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33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那么失礼了。”一期一振拍了拍手,三秒后从门外、地板下面、天花板上,仿佛雨后蘑菇似的冒出十来个脑袋,少年默默的把手里的牛奶杯子放了回去,呛死也太丢仇阶的脸。

乱藤四郎被兄弟们带着来到他面前,短刀吸了吸鼻子,深深的鞠躬道歉:“我是乱藤四郎,那天发生的事是我不对…还请主殿原谅。”

“我想起来了,别放在心上,如果能干脆的舍弃前主的话,我会当场走人的。”他恍然大悟。

“……呜。”

“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诶、我真的没有恶意,别哭别哭,这个也给你们吃,都别哭…”

厨房作战部分成功,狐之助发现新审神者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欢快的记下来给别的刀剑当攻略。

在一期一振的温言软语的介绍下,藤丸立香把粟田口刀派的付丧神们认识了遍,也按照小狐狸的教程收下了他们的名字。

在回去的路上,少年一直好奇的翻阅手里的刀账,前几页写着刚刚得到的藤四郎们的名字,在阳光下闪烁着金色的微光。

“刀剑男士在本丸内是由本丸提供灵力,在战场上会直接通过刀账连接到审神者。”狐之助蹲在他的肩膀上,脖子上的铃铛投影出页面,“等您学会召唤以后,就可以在战场上任意召唤刀账上面的付丧神。”

“什么召唤?”他饶有兴趣的问。

“是一种仪式,因为审神者来源于不同世界,所以各自有各自的流派,正如您那天看到那个人一样,他就是利用阴阳术来举行召唤仪式的。”

藤丸立香回忆起了那一串黄色符咒,尽管魔力和灵力差不多,可他不是什么神官或者阴阳师,这种事估计办不到吧?

小狐狸看出了他的困惑,“只要拥有灵力的人就能举行仪式,这点您不必担心,只要找到自己的方法就没问题。”

“那原来的审神者是用的什么方法?你这里应该有记录吧?”他问。

“鹿岛大人是巫女,所以是神乐舞,您要学习的话我这里有很多资料和录像带。”

“……不了,告辞。”

转过拐角后,少年的眼前豁然开朗,温软的粉色几乎占据了整个视野,古朴的樱花树在寂静中热切而又绚烂的绽放着。

藤丸立香往前走了几步,肩上的小狐狸跳了下去蹲进了某个绀色的怀里。

“要来喝杯茶吗?”那人一边顺着狐之助的毛一边扭头看向他,少年恍惚间以为自己看到了一轮新月。

“你是……”他被吸引了过去,对方只有一个人,身边却放了两个茶杯,显然是有备而来。

那轮新月眨了眨眼,“三日月宗近,天下五剑之一,嘛…按照年纪来说已经是个爷爷了呢。”

藤丸立香的目光移到了他的毛腿裤上,深以为然。

三日月宗近笑了起来,“看样子你已经拿到了一期他们的名字了吧。”

“嗯…”少年坐下来,淡淡的应了声,“但是我不明白这么做的必要,我不会停留在这里太久,可能一个礼拜,或许是一个月,这种仪式还是留给下任审神者比较好。”

“因为时间短就没有意义了吗?”他反问道,声音从容优雅,“对于我们付丧神来说,人类的生命极其短暂,但不妨碍他们的人生耀眼璀璨,追随那样夺目的主人是身为刀剑的荣幸。”

“……”

“被时之政选中的审神者都有为了世界奉献自己的觉悟,不管能够相处多久时间,这样的主人始终令人钦佩。接下来就请你多多指教了,虽然我是个老爷爷,但要论能力的话,不会输给那些小家伙们呢。”

三日月宗近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那只手有着初春阳光的温度,落在他头顶的时候又不容人拒绝,藤丸立香就这么像是只小猫似的被付丧神有一搭没一搭的顺毛。

“很好,很好。”他爽朗的笑起来,提起指尖在少年的手掌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我还有个不情之请,我等是武器,但也具有人心。前主刚殒不久,如果有所冲撞,请审神者勿要见怪。”

随着他的声音,刀账蓦然出现在藤丸立香的面前,三日月宗近写下的痕迹从他手上剥离,飞舞着落到了空白的纸上。

“你在这里啊大将。”转角处出现了短刀的声音,是药研。

三日月宗近抬手招呼他,“要来坐坐吗?”

短刀摇了摇头,他往上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把手里的信封递给少年,“刚刚时之政送来了这个,明天有出阵命令。”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是开文第十五天,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看,拼了命从早上四点写到现在,无以为报唯有双更,虽然第二更很短小……

谢谢你们看文还看我话特别多的作者有话说,爱你们比心心~我要全部都亲一遍!

第17章丶出阵指令

“怎么会这样!”狐之助第一个叫出声,它一双小短爪子在自己面前屏幕上不断的点击着,“审神者上任后还没有经过手合定段,这样就送上战场真是太冒险了!”

