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67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执行官手攥得紧紧的,几乎要捏爆手杖的顶端。站在他对面的阿尔托莉雅抬起眸,英气的脸庞上只剩下如风般的战意,誓约胜利之剑被稳稳的抬起,笔直的指着他。

“试问,你是打算与我们为敌吗?”

面对传奇般的战力,执行官妥协了,审问改为调查。

房间内,圆桌骑士们站在少年的座位后,她也位列其中。

一张纸被执行官扔到藤丸立香面前,下秒钟,轮转胜利之剑轻轻点在纸上,和他还没来得及撤开的手指贴得分毫不差。

高文笑得阳光四溅,“能请你拿出身为绅士应该有的的礼仪来对待我们的御主吗?”

“……”执行官只好收回了自己的手,重新双手将纸张递到少年面前。

“高文你对人家礼貌一点啊。”藤丸立香小声嘟囔。

金发骑士的脸上几乎已经溢出了可见的太阳光辉,“御主,恕我直言,我没有直接将他的指节切下来已经是最大限度的礼节了。”

这……

她转动自己的眼眸,分明看到山之翁一脸肃穆的站在执行官身后,手中的宽剑似乎随时准备切下去。

看来高文卿的做法已经十分温和了呢……

在英灵们营造出的紧张气氛中,所谓的调查也提前结束了,但审查团回去后没多久就传来了魔术协会要求迦勒底遣散所有英灵的要求。

“抱歉立香,我总有不太好的预感。”达芬奇皱着眉说,“英灵们的消耗一直依赖着迦勒底的供给,也就是说如果这里被停止使用,你一个人无法负担起他们需要的魔力。”

“如果让大家来守住这里呢?”她率先问道,“我想,世间应该没有比这里的力量更厉害了…大概。”

“不是这样的,玛修。”藤丸立香解释道,“现在这个世界已经可以存续下去了,工作人员们的亲人们也存在着,如果拿他们来威胁…更何况,在经历了那么残酷的战斗之后,我们也没有办法要求他们再为我们牺牲更多了。”

“答案正确,不愧是跨越了特异点的御主!”达芬奇赞赏道,“假如我们不按照他们说的遣散大家,只要毁掉这里就可以立刻做到。不过,我们主动来做这件事情的话,还有些许转机。当然啦,从迦勒底分离英灵这种事情就交给天才的达芬奇亲吧☆~”

在魔术协会的严密监视下,英灵们的契约被“全部”解除,并在第二天宣布对藤丸立香实行封印指定。

那是场恶战,双方互不相让,己方有英灵的力量,但敌方也有,一时间难解难分。同时,魔术协会还把迦勒底尚未撤离的工作人员全部抓了起来,要求只有一个——解除剩下的契约。

或许这就是命运讽刺的地方吧,在协会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后,迦勒底无一幸存,所有人的惨状被公布在通讯屏上。

巨大的伤口也贯穿了她的身体,她想现在的自己会显得十分可怖。

“对不起,玛修…”藤丸立香把她抱在怀里,手足无措的徒劳道歉。

快点逃哦,前辈。

她想这么说,但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他像是记起了什么,急切地叮嘱道:“再坚持一下,我马上救你、还有大家!”

面对沉睡在盾牌里的七个圣杯,少年许愿了。朦胧中,她听到了不甘的声音。

“如果是能够许愿的机器的话,为什么不回应我?是代价还不够吗?那我就交出自己的一切!求求你们,不管是生命也好,躯体也罢,所有我拥有的东西,都会为你们献上!”

她努力的睁开眼,视野中,圣杯只是寂静的浮在盾牌上空,纹丝不动。

“怎么会这样…”

眼前的场景使得他有了丝动摇,当纯白的愿望其中一角染上异色时,因果随之产生了扭曲。

……

再睁开眼睛时,她已经身处这片净土,旁边是花之魔术师梅林。

玛修不懂那个时候为什么圣杯没有立刻响应,魔术师这样答道:“那愿望简单且朴实却需要七个圣杯来实现,只因为那份羁绊的重量和容量无法用数字去衡量,发动也需要时间。”

“那前辈又是在和什么战斗呢?”

“纵然他修复人理的功绩还未被世界知晓,可英灵们记得,从某种角度来说,这就是救世主(sa|ver)的适性来源。”梅林拉下帽檐,遮住了自己的脸,“虽然只有片刻的扭曲,但已经足以诞生「恶」。作为救世主的光辉越闪耀,那份「恶」也变得更浓烈……他这次抛弃了自己的记忆将自己置身于棋盘上,大概是已经有了胜利的确信吧。”

她不明白,“可是这样做不是更加危险了吗?”

“哈哈哈哈,因为他除了自己以外,还有我们呀。正是对同伴的信任让他决定了这么做,立香君坚信着我们会引导他得到胜利……不过,之后的故事之后再讲吧。”

……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