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106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得逞后的吉尔伽美什勾起一侧唇角,高傲的宣布道:“侍奉本王就好好拿出点诚意来!看着本王……喂,你那副快要晕倒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补魔的事情姑且算是告一段落,翌日尼托克丽丝特地过来帮忙做了伤口的处理。期间收到过一次迦勒底的通讯,在镇子的东南方向出现了敌人的反应,是五十体左右的穆修胡休。

“这群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尼托克丽丝撑着法杖叹了口气,他们三人的职阶没有克制到这群敌人,想必战斗会十分艰难。

思考着,她的目光投向了正中的少年,等待着他的回答,是逃跑还是迎战。

“不管它们出现在这里的理由是什么,如果放任进来,这个镇子凶多吉少。”不需要时间思考,藤丸立香当机立断。

奥兹曼迪亚斯发出了爽快的笑声,“哈哈哈哈,应当如此!”

事不宜迟,藤丸立香立刻带着英灵们赶了过去,只是这次四个人的站位变成两位埃及法老站在中间。尼托克丽丝本能的觉得御主在躲着英雄王,但没有那个时间去过问了。

由于只有御主供魔,从者们的攻击也不再如之前一样大开大合。

“四十八、四十九……”

鏖战一直持续到了夜晚,充满了腥味的空气里,尼托克丽丝清理着敌人的数量,不管怎么数,都少了一头,她立刻对同伴们发出了警告,“还少了一只!”

御主睁大了眼睛,“尼托!后面!”

“…!”她马上用法杖的底端敲地想要呼唤出梅杰德神,但锋锐的前端已经抵达了她的面前。

还有人比穆修胡休更快一步,身体快神经一步,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帮尼托克丽丝挡下了敌人。

剧烈的疼痛从腰部洞穿的伤口传来,他尝试着深吸了口气,但根本不管用。每次呼吸都会带起那股蛰伏的痛感,它顺着血液遍布全身。

即便是到了这个地步,藤丸立香的第一个想法却是——这副模样,免不得又要被王责难了吧。

越是想要分散那份痛楚,他的神经就越集中,汗水很快浸湿了迦勒底的制服,旁边是法老惊慌失措的声音,“同盟者,你、感觉怎么样了?我马上用魔术…!”

但是尼托克丽丝精通的魔术是死灵魔术,生前杀尽仇人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贯穿伤。

料理了那只偷袭的穆修胡休后,吉尔伽美什走到了御主面前,血的颜色从腰上的部位蔓延开,那亮丽的色彩与他的红瞳相互呼应着,像是一朵有生命力的花,正在徐徐绽放。

本以为他会大骂自己蠢材,藤丸立香只好紧闭着双眼,装作失血过多晕过去。

“英雄王…”尼托克丽丝呜咽了下,她身为法老还是太大意了。

但吉尔伽美什没说别的,只是交代她去找点止血的药,法老王很有眼力的跟着去了。

少年听着他的铠甲声在自己跟前停住了,心跳也不禁快了起来,生怕英灵直接生气给自己补一刀。

他把眼皮掀开一条缝,只见吉尔伽美什抱着自己的手臂,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吐出了两个字,“痛吗?”

知道装不下去了,藤丸立香闷哼了声,咬住了自己的唇,上面还有昨天被这个男人留下的伤口,他顿时龇牙咧嘴毫无御主形象。

“哼,知道痛就好。先离开这里,本王再给你上药。”随着那浮动的话语,少年被人抱了起来,吉尔伽美什用手帮他捂住了伤口,鲜血缓缓的顺着他的指缝跌落到地上。

所幸的是附近有个干净的山洞,里面还有人用过的火塘,看起来像是旅人经常路过使用的地方。

英雄王似乎没了脾气,也没有在意自己被那些肆意的鲜血玷染,他靠在投影出来的王座上,怀里是伤到了内脏的御主。

血液的大量流失令藤丸立香觉得自己轻飘飘的,宛如置身云端,伴随而来的还有冷凉的感觉,他不禁瑟缩了下。

朦胧中,他听到了下雨的声音,“王,下雨了吗?尼托他们…”

红瞳扫向洞外,星子正在闪烁,哪有什么雨。

男人环住他的手臂不禁收紧了些许,“撑着点,小子。随便说点什么,别睡过去了。”

“我一直都想问了,贤王的裤子会不会太暴露了点……”

“闭嘴,回去自己问。”

作者有话要说:我的妈呀,脖子以下不能写,我写个那什么总可以了吧,隐晦一点,免得直接被锁。嘘嘘嘘。

修下错别字

第52章丶告死天使

王之财宝里面有无数宝物,珍稀灵药也有不少,吉尔伽美什直接把一瓶药敷上去也没用,仅仅到能制住血的地步而已,况且还有小股的血流在顺着伤口涌出来。

王是骄傲的,但大意也伴随着他。

英雄王啧了声,那只穆修胡休和普通的颜色不一样,现在去调查也来不及了,要是有会治疗的魔术师在就好了。

藤丸立香抿了抿干燥的唇,他的额头贴在对方肩颈的皮肤上,温度源源不断的传过来。

思绪纷杂,他想起了很多事情,既然问了那种话,干脆就趁这个时候更加作死一点吧。

“那,王觉得,我死后也会变成英灵吗?”

