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22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因为破魔的红蔷薇有着斩断魔力的性质,加之迪尔姆德的精神被混淆,理性降低的条件下,武力得到了大幅上升,被封印了宝具的阿尔托莉雅很难应付他的攻击。

肉眼可见的不详魔力包裹在枪身上,枪兵变得猩红的双眼在两把圣剑中游移,藤丸立香落落大方的站到了他面前,手中的圣剑斜指地面,他脊背挺直,颇有几分那个圣剑使的味道。

“来吧,迪尔姆德。”

那话在夜里湿冷的空气中扩散,掠起了一片血腥味。

双枪被主人紧握在手中,摆出了战斗的姿态。尾音消散的刹那间,红色的流光忽而隐没,再次出现时距离少年的眉心仅有区区几厘米的距离!

好快!他心里暗惊,时为朦胧的白垩之壁加护已至,红枪扑了个空,转而和圣剑撞在了一起,溅出了火花。

清澈的响声让藤丸立香不由自主的弯了弯眼,勾出了个笑容来,他想起来了,自己曾经与这个人并肩作战的时光。

他压低了身体,手中长剑挥舞而出,褪去了阿瓦隆的黄金之剑正在夜幕下熠熠生辉,魔力形成的风成为了他延伸出去的剑锋,枪兵误算了距离,腰上顿时开出了血花。

“这种剑术…!”迪尔姆德退到几米开外,脸上多了分警惕,“你是谁?改变了模样的圣剑使吗?”

藤丸立香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那样说也太抬举我了,但是我和亚瑟现在可以算作是同一人吧。当然了,如果我的宝具投影的是其他人的话,那我也算是其他人,暂时拥有同样的灵基罢了。”

宝具。

这个词语像是包裹着枪兵的荆棘,不断的给予他刺痛,好叫他意识到自己手中双枪本该守护的存在已经消亡。

双枪逐渐往魔枪转变,青年的唇抿得成了一条线,面对散发着英灵气息的少年下了论断,“你在胡说什么!那是被诸多英灵喜爱之人,他唯独不会被死亡眷顾!”

“好吧,就把我当做误入这里的saber好了,那你的愿望是什么?”少年一边侧首一边问道,“投奔我总比投奔那边的caster好吧?”

迪尔姆德的记忆翻涌着、咆哮着、宛若一只悲哀的野兽将他生生吞噬下肚。看着青年愈发鲜红的眼眸,藤丸立香耸了耸肩,放弃了继续交流的念头。

他是个纠结的骑士,生前如此,死后也是如此,被称之为命运的囚徒也不为过,周旋在肯尼斯和旧主之间的骑士是只困兽。

想要解脱,唯有落败。

少年一边想着一边把圣剑立于自己面前,正色道:“来吧lancer,这是赌上各自名誉的一战!”

迪尔姆德仿佛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奋不顾身的冲上前来,他的枪尖有千钧之重,那是每一个日夜积攒起来的羁绊的重量。

枪势如雨落下,圣剑骤然爆发出光辉,藤丸立香双手持剑带着横扫一切的气势试图将其斩断,可是枪兵的身形也是极为敏捷,仅是几个起落便远离了剑锋所能抵达范围。

他用魔力延伸了剑身的长度,因为是风属性,所以在昏暗的森林里并不起眼,而不过是几次交锋,迪尔姆德便已经估算出这个距离。

不愧是举世无双的费奥纳骑士团首席勇士!

少年的手臂上的衣物有不少割破的痕迹,而迪尔姆德完好无损,连气息都不曾改变。

“对于我这个依赖宝具的半吊子来说,你这种人简直就是天敌啊。”藤丸立香不禁抱怨起来,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摩挲着刻有六芒星的剑柄,圣剑发出了悦耳的叮响声。

正因如此,条件收集得差不多了,十三拘束得以解除其三。

此战,非抗争精灵之战、即为生存而战、即为抗争强于自身之人之战!

“到此为止了!”迪尔姆德拎枪奔袭,敏捷度提升了一倍,看样子是想要直接结束这场争斗。

长|枪削去了藤丸立香的布下防御壁,在少年忙着应付攻势的时候,短|枪旋即追上!

在枪尖抵上他心口布料的那一秒,誓约胜利之剑发动了——

它以横扫的方式挥出,巨大的耀眼的光柱顿时充斥着整个森林,那庞大的魔力流动以摧枯拉朽之势在夜色中奔走。

迪尔姆德虽然有着极高的敏捷度,但是那个距离实在是太短了,他就算立刻逃离也被誓约胜利之剑打废了半边身体。

“所以刚才是在引诱我吗…”他自言自语道,眼中的红色随着灵子的飞逝渐渐消失,恢复成了纯粹的金色。

阿瓦隆在持续为主人提供疗伤,其实刚才必灭的金蔷薇已经刺破了衣服,如果迪尔姆德再用力一点的话,他就无力回天了。

面对落败的枪兵,藤丸立香又问了一次,“骑士,你的愿望是什么?”

迪尔姆德讶异了片刻,摇了摇头,嘴唇瓮动却了无声息。

……

追根到底,得到圣杯只不过是想要再度回到迦勒底,侍奉那个有着温暖笑容的少年而已。

现在,他却愧疚无比,“无法…保护您,不敢再以骑士自居,我的效忠被您摒弃我也毫无异议……”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