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77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脾气不太好这点,维弗深以为然。

身为这次骚乱的源头,玛利亚始终一言不发,蓝色的眸子蒙上了层重重的阴影。

那是贞德[Alter]最为熟悉的神情之一,失落、摇摆等一系列情绪混杂着交织着,成就了无与伦比的憎恨,然后堕入无间地狱。

事情发展本该是这样的,但很快金发魔女就把这样的情绪排除在外。

“维弗,你们先回去,我去村子里看看情况。”

她说完就带着使魔离开了,留下好友原地发懵,“我说玛利亚,你老好人过头了吧!”

面前变得空荡荡的,倒是梅林轻笑了声,“明明那些人打算把她送上火刑架,心里却还是关心着他们么?”

“没办法,那个家伙就是这样。”不过,很快魔女的好奇心代替了别的,“今天的生面孔真多,那边的魔女又是哪位?”

在少年暗中催促下,她才不耐烦的答道:“贞德……嘁,就先姑且这么叫我吧,不过,不要把我和那个傻到冒泡的圣女大人混为一谈。”

维弗迟疑了下,“圣女大人?你也招惹到教会了?”

藤丸立香为了把话圆过去,不得不开启了糊弄技能,“恰好同名而已。”

魔女和教会水火不容,把这点视作耻辱也是说得过去的。

“原来是这样!”维弗恍然大悟,“圣女的贞德和魔女的贞德吗?听起来就像是剧场一样,如果有幸见到那位圣女大人,我会好好观摩一下的。”

因为教会的打岔,她非常担忧没有如约赴会的同伴们,嘱咐了他们几句后就骑着扫帚离开了。

借着这个空档,藤丸立香也好好的给英灵解释了下目前的状况。

直到月亮升起,玛利亚才迈着虚浮的步子回到森中小屋。

她一路沉默着,原本洁净的脸蛋变得灰扑扑的,有被东西砸过的痕迹,甚至额角还有丝丝凝固的血迹。

“这是怎么回事?”少年问。

猫头鹰长长的吐了口气,无奈的说:“在那个村庄里面有玛利亚的朋友,但是现在已经……”

决裂了,藤丸立香在心里默默的为她补上后续。

金发魔女把头埋在自己膝上,嘴上却还支使着自家使魔出去侦查,“阿尔忒弥斯,你去看着里昂的女儿在哪里,那个神父不知道会不会把她当做魔女进行审判…”

“玛利亚——”

猫头鹰的话头直接被贞德[Alter]接了过去,看得出她现在很火大,“差点被人送上火刑架还这么优哉游哉,既然这么为别人着想,就赶紧别做什么法兰西的魔女了,去和那个村姑圣女搭伙吧!”

忽然出现的家伙这么平白教训一通,玛利亚也鼓起腮帮,“你又不明白…!”

“到底是谁没有尝过背叛和焚烧的滋味啊,天真的魔女小姐?算了,想要切身体会地狱的家伙是没救了,指不定到时候我会好心情的替你收尸,啊…忘记了,教会连骨灰都不会留下的。”

圣女的遗体被焚烧了两次,用来确保没有人能搜集她的骨灰并埋葬她。

玛利亚被激得一下站了起来,蓝色的眼眸与对方金色的双眸对上,一瞬间火花四溅。

藤丸立香大致明白为什么贞德[Alter]会这样说,火刑是她的坟墓,也是她诞生的摇篮,所以才会对玛利亚的松懈感到愤怒吧。

纵然是裹挟着复仇而来的漆黑圣女,不过基于贞德是个彻头彻尾的老好人,致使她在某些时候也会流露出这种委婉的关心。

在冬木大圣杯制造的虚假记忆中,少年体会过身体在火焰中融化的感觉,他抿了抿唇,拽住龙之魔女的手腕快步往外走,还不忘回头和玛利亚说声抱歉。

等到了足够僻静的地方后,藤丸立香才敢松开手。

“干什么!为什么要给那种家伙道歉!”她就像是只炸了毛的猫,打算只要不给个合理解释,就扑上去啃少年一口。

“容我提醒一下,这里不是可以随便说话的地方,别太透露自己的身份为妙。”梅林跟了过来,他一面托腮一面蹲在地上,用树枝在地上涂画出了几个数字,“根据我的判断,这片森林应该是属于法兰西。”

搞清地名后,贞德[Alter]的脸上出现了古怪的笑容,“哈?这样的巧合真是少有呢,正好让我看看在那群信徒面前否定他们的神时,那些脸上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吧!”

“唔、我没有打扰你那好兴致的想法,不过历史上还要等上一两百年才会轮到贞德这个人物出生。”

“……”

“这种沉默是怎么回事啦,没有出生这件事给你的打击这么大吗?”

“不,刚才我就想要说了。”贞德[Alter]的眼睛在他身上的长裙打量了下,眼中有明显鄙夷的神情,“什么冠位魔术师,有这种癖好的人离我远一点,恶心死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