“手合定段?”藤丸立香抓住了其中的关键词,问道。

三日月宗近帮忙解释说:“因为我们的战场遍布历史,审神者的能力也有强有弱,经过审神者之间的队伍手合较量,来筛选合适的力量分配到合适的战地。”

他点头点头,表情上有些不以为然,如果所谓的溯行军和付丧神是性质差不多的东西,他一骑当千也是可以的。

“这下怎么办才好…呜!”小狐狸耸拉下了耳朵,“审神者大人连名字都还没有收集完…不行!我要去提出报告,至少再给我们一点时间!”

药研蹲坐了下来,用稍显迟疑的口吻说:“关于这个,大将,我回来的遇到了安藤大人。”

“那个女审神者吧?”藤丸立香对她还有印象,因为当时就是她打断了自己的宝具,不然那个叫做鹤丸国永的已经被他摁在地上狠狠揍脸了。

“有话直说吧,无妨。”

三日月宗近说完捧着茶杯小口啜饮,药研应了声继续说了下去,“这次出阵命令是两个本丸一起,安藤大人说是由审神者渡边隼提出的,也就是现在排名第一的审神者。”

藤丸立香拆开了信封,里面只写了集合地点和出阵时间,连阵地都没写明。

“太胡来了!”狐之助叫起来,“没有阵地要怎么进行队伍配置!我要上报!”

少年抬手把它从头摸到尾巴尖的安抚了下,“没用的,他既然能越过规则让这个本丸出阵,你觉得那些工作人员会听你的报告吗?”

“可是……”

从药研的称呼近疏就能发现,渡边隼好像针对这个本丸做了不少事,而且在会议室的时候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击他,真以为自己能赢了?

他都要怀疑渡边隼究竟有没有仔细搜索鹿岛千绪了,按照狐之助的说法,他是在会议上主张刀剑让渡的主力。

藤丸立香站起身,狩衣的下摆随风轻微晃荡着,黑发衬得少年皮肤郁白,他在微笑,蓝色的眸子却一眼看不到底。

“既然对方都已经这么盛情了,我们也得给他个回礼才行。”他一边往自己房间走一边吩咐道,“出阵人选你们自己定吧,早上在本丸门口集合。”

两位刀剑男士面面相觑,药研跟着追了上去,才走了几步,审神者的话顺着风被送了过来。

“不用担心,胜利必定是我们的。”

“哎呀呀这可真是……”三日月宗近捧着茶杯,一弯新月悬停在眼底,“药研,拜托你让大家去准备好御守·极。”

“好,不过大将对我们好像很疏远,之前收下粟田口的名字也是因为无法拒绝一期哥和不擅长应付大哭的乱,忽然要出阵恐怕太勉强了……”

“所以,这次要出阵的人选必须有二度碎刀也要保护主人的觉悟。嘛,算我一个吧,这个时候身为爷爷就要以身作则呢哈哈哈。”

狠话是放出去了,但是狐之助的心一直放不下来。

它蹲在藤丸立香的肩上和他小声的说着悄悄话,“首座大人已经说过了,您最好不要使用圣剑,不然会掉进空间漩涡,到时候不知道会到哪里去…”

少年用手指绕着它的毛玩,态度散漫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渡边隼也是看准了这点才会要求我和他一起出阵吧,是想要给我个下马威?还是打算让我和鹿岛千绪一样消失?”

小狐狸打了个颤,它从来没有想过这点,难道原审神者的消失还有这样的内幕?

“别紧张,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藤丸立香笑道,“他那个级别的对手,用了才是对圣剑的侮辱。对了,圣剑的情报有多少人知道?”

“认出圣剑的只有安藤大人,并且这件事已经被首座大人列为最高机密了,对于那天在场的审神者也用了言灵,所以您不用担心。”

在迦勒底的时候,为了和所有从者进行配合战斗,他可是吃了不少苦头。

英灵们也拼尽所能教给了他很多技能,虽然因为本身资质的问题,只学了些皮毛,但对付一个神官绰绰有余。

藤丸立香完全可以自傲,自己是师承整个人类史的挂逼。

得知第二天要出阵的本丸一夜无眠,付丧神们因为挂心出阵同伴和审神者的安全,而少年则是因为要学召唤用的手印。

早上七点,本丸门口已经站了一小群人,藤丸立香看见一期一振正在帮药研整理药品并叮嘱他要小心。

等他走近了,作为队长的三日月宗近为他介绍了下队伍成员,分别是大太刀萤丸、太刀一期一振、短刀药研藤四郎、打刀长谷部压切以及纯白的、某个十分眼熟的付丧神。

藤丸立香下意识跳开,警惕的看着他,鹤丸国永怎么会在这里?

他设置了结界,除了本丸人员以外,没有人能进来才对。

“这个反应真让人伤心!”鹤丸国永痛心疾首,“我一次都没有捉弄过主殿才对,为什么见到我却是这样啊!”

一干付丧神:……你还知道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