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167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他捉住铲子的木柱,确保它仍然稳固,就算有几年时间的风化,铲子看起来不像会被折断,酷拉皮卡拿起铲子开始工作。

  阳光,毒辣的光线无情地照耀在开始挖掘的酷拉皮卡身上,并在他仍然工作的时候消失在山峦之後。夜晚已经降临,这是酷拉皮卡第一次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接着月亮出现,皎洁的月色洒在孤独一人的男孩身上,他愈挖愈深,确保没有人会再触摸这些令原主人失去性命的东西,而在酷拉皮卡完成的时候,他全身几乎沾上汗水,但他并不在意,这只是他对爱着的同胞所付出的微不足道的代价。

  酷拉皮卡不知道他在甚麽时候爬出坑洞,他将第一个金属罐打开,时间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这是一个外在的概念,住在步伐迅速的城市时是不会明白的,窟克索的心脏以一个完全不同的节奏跳动着,这个地方不需要任何金属和玻璃罐子,或是为了保护眼睛而使用的储存液。

  在酷拉皮卡的手碰到第一对眼球时,他感到胸膛有些东西被敲碎成千万块碎片,他在悲痛之中挣扎,将族人的眼睛埋进他挖出的坑洞,然後呢喃出歌颂土地丶微风,还有大树的祷告。每埋下一对眼睛,他总会祷告,这令他感到一股力量在慢慢地油然而生。

  他的思绪一直回想家人丶朋友丶甚至是他从没忘记的同胞。不论酷拉皮卡有没有回归火红眼,他们都应该得到平和,不是所有人因为死亡而变得伤痕累累,但他们每一个人都承受过痛苦。当酷拉皮卡清空每一个金属罐後,他把铲子插进泥土之中,然後把泥土盖在眼睛上,现在月亮已经低垂在半空。

  酷拉皮卡没有为死去的族人建设任何神殿或是纪念碑,他们的神殿就在他的脚下,天空在他们的上方,山峦重重包围着这个山谷,然後由寂静无声的树林成为他们的纪念碑。

  他把罐子扔进在村落远处挖出的坑洞,在那里他的族人被埋下,接着更多的泥土掩盖在他们的身上。

  酷拉皮卡看了同胞的房子最後一眼,接着转身往东面方向前进,库洛洛在那个方向等着他,他可以小睡一会,但男孩知道睡意不会袭来,不会在一切完结後到来。他伸展了一下肩膀,开始往东面走去,然後慢慢远离他的过去,等待在酷拉皮卡前方的,是他的终结。

第105章 「我希望-----」

  库洛洛在早上醒来,慢慢地左右摆动因为睡在硬地而酸痛的脖子,他对於酷拉皮卡还没回来并没有感到惊讶;独自一人挖坑需时很长,但库洛洛知道他很快会回来。他用了些时间生火并沸水,虽然他不需要咖啡因,但眼下没理由拒绝,再加上,库洛洛挺相信酷拉皮卡回来後会需要-----当然取决於对方归来时的状态。

  库洛洛不用多久便知道答案了,在他刚刚好喝完第二杯咖啡时,他看去眼前的悬崖,发现一抹细小的人影正朝他走来。

  他全身马上进入戒备状态,但库洛洛不知道背後的原因,有可能是因为酷拉皮卡极其恶劣的心情,但他怀疑这是否真正的理由。库洛洛的直觉很准确,而现在,他每一条神经都警告着自己要保持警觉。他把杯子放下,慢慢地站起身,酷拉皮卡与他仍然有一段距离,但蜘蛛头目小心翼翼地观察对方逐渐接近的轮廓。

  酷拉皮卡面无表情得可怕,但紧绷的肩膀让人不能忽视。他以为酷拉皮卡会带着悲痛和愤怒回来,但这种感觉很不一样,那男孩没有怒气冲冲,不… …不,他看起来很坚决。

  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心中油然而起,像有关於某样事情的久远记忆,库洛洛会稍後才细想,但现在,他会专注於眼前的酷拉皮卡。当他走出比较广阔的草地上时,他停了下来。库洛洛看到有奇怪的表情从对方脸上略过,但一闪而逝令他不能看清楚。

