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168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他停下沉思,因为他发现那两个需要每天处理的幽灵是死在他手下的蜘蛛,但是-----但是!-----他不能坐在原地让族人的灵魂永不瞑目。如果酷拉皮卡一定要在性命和尊严之间选择,他一定会选尊严。他会看到旅团彻底瓦解的一天,又或者会放弃性命只为尝试达至这个目的。

  酷拉皮卡可能答应过他的朋友不再复仇,但若然旅团主动找到他并要将他杀死,一切承诺便变得不再重要了。

  一定有些东西显示了他的决心,因为库洛洛已经握住念书,紧盯着他像是考虑他会不会有胆量出手。酷拉皮卡发现蜘蛛头目仍然怀疑他会不会行动,如果酷拉皮卡不敢的话-----又会如何?库洛洛会简单地将它抹去吗?他会假装酷拉皮卡没有在得到想要的东西後攻击他吗?他真的能将一切轻易抛走?酷拉皮卡对此抱有怀疑,他知道他是不会的。

  在库洛洛意识到他的意图时,一切已经太迟了。

  许下不会改变的决定,酷拉皮卡如豹子一样冲至库洛洛的身边,划破半空的锁链发出清脆的声音,以坚定的姿态扑向它的猎物。库洛洛往後一跳,轻易地避开酷拉皮卡的攻击,他召唤出便利大裹布,酷拉皮卡从没看过那男人用裹布作搬运之外的用途,在一瞬的疑惑後,他意识到这是用来牵制他的动作。

  红色的裹布在转移男孩的视线,隐藏在其中的利刃却在酷拉皮卡注意不到的时候刺出,库洛洛带毒的小刀几乎要划破酷拉皮卡的皮肤,男孩敏捷地往後跳去,他知道被刀片所伤的下场是中毒麻痹,但他的思绪却回到和蜘蛛头目一同度过的夜晚,回想那个男人的指尖抚摸过皮肤的感觉,而不是冷冰冰的利刃。

  酷拉皮卡带着这些回忆把锁链向库洛洛打去,那男人轻易地避开,黑色的身影隐藏在裹布之後,他有一瞬间以为自己被布料捉住了,但酷拉皮卡俯下身在地上翻滚了一圈,摆脱了对方的控制。他不知道那东西会不会偷走念能力,不过酷拉皮卡不想冒险,如果那裹布捉到自己,迎接着他的结果不是被杀死便是重新变回囚犯。

  库洛洛突然从裹布後出现,乾脆俐落的速度令酷拉皮卡反应不及,他捉住男孩的手腕猛地一拉,酷拉皮卡能想到的只有他跨坐在库洛洛大腿上的时刻,还有他们玩弄着想要夺取主导权,就算是被对方压制在床上cao弄,那男人仍然强硬地捉住他的手腕。

  酷拉皮卡轻嘶着,手猛力往後一拉,出乎意料的是,库洛洛竟然放开了他。时间像被定格一样,他们的动作相继一顿,犹豫地看着对方,但酷拉皮卡首先跳离库洛洛,再次用锁链进行攻击。

  他需要一些空间,需要-----其实酷拉皮卡不知道他需要甚麽,他的身体和思绪,这些一向能好好地控制。酷拉皮卡不需要回想他们一起度过的好时光,不需要回忆起他们做ai时的景象,不是现在,不是当两人进行生死决斗时回想。他以为他可以将一切抹走,可以跨越那些记忆,可以像库洛洛从没亲吻过他或是触碰他一样继续前行。

  但当他对上库洛洛的眼睛时,酷拉皮卡的决心动摇了,他的大脑违抗自己的决定。

  『我希望-----』

  希望,酷拉皮卡不能只因为单纯一个愿望而生存下去,他不想让这场打斗完结,真的不想,起码这不是真正的酷拉皮卡。真正的他丶真正的酷拉皮卡对这男人丶这杀手的印象还没有被扭曲,这个毫无污点的酷拉皮卡没有其他希望,他只想杀死那因为贪婪而毁掉他童年的男人。真正的他不会在现在和这男人兜圈子,试着捉住对方而不是杀死他。

  『我希望我们不是-----』

  捉住他并不会让一切完结,酷拉皮卡知道的,就像上一年的友克鑫市时的情况,一切还没完结。酷拉皮卡需要完结所有,要令旅团瓦解,但是,当他的锁链向那男人打去时,他知道自己必需杜绝所有想法丶所有把库洛洛视为一个人类丶而不是幻影旅团团长的感情。住在他内心的库洛洛一定要死去,这样酷拉皮卡才能杀死现实中的男人。

