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65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如夜的盔甲包裹住了藤丸立香的身躯,他眯起眸子,眼中是冷冽蓝色光芒,“你会做这种事,说明我不是被你召唤出来。”

“没错,你不是被冬木圣杯召唤的英灵,而是以我为锚点把你吸引过来的。”幼女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吐出了与之前相同的话语,“我没有固定的形态和人格,这个模样也是在你的期许下诞生的。我是钥匙,是你的最后一片拼图……亦是你的敌人。”

“原来御主喜欢这种类型吗…?”安哥拉·曼纽若有所思。

“我不是我没有好吗!都说了我不喜欢幼女了!”

他拍了拍藤丸立香的肩,“这种事情男人都清楚嘛,不用多说了。”

“……烧了你哦。”

吉尔伽美什的王之财宝已经最大限度打开,远坂时臣对此没有异议,反而还用令咒实行了强化。

孤高的王扯了扯嘴角,“只要知道是你干的就够了,杂种。”

铺天盖地的宝具被弹射了出去,幼女身后的骑士王立刻动了,从剑身上放出的锐利魔力直接抹消了一小片武器。

其他的则被法阵中涌动出来的黑泥吞没,地面在摇晃,黑泥就像是得到了一个释放口,源源不断的从幼童的脚下冒出来,很快就充盈了地面。

那和在乌鲁克即将毁灭时见到的场景一模一样。

“哎呀不好了!”安哥拉·曼纽咂了咂嘴,“我的大部分被她夺走了,现在操控此世之恶的人是她。”

藤丸立香不禁攥紧了手中的武器,心脏紧张的鼓动着,他脑子里面一片浆糊,只知道如果这里的东西被释放出来,世界会遭殃。

一只手攀在了他的肩上,是吉尔伽美什,他眼睛盯着悬崖下面,话却是对他说的。

“不要迷失方向了,蠢材。”

“大哥哥。”幼童一面可爱的笑着一面朝他伸出了手,用引诱的语气呢喃道:“如果不满的话,就来净化我吧净化这个圣杯。身为Sa|ver的你,只要动动手指就能做到了。”

……

那是花树盛放的平原,宁静优美的景致放在星球任何地方都会令人趋之若鹜。

但在边境线上徘徊的黑影们正跃跃欲试的想要突破仅有两人的防线,侵入并玷污着这片纯净之地。

粉发的少女“呀”了声,手中的十字剑应声而落,无穷无尽的战斗让她的脸上有了疲惫的神色。

“抱歉啊玛修,现在还要你帮忙。”梅林扫光了自己面前的黑泥后对她说道,“稍微休息下也无妨哦。”

“不,不能让这些东西进来。”玛修勉强的用剑支撑起身体,紫瞳里面盛满坚决的神色。

她现在没有办法在现实帮到前辈,起码…起码要守护住这里,只要不被沾染,救世主迟早会归来。

在击退了这波黑影的进攻后,花之魔术师用手托着下巴凝视虚空半晌,最终笑了起来,“因为命运的纠缠,所以净化灵力的威力也增强了么?哎呀,没想到竟然强到能稍微净化此世之恶的地步了呢。嗯,不过,是好是坏现在还不能断定。”

“诶?”玛修不明白他似是而非的话语是在指什么,但从那副轻松的态度来讲,大概是好的方面居多吧。

想到这里她也不禁露出了笑容,最近这里污秽的东西开始逐渐减少了,它们对前辈的影响也在减弱,只要继续保持这片精神领域的洁净,他的胜算也就越大。

“话说起来,梅林先生,您不是一直标榜自己是旁观的妖精先生么?为什么还要帮忙呢?”玛修问。

这段时间里,梅林告诉了她很多事情,他是世界的见证者,也见证了少年的末路。

那些故事起初是悲伤的,是令人扼腕的,可是魔术师的描述下,渐渐的,玛修看到了一缕生机从命运的焦土里生长出来,它汇集了无数心愿茁壮成长。

就在不久前,梅林向她诉说了最后一个故事,那和说给妖精们听的不一样,他这次放弃了旁观者的位置,打算用参与者的角度来重新描绘救世主的故事。

魔术师爽快的答道:“事实上我不懂人类的感情啦,顶多是模仿着名为情绪的东西在行动。所以一开始只是我的好奇心而已,没想到他会坚持到这个程度——已经到了足以打动梦魔的地步,真是了不起啊。”

一丛丛花朵在他脚下绽放、消失,宛如他观测过的无数个世界的命运。

“他在困难和痛苦中前行的那份姿态实在是太耀眼了,让我也忍不住提起了兴趣,想要知道他会开出怎样的花,拥有怎样的果实…嘛,不管怎么说,他可是我们的御主啊。”

玛修挂着微笑,重重的点头,“是,前辈是无可替代的!”

“对啦,与他那无穷无尽的战斗相比,我们这样只不过是九牛一毛呢…我差不多也该出发了,这里交给你一个人也可以吧?”

少女肯定的答应说:“嗯!没问题,请放心的全部交给我!”

“嗯嗯~有干劲是好事。”梅林笑着远眺地平线,用如梦般的语气说,“稍微再坚持一下吧,马上就是见面的时候了,立香君。”

这一次,必将是你的胜利。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