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70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她尖叫起来,“帮我挡住,saber!”

反转的骑士王挡在了幼女的前面,枪尖的顶端没入了她的心脏,那苍金色的眸子里有一瞬间褪去了冷漠无情,她嘴唇瓮动,无言的说了什么。

尽管只是极快的瞬间,可藤丸立香捕捉到并读懂了。

作者有话要说:那个……今天……本能寺……你们……懂的……

第二更估计更不上了,今晚其他时间会进行抓虫。

数数我已经欠了三章更新了,慢慢补……【心虚】

第35章丶圣杯爆破

巨大的月亮悬挂在冬木的上空,惨败的月光投射下去,为万物笼罩上了一层莫名的悲哀。

“爱因兹贝伦,你感觉怎么样?”韦伯半跪在一边,断断续续的低声□□从女人口中流落出来,他搜肠刮肚半天,也没想到怎么帮助小圣杯减轻痛苦。

爱丽丝菲尔的额头上满是冷汗,她纤细的眉头蹙在一块,姣好的面容上满是苦痛,她深吸了口气,安慰旁边的青年说:“没关系…我是人、造人,能够切断内部的痛感,怎么样…这样很了不起吧?”

“笨蛋啊!都什么时候了,现在怎么还有心情说这个!”韦伯顾不上自己和对方的身份差距这么直接的埋怨起来,他扭头冲驾驶着战车的rider问道,“还有多久?”

战车在建筑物之间行进,伊斯坎达尔的表情十分凝重,他和韦伯都对冬木不太熟悉,一时半会儿想要找到接头的久宇舞弥显得格外困难。

“小子,你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韦伯烦躁的弄乱了自己的头发,忽然灵光一闪,肯尼斯逼他记下的魔术里面,刚好有应对这种情况的。

久宇舞弥蹲守在一处酒店的楼顶,这里视野开阔,是附近唯一一栋高楼,很好的杜绝了狙击的可能性。

对于卫宫切嗣的命令,她从来没有质疑过,她所做的即是完美执行。

所以当神牛拉着的战车降落她面前时,女人连眉毛都没有抬一下,她要做的仅仅是保护爱丽丝菲尔。

在对方的帮忙下,爱丽丝菲尔被安置在了酒店房间里,床已经被移开,地面上用水银刻画了魔法阵。

“放在中间就可以了吗?”韦伯问,“等下我们还要回到柳洞寺那边,你一个人不要紧吧?”

久宇舞弥点了点头,作为感谢,她将夫人持有的电话送了出去,并站在窗边送别那对主仆的离去。

就在这时,爱丽丝菲尔剧烈的挣扎了下,红瞳猛然瞪大,紧接着原本微弱的气息断绝了。

她心里一惊,连忙蹲下呼唤道:“夫人?”

连续几声都没有人应答,倒是外面传来了鞋跟碰地的声音,剧烈的危机感瞬间扑向她,女人立即从隐蔽处拿出枪严阵以待。

门被人干脆利落的分成几份,看清来人后,久宇舞弥发问道:“教会的神父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言峰绮礼迈着稳健的步子,一步步逼近她,“我听到了圣杯的低语,那是神给予我的启示。”

久宇舞弥本想带着爱丽丝菲尔逃走,谁知往后摸的手扑了个空,原本她躺着的位置空无一人,唯独留下了只金色的杯子。

“吾师想要阻止我,那个男人尽管精通战略和计划,但在别的方面却如同幼子般稚嫩,十分可惜。”他抬起手,指缝中有血色凝固的痕迹,“所以我遵照了圣杯的命令,用御主的生命来代替从者回归的力量,不完全的开启小圣杯,让她诞生。”

饶是经历了无数残酷战场的她不禁有了错愕的表情,“你疯了吗!”

言峰绮礼连表情都没有变动,黑键出现在他手中,“美丽之物为何,丑陋之物为何,都乃人类的自行界定。”

月亮越升越高,原本皎洁的光辉被血晕替代,万物为之萧瑟。

韦伯很快注意到了在空中浮现出的不详的孔,浑浊的魔力在里面蠢蠢欲动,他下意识缩了下肩膀,又立刻鼓起勇气拍了拍从者的披风,“rider,你看那个。”

“不太妙。”后者查看了下后答道。

恰逢这时手机铃声响起,他接起来才发现那端是卫宫切嗣。

男人也没想到接电话的是他,短暂沉默后,他为韦伯揭露了大圣杯的真实,“爱丽…不,现在已经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了,那个孔你看到了吗?如果让里面的流淌到地面,它会以破坏的形式重置这个世界。”

卫宫切嗣希望他能想办法,同时自己也打算尽力做一些事情。

电话就此挂断,听完全程的伊斯坎达尔重重的拍了拍韦伯的肩膀,给予他一个爽朗到了极点的笑,“小子,就像你之前在河畔做的那样,尽量让人们离开这里,剩下的交给余来做。”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