  他是知道的,而他尝试了,但天,他尝试将过去几个月的日子抛走,尝试把库洛洛炙热的眼神换成一年前冰冷算计的目光。他需要忘记库洛洛手心的触感丶忘记他的声音丶忘记他轻声说出自己名字时的温柔。

  『我希望我们不是我们;我希望-----』

  他猛地跳开,勉强避开库洛洛向自己刺来的东西,不过太迟了,酷拉皮卡看到这是一根细长的针,尖锐的针头刺进身後的树干上。他不知道这些针是甚麽东西,也从来没看过库洛洛使用,那些是用念具现化出来的武器还是真的存在?是有毒的吗?酷拉皮卡唯一能做的是尽量躲开不断窜来的针,希望不会被刺伤皮肤。

  酷拉皮卡发现这些针不像是库洛洛带毒的刀。他往旁边躲开,一手以肉眼看不到的视线往下拨,三根银针像凭空出现刺向男孩刚刚站着的地方。酷拉皮卡眨眨眼,费力地躲避库洛洛的攻击令睫毛沾上汗水,一把动物的叫声突然从森林里响起,他希望这能令蜘蛛头目分心,酷拉皮卡敏捷地跳上一棵树上的树枝。

  但他的希望没有实现。

  三下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呼啸而过,为了避开针的攻击酷拉皮卡往上面的树枝跳去,脚猛地踏下一根树枝并跃去另一棵树上。他蹲下身体时身後的树干顿时被刺入另外几根针,意识到不能处於被动状态的男孩决定尝试捉住对方,脚下发力令整个人朝库洛洛的方向袭去。

  酷拉皮卡在半空旋转,避开便利大裹布後向库洛洛出拳,空气中划过拳头的闪影,库洛洛的书和裹布消失,他用双手挡下,接着向酷拉皮卡的中心踢去,但男孩轻松躲开,安全地跳後让两人之间分隔开一段距离。他们一动不动地待在原地丶看着对方,尝试找出能击败对手的突破口。

  『我希望我们不是我们;我希望一切都是不一样。』

  「好了。」库洛洛说,他的声音令酷拉皮卡全身紧绷:「是时候完结了。」

  TBC

第106章 Est et non (大结局)

  时间由早上转至下午,就算库洛洛一开始劝告酷拉皮卡,在卢克索森林里的两人仍然在打架。挂在高空的太阳开始慢慢消失在山峦之後,蒙蒙细雨逐渐变成大雨倾盘而泻。这令草地变得非常湿滑,甚至令能见度下降,但酷拉皮卡和库洛洛的适应能力都很强,打斗的声音在水声的掩盖下仍然不绝於耳。

  如果他对自己诚实-----而库洛洛一直都对自己诚实,他会承认对酷拉皮卡的适应力感到欣赏,那男孩有好几次都可以接近自己并捉住身上的风衣。酷拉皮卡看似要拳击库洛洛,但他的动作总在击中的一刻顿了下来。

  库洛洛马上捉住男孩的手腕并紧紧地握住,尝试不要回想那些夜晚因为截然不同的原因而触碰对方。

  他看着眼前的酷拉皮卡,感到他的嘴唇紧抿,但他马上抹走脸上的表情。少年一脸谨慎,有些更柔软的挣扎在眼底一闪而过,但它消失的速度令库洛洛只能看清接下来的表情。他不明白酷拉皮卡为何不使用锁链,他只是在攻击他-----又或者不是-----他只是用赤手空拳攻击。

  蜘蛛头目的眼睛飞快地略过下面,想找出一处缺口朝少年发动攻击,接着两人像协议好一样同时移动。

  *

  这没有道理,库洛洛为何不用更致命的东西攻击他?他一定想尽快完结。

  以酷拉皮卡对那男人的认知,他并不像自己的属下享受决斗。正常来说,库洛洛会让这件事尽快结束,然後继续进行下一项任务;他应该想拿下酷拉皮卡,把这场旅途定义为失败,但库洛洛只用不会致命的方法攻击,看起来更想令少年不能移动,而不是将他杀死。

  酷拉皮卡拒绝再次被捉住。

  但当他为了避开另一下小刀的攻击时,酷拉皮卡半蹲下身体,从库洛洛衣物传来的味道却令他的胸膛一紧。他记得独属於库洛洛的味道,记得手指抚过他柔软的黑发时的触感。一股悲痛的心情猛地袭向心窝,酷拉皮卡跳离对方,跑到一边大口呼吸着,希望雨水的味道可以冲散库洛洛的气息。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