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71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韦伯懂了他的想法,如果是用固有结界暂时包裹住那个孔的话,大概能争取到一些时间,可是这样一来,rider就……

“可是你不是为了圣杯才回应我的召唤吗…”

“虽然没有得到圣杯让余心有不甘,但这种情况下还要夺去那种东西才是本末倒置了。”男人收起了笑容,粗犷的脸上浮现出了温情的神色,“只是短暂的几天,你的成长已经不可估量,作为余的御主,就让你看看余最引以为傲的军队吧!”

韦伯被他放到安全的地方,青年匆匆用袖子抹去了眼泪,然后伸出手说:“我会用令咒帮你的,尽可能多的争取时间吧!”

伊斯坎达尔最后摸了次他的头顶,战车缓缓离去,风留下了他的话。

“这才是我的战友!”

……

藤丸立香还没有来得及思考为什么阿尔托莉雅会透露给他情报,那边由于骑士王的败北,幼童的力量出现了波动。

剑戟从黑色的海洋中脱胎,它们首先削断了握住她脚踝的手臂,然后朝少年的方向进军。

藤丸立香打退了这波攻击后,抽身退回到梅林身边道:“明明已经打倒了从者,为什么她反而更强了?”

“嗯嗯~是意外的惊喜呢。”

“……”少年一把揪住了魔术师肩上的勋带,“从刚刚开始你就超级可疑,发信号之前也没有给人做准备的余地,要是我没有领会到你的意思怎么办!”

梅林面对这样的责问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他伸手在藤丸立香的头上揉了揉,“不要这么紧张呀,只要是你,就一定能领悟其中的含义。换而言之,你不是一直都这么相信着我们么?”

吉尔伽美什瞥了他们一眼,不太爽的用手指勾住少年肩上的锁链,把他带到自己身后,黑红的乖离剑被取了出来。

“对了,吉尔伽美什王的宝具是绝对NG的,那个威力范围太大了,打坏了大圣杯的魔法阵会直接释放出她哦。”

藤丸立香把手搭在英雄王握剑的手上,诚恳的说:“那还是我来吧,王,你能再帮我一次吗?”

吉尔伽美什的红瞳映照着他坚决的模样,微顿后,他哼了声,“这副努力的样子倒值得本王嘉赏,宝库之门会为你打开,不过胆敢受伤,本王绝对会让你后悔的。”

“这个时候就别这么严厉了吧!?”

“哎呀哎呀。”旁边的魔术师笑眯眯的,看热闹不嫌事大,也不知道在感慨些什么。

在达成一致后,大空洞内的气氛倏然紧张起来。

“你们说够了没有!”幼童恼羞成怒,愤恨的质问少年道,“为什么你就不肯乖乖的去死呢!这份无法生存下去的绝望,就让你再度回顾一次!”

黑泥翻滚着涌上来,在吸收了阿尔托莉雅之后,它已经变得相当肥壮,攻击也进化成了与巴比伦之门相似的形式。

吉尔伽美什用围绕在乖离剑上的风压断层扫荡掉黑泥,暴怒地说:“无礼之徒,本王的宝库岂是尔能随意复制的!伪物不堪一击,万死难以谢罪!”

他提高了宝库的精度和强度,使得幼童的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

“你已经收到阿尔托莉雅的消息了吧。”魔术师的声音宛若细丝在藤丸立香耳边响起,“那就开始行动,不要辜负了她辛苦得来的情报。”

少年微微睁大眼,像是在问他怎么回事。

“利用她需要吃饭和休息的漏洞,侵入梦里也不是件难事呢,而且迦勒底的骑士王始终是迦勒底的骑士王,这点还请御主勿要质疑。”

听了他的话,自豪及难过两种情绪交织在藤丸立香脸上,如果他没有被幼童蒙蔽的话……

梅林用法杖轻轻的敲了敲他的头,“现在不是悔过的时候,况且你也不需要自责,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乖离剑平砍的威力也是难以估量的,一片片黑泥被绞碎重新汇聚到泥海中。

“失策失策失策!”她狂乱的言语道,“我改变主意了,一定、一定要让你随葬!”

吉尔伽美什翘起嘴角,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他把乖离剑往前一送,原本压抑的力量骤然爆发,洞穿了泥浪对幼童的层层包围。

幼女的脸色变了,“什…!”

下一秒,少年清秀的脸在她视野中放大,蔚蓝的眸子里带上些许苍金的色彩,三条令咒从他后背浮起,像是某种古老仪式使用的繁复法阵。

十字剑捅进了她的左肩,剑尖碰到了碎片的所在,业火猛然顺着剑身烧了过去!

“不要不要!我不要!”被触及到禁区的敌人发出了尖锐的哭泣声,“我只是想要活下去!你不也一样吗?好痛、好痛啊!”

藤丸立香撇头吐了口血水,幼童的反抗让他受了些伤,湛蓝的眼眸里比起先前有了更加坚定的信念,“我是想要活下去,但不是以绝望的方式。”

她提起一侧嘴角,脸上的哀容忽然变得扭曲,“你……你只不过赢了这一回合罢了,别高兴得太早!”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