  「所以,你回来了。」库洛洛说,他小心地观察酷拉皮卡的脸,需要看清楚他脸上每一块肌肉的移动。

  酷拉皮卡握紧拳头,眼睛看去地面,接着抬起头对上库洛洛的视线。慢慢地,他举起右手,脸上挂着一副不能被解读的表情。库洛洛退後一步并歪着头,那男孩的脸又窜过意味不明的神色,但接着被坚决的眼神代替。酷拉皮卡应该知道库洛洛正戒备着他,两人之间的气氛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这麽紧张了。

  他们静静地看着对方,酷拉皮卡紧抿着唇,缠绕在手上的锁链开始具现化出来,其中末端挂着小勾的链子往下垂,库洛洛记得这一条锁链,它令他回忆起友克鑫市的记忆,锁链重重禁锢着他的身体,每当少年愈愤怒,链子便绑得愈紧。

  所以,这是他们的结局。

  酷拉皮卡的瞳孔变成红色,库洛洛小心地往後退,他不会先发制人,正常来说这是一个聪明的决定,毕竟那男孩发起挑战。如果他面对其他人,库洛洛会马上重击对方让所有东西在瞬间结束,并减少因为长久的打斗而浪费的时间,但他想给予酷拉皮卡重新思考的机会,这还不是太迟,库洛洛可以忘记他富有攻击性的姿态,用情绪来为他作藉口。

  但如果酷拉皮卡坚决要攻击自己,库洛洛会毫不犹豫地杀死他。

  在今天丶在这里,如果要杀死最後一名窟卢塔族会非常可惜,这不是因为酷拉皮卡是唯一的幸存者,还有他的机智丶能力,和作为一个好的旅伴。库洛洛想要他加入旅团,想要他的能力和敏锐… …还有,如果他诚实地承认,他想他待在自己身边。但这一切都让酷拉皮卡对幻影旅团形成极大的威胁,所以若然酷拉皮卡决定在这里背叛自己,库洛洛只好杀死对方并削减损失。

  「酷拉皮卡,」他说,充满耐性的语气却流转着危机的警告:「你不需要这样做。」

  男孩额间的皱纹加深,他蹭动着双唇似是要说些甚麽,但他强迫自己保持沉默。

  「酷拉皮卡,」蜘蛛头目再次说:「如果你继续丶如果你和我打斗,它会带来甚麽结果?你打败我的话,我可能会死,但旅团不会随着我的死亡解散。若然我杀死你,你所做的一切只会是徒劳无功。过来我这边,不要这样做。」

  「我必需要。」酷拉皮卡说,终於打破沉默:「我对我的族人发誓。」

  「对於你的性命来说,誓言会是甚麽东西?」库洛洛问。

  酷拉皮卡轻轻地嗤笑。

  「你甚至不会去想,不是吗?」他评论道。

  「而如果我今天杀死你,」库洛洛指出:「谁会实现你的誓言?你的朋友?还是你的族人的灵魂?」

  他双手插进裤子的口袋里,这个姿势看起来很随意,但他知道酷拉皮卡会明白这不代表蜘蛛头目不能及时反应。

  「我宁愿死也不想不作任何尝试。」酷拉皮卡回答:「我知道除非像上年一样制造契机,我只有很少机会能打败你,但是-----」他的表情似乎在下一刻便要瓦解,像在挣扎把痛苦的表情压下:「-----我一定要尝试。」

  库洛洛点点头,不反驳并接受他的理由。眼前的窟卢塔少年非常坚决,没有任何语言能令他改变想法。当库洛洛看去酷拉皮卡,他下意识地想皱起眉头,不过他压抑住了。

  这对他来说会是一个损失,这场决斗不会带来正面的结果,酷拉皮卡会死,但为了甚麽?为了已经死去的族人,然而那些人不能目睹这一切。库洛洛的胸膛变得沉重,他觉得-----难过,也许是吧;他不是很清楚。

  「那麽好吧。」他说,双手伸出裤袋,然後召唤出念书:「既然你坚决要被杀死,就让一切都完结吧。」

  *

  酷拉皮卡看着他最糟糕和最棒的敌人,他不是第一次打量对方,他知道没有适当的契机,要打败那男人的机会是零,但他一定要尝试,他必需要这样做!不论他的感情是-----说真的,他有试过考虑自己的感情吗?-----他需要起码尝试杀死库洛洛,这样才可以令死去族人的灵魂得到安息!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