男人的气息顿了顿,在他觉得大概听不到回答的时候,吉尔伽美什平稳的声音传来,“你作为普通人站在本王身后辅佐本王即可,无须想其他的。”

“也是,普通人就好了。”

“以你的资质,本来是无法和我们结下缘分的。想让本王来安慰你,再过几百年说不定等本王心情不错就会那么做的。”

藤丸立香无奈的牵动嘴角,“不用了…这种事,我一直知道。”

吉尔伽美什的手托着他的后脑勺,把他往自己的怀里送了送,胸膛耸动,“不过,无须泄气。就算没有契约,只要你开口呼唤,他们必定会回应你,本王也一样…把这句话好好的刻到你的记忆里面去,立香。”

少年冰凉的手指搭在了他的胳臂上,仿佛是一片雪花落在了他的皮肤上。

“你…”那双红瞳陡然睁大,千里眼朝吉尔伽美什揭示了些片段,他微微低下头,金色的发丝和黑色的混在一起,“原来是这样。别忘了,不论何时,还有本王站在你这边。”

低到难以察觉的声音从少年的喉咙里面传来,那双湛蓝的眼眸渐渐的、渐渐的闭上了。

耳畔传来了嗞啦的电流声,还有医生的惊呼,“终于连上了!诶!?立香!”

他张了张嘴打算回答一句,然而剩下的体力已经不足以支持他做出这样的动作了。

……

“还没醒吗?”

尼托克丽丝站在病房门口,朝里面张望着,正守在病床前的天之衣摇了摇头,“毒素被祛除干净了,内脏也修补完毕,指标正在恢复当中。”

“别那么担心,他可是你们的御主。”另外一边的达芬奇也劝道,她复杂的看了眼床上沉睡的少年,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他的脸和露在外面的手腕显得异常雪白。

那天出战队伍被传送回来以后,迦勒底所有的caster都被集中到了病房里,还有一些对治疗略有心得的英灵赶过来。

算是保下性命,可是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就不知道了。

尼托克丽丝头上的装饰都顺着她自怨的表情耸拉下来,“对不起,要是我再谨慎一些就好了……”

“既然这么自责,那留个礼物怎么样?”知道自己难以劝解开的达芬奇建议道,她指了指病房另外一端堆放的东西,“那是其他人留下的,想让立香醒来就看到,不如你也加入吧?”

然而,天空女王摸遍了全身,也找不到合适的东西,她抱着法杖一脸低落,在天之衣还没开口提醒的时候,她自己跳了起来。

尼托克丽丝小心翼翼的用法杖在御主的病床前敲了敲,一个篮球大小的黑洞出现在那里,一群差不多尺寸的梅杰德神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小声和那些小床单们商量,“梅杰德大人,请你们暂时在这里陪伴下御主…!”

等他们安安静静的在藤丸立香的枕边安顿下来以后,达芬奇松了口气,欣慰的说:“这不是很好的礼物吗?嘛……其他的等立香醒了以后再说吧。”

但是,被那群很厉害的视线盯着,希望御主能冷静一点。

除了尼托克丽丝以外还有别的从者挨着造访,但他们就没有她那么让人省心了。

“法老王,那个是怎么回事?”达芬奇僵硬了片刻,问道。

奥兹曼迪亚斯没有惯常的大笑,声音也比平时低一点,但炫耀的味道依然不变,“漂亮吧,余用了一百五十斤黄金打造的,魔术师小子见到也会欢喜吧。”

鎏金的木乃伊棺材被小斯芬克斯们抬进来,感觉……像是直接来送御主最后一程的。

饶是万能之人,也被这种礼物镇住了,呢喃道:“这个很难说呢。”

面对超级难搞的法老王,守在这里的达芬奇和天之衣只好默认了这件礼物,但等他走后,两人立刻给木乃伊棺材盖上一层白布。

“打扰了——”库丘林[Caster]随意的敲了下门直接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还跟着其他库丘林,队伍的末尾是斯卡哈,手里的双枪血腥得刺眼。

“这个是?”达芬奇从他手中接过用咒布包裹着的棍形物体。

魔术师冲她眨了眨眼,“秘密武器,虽这么说,但就是伪造了我的枪,然后师父和我一起在上面设置了卢恩魔术,只要击中敌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