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52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如若有必要,他随时可以从人类转化成英灵状态。

“谁……救、我…”

耳边忽然响起了微弱的声音,细到难以察觉,像是一根蛛丝在风雨中的岌岌可危,藤丸立香对着判断好的方向放了个照明术。

他这才发现那腥臭味的来源,在自己脚下本就是一片血泊,有少量的衣物散落着周围。

少年往前走了几步,在照明术的边缘好像有某种庞然大物盘踞在那里。

在意识到自己面前是什么后,蓝色眸骤然缩紧,白花花的肢体虬结在一块被搭建成了各种形状,内脏器官都被处理过了当做上好的装饰品点缀其间。

他们、不,已经只能被称为它们了,因为那早已超越了活人能达到的形状。

在那人体旋转木马的底层边缘,他找到了个还未断气的小家伙,刚刚出声求助的应该是她了,但……

藤丸立香的心沉了下去,她的脸上悬挂着两个黑黢黢的窟窿,眼球不见踪影,身体被破坏得极为巧妙,可又不至于立刻死去,天知道她这样努力撑了多久。

指尖抵住了小家伙的头,魔力在聚集,他想要释放治疗的魔术帮她延缓一下伤势,至少在他探明离开的路之前,让她能活下去。

然而,在他的体温通过指尖传递过去后,小家伙的空荡荡的眼眶里涌出了眼泪,她费力的咬出个音节后变得悄无声息了,“…谢……”

他身上还穿着审神者的白色狩衣,此时早就被血侵染出了艳丽的纹样。

藤丸立香用手摸了摸小家伙的头,柔声道:“晚安,做个好梦吧。”

送走了她后,少年抿着唇一言不发绕着那些尸堆行进来确认情况,通过扫除看守这里的海魔,他变得能肯定这里是哪里了。

令人毛骨悚然的尸块和海魔,除了那对变态主仆还能有谁?

藤丸立香在四周的柱子上写下了卢恩,还没到发动的时间,地面就传来了微微振动,由两头壮牛拉着的战车几乎是眨眼之间就抵达了他的面前!

伊斯坎达尔及时注意到了里面的情况,壮牛的蹄子擦着少年的身体落了下去。

“小子,你怎么在这里?余还以为我们才是第一个呢。”他说着眯起了眼睛,虽然从saber那里听说了关于少年是英灵的事情,但亲眼目睹还是让他觉得……心情复杂。

比起把藤丸立香招揽进自己的英灵军队,他还是觉得少年能够身为人类活下去更好,生命可是宝贵的东西,好好享受不是坏事。

韦伯看见他后,第一时间跳下了车,动作快到rider都还没来得及抓住他的衣襟,青年朝他跑去,“藤丸,你……”

“别过来!”少年想也不想的说。

韦伯也有些生气了,他是在关心这个神出鬼没的家伙啊!还有几天不见那身衣服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嘛!”他嘟囔着往前走,忽然感觉到了异样,青年低头,脚下的血泊清晰的映照出他的模样,再抬头,他窥见了藤丸立香身后的东西。

韦伯的牙齿都在战栗,他连连后退了几步,下脚重得踩起了血花,照明术消失之际,他听见少年无奈地说:“我都让你别过来了。”

“这里……这就是caster的工坊…”

“走吧。”

“可是…”

藤丸立香偏头瞥了他一眼,那是冷到了极致的眼神,“现在找到caster还来得及。”

从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出来,冬木市夜晚的上空有着清冷萧索的味道,或许是刚刚目睹了那等让人胆战心惊的场面,一向话很多的韦伯抱着rider的披风尾巴不漏半点声音。

伊斯坎达尔一边驾驶着神威车轮,一边用余光瞥着藤丸立香,少年刚刚用卢恩魔术烧了caster的工坊,身上肃杀的味道还未彻底褪去。

“小子,你也要圣杯么?”

他抬眸,眼中的略微消退了点,“这个问题该我问你们吧,明明以前都对圣杯没有什么大兴趣,现在却在这个地方争得你死我活。”

“余不一样!”伊斯坎达尔爽朗的大笑起来,“余一直就想要圣杯,多几年生命来征服这个世界,想想就让人觉得热血沸腾啊!”

“笨蛋。”披风里传来了韦伯的嘟囔声,“刚刚看过那种情形,你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rider伸手在他头顶揉搓了下,“余虽然大笑,并非因为心中没有悲伤,愈是悲伤愈要打起精神前行。”

三人在冬木搜寻了一圈没有发现caster的踪迹,只好无功而返,倒是伊斯坎达尔自己出声邀请藤丸立香和自己一块回去。

少年思索片刻后同意了,他已经问过了韦伯,从他离开到回来,冬木仅仅过了一天时间,要是回到酒店,说不定会被吉尔伽美什发现。

一想到那个金闪闪的家伙,他就觉得一阵头痛,一言不合把人扔到异世界也太过分了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