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5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尽管藤丸立香没有窥探别人的房间的嗜好,但记忆中最后的那抹血腥味像是颗小石子摩擦着他的神经,令他不得不打起精神来。

房间的角落里放着他的旅行箱,箱子里没有被人翻动过的痕迹,他迅速取出时钟塔的制服换上,梅尔文财大气粗,顺便还帮他准备了这件礼装以备不时之需。

少年正要移动行李箱,却被箱子边沿上的污迹吸引了注意力,深红色的痕迹一看就十分不妙,他凑近了些,细碎的腥味传递过来。

那是血。

藤丸立香脑海里面警铃大作,他顺着血迹的方向,一把拉开了紧闭的纸门。等看清里面的景象以后,蓝色的瞳眸顿时收缩到了极致!

显而易见被处理过的肢体被搭成了各种形状,怪异而扭曲的人头注视着他的方向,嘴角被缝线提出了个天真的弧度,看得人头皮发麻。

“诶?被你发现啦?”青年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怎么样,这可是迄今为止我最好的杰作~!”

少年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雨生龙之介笑着重复了一遍,“你·觉·得·怎·么·样?”

“你是谁!”藤丸立香回问道。

他的身体现在正在自我改造中,战斗力达到最低限度,和这个能在房间里面藏尸且不被人发觉的变态对上,落败的几率恐怕更大。

见对方没有正面回答自己,青年自己先泄气了,“我?我叫做雨生龙之介哦,算了,这样的艺术是很难被理解的呢,但是小哥你算是一个不错的素材,那双蓝色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哦,放在这个上面会超有趣的!我超想试试看啊!”

雨生龙之介站得位置很微妙,正好封住了出去的路,而且不知道何时他手里已然握了把寒光闪闪的匕首,随时准备切断少年的喉咙。

藤丸立香的后背贴在了纸门上,汗毛早就跳了场海草舞,他出乎意料的平静了下来,目光锁定了那人,宛若静待反扑的豹子。

雨生龙之介唇边浮现出了惬意的笑容,“那……我就开动了!”

在那道银色的光弧即将刺下的时候,少年看准了间隙,手指飞快轻触青年的额头,宛若一只蝴蝶驻足。

“Gandr——!”

阴炁弹擦着雨生龙之介的额头飞了出去,在墙壁上打出个碗大的坑。

青年勉强避开,饶是这样还是失去了平衡跌坐在地上,但他表情没有丝毫畏惧,脸上反而染上了兴奋的红晕,“那个是魔法吧!?魔法的话……也就是说恶魔也是存在的对吗?你果然超棒啊——!Coooool——!”

棒个头啊,藤丸立香才懒得跟他瞎掰,眼下逃命要紧。

那么近的距离,这个人竟然躲了过去,该说他太过敏锐还是说完完全全就是个怪物呢?

片刻之间,他已经计算好了逃跑的路线,手下阴炁弹连发,橙发青年被迫从门口的位置躲到了冰箱旁边,连同的室内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碎坑,窗户玻璃也皲裂。

如果被阿其波卢德老师看见这样的阴炁弹,估计得叫他留堂。

寒风从碎了一下块的玻璃窗户呼呼灌进来,不断撩拨着室内对峙的两人。

“真是太棒了——!”冰箱旁边的雨生龙之介兴奋得胡乱搓了搓自己的头发,“用你的血的话,一定能召唤出恶魔吧!”

“Esistgros,Esistklein!voxGottEsAtlas——!”

藤丸立香的身形忽如鬼魅,右脚蹬地整个人宛若一支离弦的箭,眨眼之间便打破窗户飞了出去!

“喂!等我一下!再给我展示下吧!”雨生龙之介连忙追到窗户前,然而四周早就没有了少年的踪影。

他叹了口气,烦恼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纸门里尸块建筑第一次暴露在阳光下,“真是麻烦啊,看来得换个地方住了……”

日光渐斜,某处酒店703房间内。

“夫人他们已经平安到达冬木。”久宇舞弥逐一向眼前的男人报告道,“只是……”

“只是什么?”

她将几张照片递给了卫宫切嗣,照片上的爱丽丝菲尔弯着腰,她面前的地上坐着个穿着斗篷带上了兜帽的可疑人物,看样子似乎在询问什么。

后面几张则是此人离去时拍摄下来的,能看得出是个少年。

“这个人和夫人有过接触,已经向夫人确认过了,他……叫出了夫人的名字。”

男人的眉头稍稍蹙起,很快又回归平静,“舞弥,能追踪到他现在位置吗?”

“是。”

那是时钟塔的制服,又能认出爱丽丝菲尔,恐怕和肯尼斯·埃尔梅罗·阿其波卢德脱不了干系。

汤姆逊悄无声息的上膛,那就先从那个少年下手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