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19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像是在响应他的呼唤,有光点从森林各处浮现出来,光点化作流光环绕在了他们周围,魔力的涌出吹起了少年的衣摆,在凛冽的乱流中猎猎起舞。

熟悉的形状被构筑了出来,很快它就从虚无的世界中脱离出来,拥有着坚毅冷辉的盾牌被藤丸立香轻松的单手拎着。

下一秒,巨大的卡美洛城幻影降临了。

“显现吧,已然遥远的理想之城。”

作者有话要说:先给你们道个歉,我今天一定存稿好好按时日更。打架打得吐血,全靠脑补吧…【土下座】

学妹的宝具是立香的第一宝具

第9章丶宝具解放

那乃是白壁之城的中心,英灵加拉哈德持有的宝具,曾经在无数次灵子转移中充当保护的角色。

在光辉的照耀下,魔物大军逐渐开始后退远离。

“那是玛修小姐的宝具!”迪尔姆德睁大了眼睛,金色的眸子里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释放了这一奇迹后,手持盾牌的少年神色如常,但是,他们之间多了个从者的气息。

——不论是过去还是未来,只有接受了死亡的人才会成为人们的基石。

“怎么会…”阿尔托莉雅后退了一步,卡美洛城的幻影泡沫般的消失了。

人理修复迎来终结之后,魔术协会要求迦勒底遣散全体英灵,在达芬奇的努力下,尽管大部分的英灵被解除了契约,但是依然随机留下了一小部分。

她和迪尔姆德属于那大部分,故而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

但是,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藤丸立香已经死了,对于他们来说或为契约者、或为同伴、或为主人的少年已经无情逝去。

“呵呵哈哈哈!多么讽刺的剧目!没想到被留下来的我竟然见证了契约者的末路!”caster用尖锐的声音大笑起来,他暗地里指挥海魔用触手突袭了枪兵,成功的趁迪尔姆德失神的时候将他抓住。

那双可怖的大眼睛在青年面前放大,他循循善诱道:“我们可爱的契约者已经死了,都是因为你·们·没·有·保·护·好·他!来吧,陷入后悔的沼泽吧,来自深渊的邪视。”

那是窥探过深渊,同时也被深渊所凝视的魔术师的末途,由那双眼睛来释放的压力会引导对方直面自己的恐惧。

蕴含了恶意的魔力包围了枪兵,迪尔姆德被精神技能击中,挣扎了片刻后变得悄无声息了。

弹指之间,一切时间被倒流回了迦勒底。

在上一个特异点的战斗中,因为御主的自我能力不足,出征队伍中出现了受伤的情况。

迪尔姆德却不太在意这件事情,在他看来,战场上的牺牲和流血在所难免。并且在各路英雄神明聚集的场所,他只不过是曾经有过荣耀的普通枪兵罢了。

青年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在迦勒底漫步,窗外是经年的暴风雪,从不停歇下来,似乎打算见证人类的尽头。

前方的门开了,穿着迦勒底制服的少年从里面出来,脸上有包扎过的伤口,他低着头形态略显萎靡,从枪兵的方向看过去,正好能看到他眼底的湿意。

“是你啊,抱歉抱歉,我失礼了。”藤丸立香发现有人在看着自己后,连忙把那点水光抹去了,重新露出笑容。

迪尔姆德鬼使神差的开口问道:“您为什么……”

少年竖起了根手指放在唇前,让他保密刚刚看见的事情,“这件事能不能请你不要说出去……怎么说好呢,如果我哭泣的话,那不就是个小鬼了吗?”

按照年龄来说,叫御主小鬼也无可厚非。

藤丸立香来到窗户前,远眺着那无边无际的风雪,攥紧的手暴露了主人的心情,“这次库丘林大哥受伤是因为我能力不够,现在还要哭着让人安慰只会让医生…会让大家失望的吧。所以,我不能哭…身为男子汉要承担起责任才行嘛!”

光线聚集在那双如海的蓝眸中,青年蓦然听到了轻柔的海浪声,也初次窥见了那广阔海洋中的一角。

翌日,在DR.罗曼的主持下,迪尔姆德代替了库丘林的位置被编入队伍,但在再次执行任务之前,藤丸立香要求进行磨合用的模拟训练。

当然了,结果不太尽人意。

“迪尔姆德,我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你。”模拟训练结束以后,少年跑到他面前气喘吁吁地说,“你…能不能教我用枪?不方便的话,我去请其他人也可以,不用勉强!”

迪尔姆德迟疑了下同意了,还用木头帮他做了对轻便的木枪作为训练用具。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