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9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是。”骑士王答道,眼中有旧日的岁月结成的星辰,正在熠熠生辉。

肯尼斯勃然大怒,“那你告诉我,我的学生藤丸立香到底是什么人值得你这么维护?”

那是——

“能够统御诸多英灵的不可思议的御主,即便是身居冠位的英灵也能毫不费力的纳入麾下!”

“吾等永远的盟友,圣剑与其同在!”

“掌握了命运的天运,为恶所虐却能贯穿善心,拥有高洁灵魂者,也是吾等决意侍奉之人!”

侍奉之人吗……?

藤丸立香牵起了唇角,如果是真的话,那当时切断了契约的又是谁呢?

十指之间仿佛还存在着那黏腻的感觉,是玛修的血。

面对那样绝望的境地,明明好不容易才获得了健康身体的她毅然挡在了自己面前,艳丽到刺眼的红色,铺散在他身体各处。

张开双臂保护他的那个女孩子,有如展翅朝死亡飞翔的鸟儿,知道自己的结局依然还是微笑的接受了。

可他接受不了啊!

“但是那种存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爱丽丝菲尔从骑士王的话语中感受到了不一般的分量,她的指甲陷入了手掌中,原本飘忽不定的圣杯归属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切嗣,他的悲愿还能够实现吗……

藤丸立香闭上眼眸调整了片刻情绪,接着摆了摆手,依旧是以前迦勒底的那副谦逊模样,“别听他们那么讲,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末了又补充了句,“称我为三流魔术师也没错啦……”

谁信你啊。

众御主的心声不过如此。

卫宫切嗣对无线电吩咐道:“舞弥,放弃监视Asasin和肯尼斯,确认一下有没有其他从者在这里。”

“夫人那边……”

“有我在,我会让saber带着爱丽撤退。”

发布完指令,男人的视线重新回到场地中央,黑发蓝瞳的少年正在和从者们说着什么,气氛融洽到诡谲的程度。

不过才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能够驱使众多英灵,那种怪物,他可没见过啊。

假若他也是御主的话……

卫宫切嗣想到了这个颇为可怕的可能性,他有些后悔没有选择先问出情报,但少年的手背上光洁如初,没有令咒的痕迹,这暂且对这届圣杯战争的全体御主来说是个劝慰人心的好消息。

他抬起手,令咒中的一道漂浮至空中,“我以令咒之名命令你,saber立刻带着爱丽撤退。”

阿尔托莉雅的退场出乎藤丸立香的预料,但仔细思考的话,也能明白卫宫切嗣心里在想着什么。

以他和骑士王的羁绊程度来说,男人这样的命令她多半是会违抗的,只有令咒这种强力执行力才可能约束她。

那方思绪尚未停止,电光火石之间,响亮的落雷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众目睽睽之下,由两头威武雄壮的神牛拉着的战车从天而降!

身披红色斗篷的高大男人一见到藤丸立香便爽朗的大笑起来,“真是稀奇的会面啊,决定了今晚不醉不归!余晚来了一步,那个小姑娘已经撤退了…算了,倒是小子你陪余畅饮几杯如何,耍枪的也一起?”

迪尔姆德脸上有清浅的笑意,“看来征服王也一样。”

拥有与藤丸立香并肩作战的记忆,对于他们来说,那是瑰丽至极,同时也宝贵至极的一段经历。

少年挠了挠后脑勺,“饶了我吧,我还没有到法定喝酒的年纪呢。”

也永远停留在了这个年纪,他轻快的在心里补充道。

一个脑袋颤巍巍的从伊斯坎达尔的斗篷里冒出来,语气抖得可怜,“呜……笨蛋笨蛋笨蛋!你的做法根本就是胡来!”

男人砸了下嘴,伸手戳了下他的眉心,“再皱眉就要和欧迈尼斯那个家伙一样了,小伙子,年轻人就要活泼一点才行啊。”

“活泼你个头啊!”韦伯怒吼道,“这是你死我活的圣杯战……藤丸?”

“终于看到我了啊,韦伯。”藤丸立香朝他挥了挥手,熟门熟路靠近神威车轮。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