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11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即便是吉尔伽美什真的想要杀了他,他也有把握对抗,但是这样简单的结束圣杯战争,未免太无趣了。

“身为凡人的你竟然能在死斗里活下来,作为我的从属尚且可以给予你赞赏。”吉尔伽美什冷笑了声,“怎么,你也是这次圣杯战争的御主?”

连通着Asasin的神父和身处阴影里的肯尼斯都不禁站直了身体,屏息凝神等待着少年的答案。

“rider……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韦伯早在那个金闪闪的家伙出现的时候就逃到了神威车轮上,他抓住了红色的披风小声问道。

伊斯坎达尔摸了摸下巴,“如果那个小子也是御主的话,仅仅依靠羁绊就能召唤出强力的从者,一夜之间结束这场圣杯战争也不在话下。”

“藤丸……有这么厉害吗?”

“那可是跨越了七……嗯,在这里说这种事情并不合适。”男人爽快的改口,“总之是个十分强劲的魔术师。”

“但是他在时钟塔的成绩——”

伊斯坎达尔蹙起眉,伸手盖住了他的脑袋,“听着小伙子,并不是只有魔力强劲才叫做强,拥有高尚的心灵,与人结下善意的羁绊也能被称为强。而且那个少年,不管遇到了多么危险的多么艰难的事情,从来没有放弃过。拥有那样坚毅背影的家伙,我还真的很想把他招揽进我的军队!”

“回答我。”宝物库中的兵器又探出了几分。

看到他没死,吉尔伽美什这么不快么?

少年蓝色的眸子里蒙上了层晦暗,即便是羁绊程度达到了顶峰,不也一样可以轻易背叛的吗?

但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人能召唤出他来,真是麻烦一个。

“你是在藐视本王吗,藤丸立香。”

他平静的伸出手,答道:“王的话,用千里眼看一下不就知道了。”

在宝库的光辉照耀之下,藤丸立香的右手手背上皮肤完好,迦勒底的令咒痕迹不见踪影。

因为圣杯的宠爱这个固有技能,他只要保持御主身份,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

假若这场圣杯战争应召而来的从者们拥有千里眼或者真名看破这类技能,这个秘密十有八九不保。

藤丸立香现在在赌,赌吉尔伽美什的狂傲——那位王虽然拥有千里眼以及全知全能之星,却有意的限制了效果。

想来也是,一眼就看穿的未来有什么令人注目的意义呢。

现在还未出现的从者有caster和berserker,他准备确认各自的身份后再制定策略一网打尽。说起来,这么教导他的还是那位乌鲁克的贤王呢。

巴比伦之门逐个消失,吉尔伽美什挑了挑眉,“作为契约者的你比起时臣来说更为有趣一些,本王权且原谅你之前的作为。若是以你为对手,说不定本王还可以拿出几分真本事。”

“……是吗?”藤丸立香喃喃低语,语气轻到仿若羽毛,“谁知道呢。”

“你说什么?”

少年抬头笑了笑,“没什么,王不如下来一起看迪尔姆德他们比赛?”

“本王生来就是俯视众生的,提出这种要求真是异想天开。”男人眯起眸,“不过看在你的份上,身为王实现臣子的愿望也是一种仁慈,本王允许了。”

“那个性格够呛的英雄王对小子总是意外的和蔼啊。”伊斯坎达尔感慨道,他扭头对手持双枪的青年询问道,“lancer哟,你现在还要和余一战吗?”

站在阴影处的肯尼斯几乎要把牙咬碎了,他看得出来那个金色的英灵实力强劲,lancer在与saber的一战中有所消耗,已经不是万全的状态。如今竟然还要耍戏给他们看,特别是给韦伯·维尔维特看。

还有藤丸立香,身份特殊的他即便不是御主,他的立场也左右着圣杯战争的局势。

见无人回答,rider重新发问了,“lancer的御主,回答我,你是否还要和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争斗!”

片刻之后,上空才有了回应的声音,“到此为止了,撤退吧lancer,我没有兴趣把自己当做马戏团的猴子。那里的小虫子,日后我会让你知道你与真正的天才差距在何处。”

“期望还能与您再次相见。”迪尔姆德对着少年的方向尊敬的行了一礼,然后才消失在夜色中。

“哼,那个男人的无聊程度和远坂时臣有得一拼,叫我到这里却呈现出这种……”

吉尔伽美什的话还没说完,王之财宝骤然展开,两把宝剑被弹射了出去,笼罩在黑雾中的身影的矫健的避开了攻击,反手拿起了遗落在地上的集装箱碎片当做盾牌截下了两柄宝具。

“退下,不知礼数的狂犬,惊扰了本王的聚会,你打算怎么垂死挣扎!”

狂战士漆黑的盔甲中隐约有一道红光,当他面向藤丸立香时,那道光芒更加强盛。

金色血眸的男人收敛了些笑容,变得愈发深沉狂妄,身后的半空中绚烂的宝库之门再度展开。

“杂种。”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