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40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在那一大堆复杂的数学物理化学符号中,少年不知不觉间陷入了梦乡,袖子里藤四郎们送来的护身符上,净化的灵力在缓缓的涌动着。

……

“前辈、前辈!跑起来,我们不能停在这里!”是玛修的声音,她的声音里有压抑不住的慌乱,饶是如此,她依然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可是……

视野剧烈摇晃着,他的手被女孩拉着,两个人在燃烧的森林中艰难前行着。

“我会付出自己全部的力量来保护前辈!只要从这里出去,他们就追不上了!”

但是……

他们的力量太弱小了,失去了强大的支援后,如同折去了双翼的鸟儿徒劳的寻求着撕破囚牢的方法。

不可能的。

——尚且可以说,命运如此。

身后是魔术协会的追兵和闻讯赶来的赏金猎人,风在耳边呼啸,卷曲的火舌燎烤着他裸露在外的皮肤。

能用的手段已经用尽了,至少要让玛修逃出去!他在心里暗想。

然而,那只是带着天真色彩的妄想。

少女张开了双臂,有如展翅朝死亡飞翔的鸟儿,艳丽到刺眼的红色,铺散在他身体各处。

猎人就站在他们面前,嘴角是狰狞的笑容,“捉迷藏的游戏结束了,反正只要带回你的魔术回路就万事大吉。”

“前、前辈……”玛修努力的抬起了手,想要为他擦去眼泪,血染在了少年的脸颊上,在奔涌的火光中,如同泣下的血泪。

“谁都好,谁都可以,只要能救玛修!”

但契约已经被切断,没有人出现在他面前。

“求求你们了…谁都好,求你们了……”

触目惊醒的伤口几乎贯穿了少女的整个身体,她的血顺着衣衫浸湿了周围一小片土地。

他抱着女孩慌张的想要用手去堵住那可怖的伤口,又怕弄痛了对方,最终不禁哭出声来,“抱歉…抱歉……玛修……”

“啧,从刚刚开始就吵得要死,赶紧去死吧,我好去交差了。”

双肩被戏耍似的贯穿,内脏也有出血的情况,死亡小姐端坐在他的身边,正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他,想要看看这个将死之人还想要做点什么。

“请聆听我的声音…”他挣扎着把手搭在了玛修的盾上,上面立刻留下了鲜红的印记,少年的嘴唇抖动着,哽咽到难以说出完整的音节,“我自知身为……微末之人,擅自使用依靠同伴才获得的奇迹……实在卑鄙无耻,但、但是……”

但是玛修是没有错的,迦勒底的大家是没有错的。

“如果、这就是我的人生,我毫无怨言……至、少…让玛修活下去!最后……要是再……”双唇嗡动,悲恸的声音在乞求奇迹,“我、恳求你们,七之圣杯啊……为了这悲愿,我愿意献上我所有的一切!”

心脏被贯穿的刹那,他吐出了一大口血,眼睛却死死的盯着盾牌,里面存放着迄今为止他和从者们的回忆,是他用双脚丈量过的七个特异点。

然而,没有回应。

猎人嘲笑道:“你以为你能带出圣杯那种东西?什么救世主啊,真是可怜,喂我说你,后悔吗?”

火势蔓延了过来,从他的手指出开始灼烧,在那难耐的痛楚中,少年眸中是熊熊燃烧的火苗。

他什么都没有了,救世主没有拯救任何人,那是绝望在散发着光芒!

“既然圣杯都拒绝听从我的愿望,那么我就尽情的诅咒吧!化身为向……复仇的复仇者!不死不休!”

此为万物之始,其真名为「理」,以微末之躯将此高奉,以此身为代价。

七之圣杯终于散发出了光芒。

作者有话要说:重要的是第二个愿望,现在还不能解码

第21章丶手合定段

藤丸立香是被旁边的同僚推醒的。

首座大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一双眼睛瞪着他的方向,周围的同僚的视线有同情的有幸灾乐祸的。

少年直起身擦去眼角的湿意后,镇定的对上首座的视线。

首座严肃的沉下脸:会议睡觉这么不给我面子?

藤丸立香略微睁大了眼,一双蓝眸极为无辜:看见这个宝具没有,我可以放着玩的。

首座:……

中年男人哽了瞬间,然后恢复了开始的侃侃而谈。

少年松了口气,梦中被贯穿的肩膀还在隐隐作痛。啊、不对,那不是梦,是真真实实的发生过的事情。

他的终焉。

冗长的会议结束时,明显的能听到所有人不约而同的舒了口气,各自揉了揉酸麻的脚准备回自己的本丸休息,顺便准备赛事。

这种赛事的奖励与排名成正比,要想得到越丰厚的奖励,那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

藤丸立香几乎是扶着墙出去的,旁边穿着十二单的女审则是被自己的近侍贴心扶着小步行走,还有甚者直接被公主抱回去。

看得一干男审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但他们谁又不肯也让自家近侍这么做,免得被说成娘炮。

千子村正大老远的就迎了上来,他瞥了眼那些女审和近侍亲昵的模样,转而问道:“huhuhu……主殿要是走不动,我乐意效劳——不是,您能不能放我下来?”

他还没抱起少年呢,就被对方一个反手直接公主抱了起来。

周围男性同僚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有的近侍是短刀,顿时也不甘示弱的抱起,那些近侍是太刀、大太刀甚至是薙刀的男审满脸绝望。

你们这么玩,很容易没有朋友的。

两人以这副模样回到本丸的时候,顺理成章的引起了骚动。

“你们这……”

“主殿你快放他下来吧,他快羞到碎刀了!!”

千子村正:“你们闭嘴!这是主殿痴迷于我妖异的魅力!!”

“……”

“你们拔刀干什么!痛!”

忽然松手的少年若有所思的看着落地的千子村正,喃喃自语道:“千子村正落地了,千子村正什么时候落地呢?”

正在摸痛处的打刀停下了手,一脸惊恐的对其他刀剑男士说:“……喂,你们快来看看,主殿是不是被我压疯了?”

本丸里新的一轮掐架由此开启。

藤丸立香早就退出了血雨腥风的包围圈,狐之助跟在他身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他们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少年敢肯定小狐狸有事情瞒着自己。

“说吧,什么事。”他停下脚步,“这里没有人,你可以放心。”

“呜……不,没什么…”

“真的?”少年狐疑的反问了句。

“…嗯!”

藤丸立香受邀出去开会以后,狐之助正在本丸待机,忽然接到了消息让它去本部升级下数据包,以辅助审神者进行接下来的定段赛以及之后的出阵。

它去的时候正值大会解散,小狐狸的身体在汹涌的人流中被挤得找不到方向,等回过神来时,已经到了陌生的走廊。

狐之助正要打开地图寻找自己的位置,身体忽然腾空——被一双温暖的手抱了起来,对方惊喜道:“你是千绪的狐之助吧?”

每一只狐之助都可以更换主人喜欢的花色,就拿它来说,在它的背上有一个特殊的勾玉形状,那是鹿岛千绪设置的花纹。

它回头,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顿时眼泪汪汪,“安藤大人!”

“好啦好啦,你怎么在这里?”她问。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