议。这句话的尾音微微上挑,让它听起来像一条问题,如同库洛洛真的在讯问男孩的意见。

  「我觉得没有咖啡因会让我们睡得更好。」

  酷拉皮卡看着库洛洛,看了一段很长的时间,心中疑惑他该怎样做。咖啡的香味很吸引人,但他同时因为昨晚发生的事而感到非常疲累。到最後,他点点头。

  「好吧。」他说:「让我移去另一张-----」

  他没有机会说完,因为库洛洛已经抱起他,牵扯到伤口时那男人轻撕一声,但还是轻易地将酷拉皮卡抱到床的另一边。

  库洛洛又啄吻了一下酷拉皮卡,接着朝他露出一抹恶作剧般的笑容。

  「你刚刚要说甚麽?」库洛洛戏谑地问。

  「没有。」酷拉皮卡咕噜道,语气因为对方的恶作剧而不耐。

  他拉下库洛洛并向他索吻,然後放开。库洛洛咧嘴一笑,身体朝着酷拉皮卡的方向躺下,双手一伸将男孩带到自己怀里。

  「你在做甚麽?」酷拉皮卡问。

  「抱着你。」库洛洛说。

  「你抱得这麽紧我睡不着。」酷拉皮卡抗议道。

  「真的不可以吗?」那男人向他发起挑战似的。

  如果库洛洛做好决定,是没有人能说服他的,酷拉皮卡无奈地叹了口气,但事实上他被对方逗乐了。酷拉皮卡用手盖住库洛洛的眼睛,掩蔽住他的视线後轻轻推了推。

  「你真的是不可理喻。」

  「很明显你对这方面有非常纯熟的解决方法。」库洛洛说着咧嘴一笑。

  「闭嘴。」酷拉皮卡轻笑一声责骂道。

  他在库洛洛的怀抱中安份下来,全身尽自己所能的放松,这并不容易,他已经有一段很长丶很长的时间没和其他人一起睡了。和库洛洛躺在一张床上是一回事,躺在某人的臂弯之中睡觉却是截然不同的东西,酷拉皮卡试着入睡,旅馆周围的声音却在安静的环境下更清晰的传进耳窝。

  他们旁边的房间传来一阵模糊的吵架声;每过几分钟,窗外总是会有汽车经过;路过旅馆前的行人都在兴奋的聊天。这些声音在酷拉皮卡和库洛洛说话时都被忽视,现在却清晰无比的一一涌来。

  这样下去不行。

  就在酷拉皮卡叫库洛洛放开手时,库洛洛开口:「所以,你懂得驾车。」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观察,但酷拉皮卡还是皱起眉头。

  「我知道要如何驾驶。」他终於承认:「但没有真的尝试,而且我没有执照。」

  「从打劫愚笨富有家族的收藏和在没有执照下的情况下驾驶,我认为考取执照对你而言不是甚麽问题。」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