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53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韦伯这几天除了搜索caster的消息以外,还时常到教会去看望肯尼斯,从神坛跌落的教授脾气收敛了许多,像是知道了什么一直在向他灌输自己毕生所学。

青年问其原因时,肯尼斯却露出了他一贯的高傲的笑容,让他爱学不学,不学滚蛋。

冬木维持了一晚短暂的平静很快就被打破了,从河川那边扩散开的汹涌魔力恨不得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

等伊斯坎达尔他们赶到时,河畔已经站了两个人。

看到藤丸立香从战车上跳下来的时候,爱丽丝菲尔忧心忡忡的脸上才拥有一丝笑意,“你没事真是太好了,那天城堡之战我没有找到你,saber说…”

阿尔托莉雅也出声了,她轻描淡写的把这件事情抹了过去,“爱丽丝菲尔,先和rider讨论下对策吧,那个东西我们没有办法单独对付。”

“啊、是!”银发红瞳的女人点了点头,转而和韦伯相互分享情报。

少年踢开了脚边的小石子,知道了他是英灵,却直接绕过了他去商讨战略,她是不想让御主知道这件事情吗?

在他思考骑士王的心理时,韦伯的声音传了过来,“对了,藤丸,你知道caster是打算做什么吗?那种程度的魔力,怎么看都不是玩玩而已的小魔术。”

“螺湮城教本可以召唤异界邪神,如果那个东西完全降临的话,我们都得死在这里。”藤丸立香回过神来解释道,他身为迦勒底的御主,对从者们的宝具十分清楚的。

爱丽丝菲尔不禁捏紧了拳头,想要对付水中的敌人,首先在行动上就有限制,“那要怎么做?我和saber会全力配合你们。”

少年盯着她,缓缓吐出几个音节,“戳爆他。”

“……”

“……”

流光飞舞,『英雄聚集之地』出现在他手中,藤丸立香的视线锁定了河中正在翻滚的巨魔,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嫌恶,“是我的大意了,当时就该直接解决掉他的。”

“这个气息……”爱丽丝菲尔睁大了眼睛。

韦伯喃喃自语,内容与她的如出一辙,“…是从者?”

在水中进行召唤仪式的caster注意到了岸边的存在,他对他们深深的鞠了一躬,语气狂傲的说:“宾客已至有失远迎,就算是你也无法阻止我,就尽情的加入这舞台吧!哈哈哈哈哈——”

那笑声截然而止,巨大的海魔从河川底部跃起,一口吞没了caster!

“干嘛那么着急着退场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少年抱怨了句,蓝色的瞳逐一扫过在场人员,继而用轻松的语气说,“从现在开始,我正式参加圣杯战争,想要和我战斗的尽管放马过来。”

突然多出来的从者让御主们有些懵,特别是韦伯,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同学兼室友居然是英灵什么的……

写小说呢?

经历了良久的沉默之后,没有人对他举起武器,藤丸立香松开了拿着盾的手,金色的光点从盾中升起,“此为万物之始,其真名为「理」,以微末之躯将此高奉,以此身为代价…!回应我吧,圣杯!回应我吧,命运!”

在涌动的夜风中,披风的绒毛遮住了少年的小半张脸,唯能清晰看见的是那双沉静的眼眸,他手里的旗帜招摇的晃荡着,漆黑的盔甲包裹着身躯,腰上悬挂的十字剑上有嗜血的暗光。

那是龙之魔女持有的宝具,饱含着热切的憎恶和愤怒。

“噢噢噢——!这就是我渴望的圣处女的姿态,多么威风凛凛,多么漆黑!”吉尔·德·莱斯兴奋的声音从河面上传来,“马上、马上我就为您送上至高无上的盛宴!龙之介哟,你看到了吗,我的悲愿,我的圣女,现在就站在我的面前!”

少年牵了牵嘴角,扯出一个厌恶的笑容,“很早以前我就想问了,你到底是怎么认人的?那双眼睛毫无用处的话,赶紧扣下来换成脚吧,起码你还能用它来多数十个数。”

caster爆发出尖叫,巨魔的触手拍打着水面,激起的风浪吹拂着岸上的众人。

那随风舞动的衣衫开叉之下,隐约可以见到介于短裤和腿部盔甲之间的小片肌肤。

韦伯欲言又止,最后咽下了那句话。

……太白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我沉船了,已经和旧剑saygoodbye。放百级310的圣处男出来给大家看看。

和太太们投骰子,投到了七千,只能明天更新了。

我通宵了两天码字太困了,今天又过十二点更新,我是小狗,汪TAT

每条留言我都有看,就是回复慢……而且网页版回复多了以后JJ就不让回QAQ

第27章丶河道血战

肉眼可见的瘴气渐渐从河道里溢了出来,远远的已经能看到一些被吸引过来的人群。

“可恶,这样下去我们会暴露的。”韦伯把眉头皱得紧紧的,倒是有几分像日后那个叱咤迦勒底、加班no.1的军师。

伊斯坎达尔摸了摸下巴,用商讨的语气问其他两位从者,“余现在姑且能够断言你们要和余一起讨伐caster吧?”

