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23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灵子往天空升去,在枪兵的身体即将消失的时候,藤丸立香站直了身体,用圣剑的剑背轻触了他的肩膀三次。

在他惊愕的目光中,少年缓缓的露出了个和煦的笑容,轻快的说出了道别的话语。

“下次再见吧,迪尔姆德。”

作者有话要说:剑背点肩三次是接受骑士效忠的仪式,刷子姑且算是和圣剑打了一架吧。

剑阶打枪阶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另外十三拘束的话,开一半能打死旧闪。

旧剑你看到没有,我杯子都给你准备好了!!!要是旧剑来我迦勒底我更新一万字!!!

第11章丶爱与和平

枪兵化作绮丽的光消失在地平线上,拂晓便降临了。

caster在目睹了圣剑的威力之后趁阿尔托莉雅不注意的时候立刻逃之夭夭,森林里满是残骸,他带来的孩子都被植入了魔物的种子,无一幸存。

骑士王捏紧了双拳,绿色的眸中有自责的神色,不仅仅是对那些孩子,还有一部分是对化身英灵的少年。

藤丸立香松开手后圣剑立刻化作虚无,阿瓦隆提供的修复顺便把礼装也整理了,他带上兜帽正要离开,这世上另外一把誓约胜利之剑挡住了他的去路。

“我有话想要问你。”阿尔托莉雅说,她闭了闭眼,再度睁开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惊讶和迷茫,“我们解除契约以后,还发生了什么?还有……你的御主是谁?”

他歪了歪头,初升的太阳为那双蓝眸镀上了成瑰丽的金色,视线落在了她鲜血淋漓的左手上,“你想凭这个状态和我战斗吗?阿尔托莉雅。”

“这要取决于你的回答,立香。”骑士王握剑的姿势变成了双手,“圣杯的七骑我已经全部知晓,而你是是……”

多余的那一个。

藤丸立香抱臂支着下巴想了会儿,用商量的口吻说:“要不,就把我当做是给大家的惊喜吧。”

阿尔托莉雅眼神猛然变得锋锐起来,“回答我!你想要做什么!”

“那好吧。”他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动作,眼睛笑得弯弯的,“你的直觉还是一如既往的准…嗯,我想要圣杯。”

“轰——”

城堡那边传来了爆破的声音,她一个失神,少年的身影晃出了长剑封锁的范围,空气中余下了藤丸立香淡薄的声音,“阿尔托莉雅,下次再见的时候你会向我挥剑吗?”

骑士王咬了咬牙,心中的困惑一直在生长,她扭头朝城堡赶去。原本装修整齐漂亮的内部早就被破坏完毕,到处都是建筑物的残垣断壁,顺着魔力的指引,她很快找到了卫宫切嗣。

男人正用□□指着地上痛苦不堪的魔术师,他毫不犹豫的开枪了,但子弹被人从中一分为二!

“已经够了,lancer已经被打败,没有必要再增添无谓的牺牲了。”骑士王持剑挡在了肯尼斯的面前,坚毅的双瞳毫无畏惧的看着自己的御主。

“……让开,saber。”

“这个人已经不是御主了。”她坚持道,“随意杀害生命和邪魔外道的caster有什么区别?”

卫宫切嗣的手很稳,□□的准星一直瞄准着肯尼斯的眉心,他的后槽牙咬得紧紧的,尤翁启用别人作为御主来争夺圣杯没有错,唯独算错了一点,那就是他和这位清廉的骑士选择的道路不同。

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是注定无法兼容的白与黑。

“切嗣!saber!”爱丽丝菲尔从远处跑了过来,“你们没事吧?”

他凝视妻子片刻后,收起了手|枪,“这里不能再留下去,准备一下撤退吧。”

等卫宫切嗣走远了后,阿尔托莉雅才收起了剑,她俯视着地上昏迷过去的男人说道:“爱丽丝菲尔,我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你。”

冬木市市区依旧繁华,到了晚上,各种魍魉魑魅开始冒出头来,这个时刻是暗影醒来之时,也是它们的狂欢之始。

穿着风衣的少年在街头漫步,收腰的设计令他看起来稍显单薄,但没有人上前去搭讪,那双隐藏在黑发下的蓝瞳看似纯净无害,实则有着危险的预兆。

从爱因兹贝伦的城堡回来,他先是去店里取了手链,然后就开始搜索caster。

也不知道那个家伙躲到哪里去了,藤丸立香几乎逛完了整个冬木市区也没有找到一点踪迹,倒是被人搭讪了好几次。

他若有所思的往前走,完全没有注意到转角处迎面而来的小小影子。

“好痛…!”跌坐在地上的女孩捂住鼻子,痛得眼泪差点都出来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