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159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酷拉皮卡要印上刺青的纹身店-----如果可以称为一间店铺的话-----从外看进去并没有特别,甚至不会知道这里提供纹身服务。店铺座落在城市外围,街道没有任何规划,堆积如山的垃圾形成一堆堆小山,令这座城市看起来似是垃圾建成一样。

  库洛洛把一道没有铰链支撑的门板向旁边推开,那门板只是放在由垃圾堆成的「墙壁」上,门板被推开後顿时显露出一条漆黑的通道。他站在一边,让其馀两人先行进去,他们到达纹身店的时间比库洛洛预想的晚,这令他从坏的方面感到惊讶。

  库洛洛在路上太在意到底接下来会发生甚麽事,而且他已经习惯了酷拉皮卡会跟上自己,又或者说-----他会走在自己身边,更不论酷拉皮卡可能会偷偷逃跑,而他不会知道对方甚麽时候离开。

  不过酷拉皮卡仍在这里,黑色的瞳孔看起来很深沉,表情难以解读。西索嘴角的笑容增大,库洛洛知道这是西索出手的时候。

  两个男人跟着库洛洛走进一个肮脏的房间,里面空无一物,库洛洛在走进房间後把门板放回原处,接着深入房间,带他们走去另一条通道,一些长条状的电线七零八落地挂起一个个电子垃圾,库洛洛在此时向通道的方向喊道。

  「Druskel!」他说,但是通道内并没有人回应,於是他再叫一声:「Druskel,有客人!」

  通道内隐约传出一阵呼噜声,一个矮小男人的身影出现在走廊之中。

  「又是你。」他语气不好地说:「谁是新成员?」

  说罢,男人狭长的眼睛看去站在右面的西索,目光接着紧锁着酷拉皮卡,他朝男孩的方向抬起头:「是他吗?」

  没有等库洛洛回答,这矮小的纹身师已经走到一张类似是椅子的东西,说是类似的原因,是因为那椅子看似由不同家俱的零件组成,上面堆砌着一堆小玩意,有可能是从轮床拆下来的。

  「在他的手腕上。」库洛洛简单地说,然後从风衣里拿出一个信封:「这里面有纹身针。」

  Druskel哼了一声,摆动着椅子令酷拉皮卡能舒服地躺在上面让他工作。

  「我希望你不介意疼痛。」Druskel沙哑着声音说:「来纹身的人总是不知道手腕是多麽敏感的地方。」

  酷拉皮卡耸耸背,坐在那张奇怪的椅子上,西索在这个时候走近对方,库洛洛可以看到一块与皮肤如出一辙的胶片盖在酷拉皮卡的手臂至手掌,从胶片伸出的透明细线连接着西索的手心,那小丑悠闲地倚靠桌子而站,看起来并没有在背後做甚麽小动作-----如果不用「凝」去观察的话。

  库洛洛知道他在找甚麽,知道他们在计划着甚麽,但看到他们的计划是如此简单还是令他感到自己被冒犯了,他们难道觉得这样能瞒骗他的眼睛?

  「西索。」库洛洛静静地丶危险地说:「出去。」

  「噢?」那小丑歪着头,一片长而尖锐的指甲按压在脸上:「你是让我出去-----」他用了些时间欣赏语气中显而易见的糊弄和双关语:「-----和你决斗吗?」

  库洛洛没有作出反应,毕竟他习惯了西索古怪的行为。他瞥向Druskel的方向,但那矮壮的男人已经不会再被旅团恐吓到了,他神色如常的继续进行准备工作。

  「不。」库洛洛清楚地说道,视线看回红头发的小丑:「我要你站在外面,或者离开,随便想做甚麽也可以,但是把他手腕上的东西拿走,然後离开这个房间。」

  「啊,好吧。」西索说着夸张地耸耸背:「我被发现了丶被发现了… …但你不能怪责那男孩的尝试。」

  他露出了一抹难以捉摸的笑容後离开房间,眼睛一直注视着库洛洛,直至他静静地走出通道并倚靠垃圾墙壁而站。库洛洛站在门口确保那小丑不会回来,他双手交叉叠在胸前,看着酷拉皮卡伸出手,刺青的针头刺进男孩左手臂下的皮肤,黑色的色料慢慢渗入,形成一个微弱的丶不清晰的12脚蜘蛛纹身。

  TBC

第101章 蜘蛛

  酷拉皮卡关上浴室的门,把自己反锁在浴室中。他无力地倚靠冰冷的木板,颤抖着声音叹了口气。

  成功了,他不能相信他成功了。

  当然只是到目前为止来说。

  现在他只需要再忍耐多一会,接着他终於可以自由了-----那个幻影旅团的团长履行了承诺,他们搜集了所有被偷取的火红眼,而现在那些蜘蛛聚集在这个地方,聚集在流星街。和蜘蛛在一起,酷拉皮卡就在这个地方,只要再忍耐,他便可以阖上这一章节的人生了。

  只需要多一会儿,他便可以专注於打败所有蜘蛛并向他们复仇,而库洛洛-----

  不,他现在不要想库洛洛。

  酷拉皮卡的手机在口袋中颤动,他将手机拿出来,感谢这电话讯息及时分散了他的注意力。讯息是西索发过来的,里面有着一些非常重要的情报,令他可以完结这一切。酷拉皮卡飞快地环视浴室一圈,就算是过去几个月内租住了很多高级套房,库洛洛的浴室摆设和设计简单优雅,没有华美的东西。

  座落於角度的淋浴处由黑色瓷砖造成,一个马桶,一个有着两个洗脸槽的巨大柜台,还有几个壁橱,所有东西不是黑丶白便是灰色,连毛巾也是深色的。不过令他惊讶的是这里非常乾净,特别是考虑到库洛洛出外旅行这麽长时间。

  酷拉皮卡不禁想会不会是有人在库洛洛出外後整理房间,但这个想法很奇怪,他不能想像那男人相信任何人,然後把这个私人的家钥匙交给对方。

  抛开一切杂念,酷拉皮卡看去西索发给自己的图案,接着拉起衣袖露出那只乾净的丶没有任何东西在上的手,他小心地复制手机上的纹身照片,拉扯着他的皮肤以伪造皮肤被纹身针打入颜料後的红痕。酷拉皮卡本来想在洗澡後才用喷枪把假纹身喷上去,但他接着意识到一个浴室的门锁不能防止库洛洛进来,最後放弃了这个想法。

  酷拉皮卡脱下上衣和内衣,小心地把西索预先准备好的转印贴纸放上去,确保它看起来和真的纹身没有分别後从袋中拿起一个喷枪,接着使用特制颜料完成最後的工序。完成好一切,酷拉皮卡检查着纹身和图片,不太舒服地抖了抖身体并做了个鬼脸,他把对於纹身的厌恶隐藏好。

  事实上,他可以让旅团真的把纹身印在自己身上,然後在一切完结後把纹身洗掉,但酷拉皮卡就是连一个微弱的蜘蛛轮廓也忍受不到。在他用光所有储蓄雇用那男人後丶就算他需要重新建立一段新生活,一切都会是值得的。

  酷拉皮卡另一只手拿过厚胶袋,等待颜料渗入皮肤之中,浴室的门被突兀地敲击,吓得他几乎跳了起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