“是。”阿尔托莉雅答道。

藤丸立香微微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个亲手结果他的机会。”

从者们默然,从某种角度来,他们并不希望由他来做这件事情。

“caster就交给你们了。”韦伯一边往岸边的人群方向跑一边喊道,“爱因兹贝伦也一起过来吧,我们有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可以做!”

三位从者聚头,征服王想了想问:“我的战车可以在空中行进,骑士王也有湖之仙女的加护,小子你打算怎么办?”

“你能把我载到那个东西的正上方吗?只要靠近点,我就有办法。”少年问,只要能够接近对方,他可以使用令咒达成宝具连发,就算caster在巨魔的最深处,他也有自信能够把这个人扒出来。

“可以是可以…”伊斯坎达尔思考了下,爽快地答应了下来,“既然这样,就让余和骑士王为你开路吧!”

阿尔托莉雅点了点头,仍然嘱咐道:“立香,虽然你……不、要小心,如果无法破坏caster的宝具,立刻告诉我们,我的誓约胜利之剑会掩护你。”

她还没有习惯少年的英灵身份,离别仿佛还在昨日,今朝便已不同。

虽然事先已经做好了计划,可当他们进入战场的时候才发现,战斗环境明显要比他们想的艰难。

数不尽的触须从水下伸出来,位于上空的rider驾驶着战车穿行其中,时不时降下神雷破除威胁。

他们还算尚且有所余裕,在水面作战的阿尔托莉雅的处境则更为艰难了。几乎所有的正面攻击都是朝着她去的,几番交锋下来,以尊严和荣耀挥舞着武器的骑士气喘吁吁。

而藤丸立香仍然没有找到机会下落,在没有确切的估算下,他只能做好自己的第一次宝具破开巨魔厚厚的外壳,第二次破坏掉caster宝具的打算,所以在此之前,只能依靠另外两人替他制造机会。

在远处的游艇上,卫宫切嗣点燃了一支烟,零星的火种在黑暗中格外抢眼,他猛吸了一大口,烟草辛辣的味道刺激着神经。

狙击镜中的saber似乎打算释放宝具,黄金的光辉从长剑上散发出来,不仅是剑,在河面上、芦苇丛中、甚至远处的大桥,金色的光点在响应她的呼唤。

他明白saber想做什么,但是……不行。

别的从者还好说,让他最觉得忧心的是远坂时臣的从者,以及那个时钟塔的少年,算起来他们之间还有旧仇。

要是等saber毫无招架之力的时候来个反目成仇,他就输了。卫宫切嗣叼在嘴边的烟不知何时已经燃烧到了尽头,他也终于下定了决心。

为了这场战斗,他付出的太多了,不管用怎样的手段,他都想要赢!

一道鲜红的咒痕漂浮了起来,在黑暗中隐隐发光,“我以令咒之名命令你,saber不许对caster使用宝具。”

“嗯?怎么回事?”rider从上方发现骑士王的宝具发动中止后,不禁发出了困惑的声音,“令咒吗…?没想到她的御主竟然是这种畏缩的性格,难为她了。”

没办法,为了保存力量,三人不得不暂时从巨魔身边撤退。

前去疏散围观群众的韦伯跑了回来,“怎么回事?saber的宝具……”

阿尔托莉雅握紧了剑柄把头撇向了一边,再仔细看能发现她的肩膀在微微颤抖。

为何、为何要这么做?卫宫切嗣这个男人不可理喻!

伊斯坎达尔伸手阻止了御主的继续追问,一向乐观的他远眺着河中巨物不禁叹了口气,“看来光是我们三人的力量不足以……”

空旷的上空响起了高傲的声音,“哦?没有本王你们连那等丑陋的家伙都打不下来吗?这么丢脸赶紧滚回英灵座吧。”

rider一拍手,“呜喔!金闪闪的家伙来得正好!余记得你有可以飞翔的宝具对吧,有那个的话,小子也可以在空中作战了!”

吉尔伽美什现出身形后轻哼了声,艳丽的红瞳转向了那个包裹在漆黑铠甲中的少年,“如果你真心实意的恳求本王,让你站上王之御座也不是不行。”

“那就拜托啦,吉尔伽美什大人~”藤丸立香双手合十,冲他甜甜一笑。

“……”男人静默了几秒,总觉得有点不太爽,但又吐不出来,只好大手一挥,“…算了,允许了。”

少年把手放到背后冲他们做了个搞定的手势。

你还是那么好搞定啊,在场的从者不约而同的在心里吐槽道。

吐槽归吐槽,有了吉尔伽美什的援助,他们心里都安定了不少。

黄金和翡翠相间的王之御座在云层中穿行,藤丸立香握着旗帜站得远远的,总觉得英雄王的目光就像两把枪,正在一点一点的往他身上凿窟窿。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