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123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少年的身材比例很好,被黑色包裹起来的双腿显得尤为突出,这副模样语气说是妖怪,倒不如称之为战场上威风凛凛的指挥官。

藤丸立香抬起手臂,露出了黑色袖口和手套之间的那一小截手腕。他把手里的军帽戴到头上,帽徽是橄榄枝环绕着一滴水珠的模样。

阴影遮住了他的小半边脸,唯独那双蓝色的眸子在黑暗处凛然如刃,“是你把那些妖怪关起来的?”

的场的脑海里自动把这个提问转化——面前的大妖在为自己追杀他的同族而愤怒,他伸出手,旁边人立刻为他递上了弓箭,要说驱邪的破魔箭,这里没有人比得上他。

男人挑起眉毛,“怎么,因为这件事情发怒了吗?妖怪与人是——”

剩余的声音被迎面而来的拳风逼了回去,的场靠着自己的符咒勉强避开了对方的拳头,但是那招数带起的风刃在他脸上留下来一缕伤口,嫣红的血争先恐后的往外冒出!

“的场大人!”

“家主大人受伤了,治疗,赶紧帮忙治疗!”

除妖人们吵吵嚷嚷的,成功的让男人的脸阴沉了下去,他伸手用灵力为自己修复了伤口,一边警戒少年一边呵斥道:“吵什么吵!所有人听我的命令结阵!”

虽然对这个命令颇有微词,但是除妖人们还是选择了遵从命令。十字令言接二连三的响起,束缚用的结界很快形成将少年围困在里面。的场站在稍远处,眸子里的阴沉经久不散,他已经很久没有被逼到这个程度了。

危机感令他身体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嚎叫着醒来,男人行云流水的搭箭拉弓,灵力灌注进去后箭矢上呈现出了白色的荧光裂纹。

不过,即便是被结界困住,还被箭矢指着,少年依然泰然自若。他稍微活动了下肩颈,然后朝着男人的方向跃起,一拳头砸在了结界上。

亮金色的光晕从他攻击的地方往外扩散,少年退回原位,结界一动不动。见到这个结果,除妖人们长舒了口气,开始幸灾乐祸起来。

“哼,这可是我们最拿手的防御阵法,被这个收拾的妖怪不计其数!”

“识相点就赶紧投降,乖乖被收复吧,的场大人对待式神也是不错的。”

“没错,这和除妖人作对的下场!就好心劝你一句吧,总比直接消失的好!”

“噼啪”——

那是极其细微的声音,比针掉在地上的声响大不了多少,但它的出现成功的把所有人的话都封住了。

在除妖人惊恐的视线中,裂痕以少年刚攻击过的地方为中心往四周溃散开,不过仅是痕迹而已,结界尚且还在运作。

藤丸立香毫不犹豫飞起一脚补了上去,原本就岌岌可危的结界立刻溃散,吓得那群除妖人面无血色!

“哎呀,掉了。”他嘟囔着弯腰把掉在地上的外套捡起来,重新披在肩上,蓝色的瞳无悲无喜的注视着拉弓的男人,“接下来,你还要和我为敌吗?”

回应他的是蓄满了灵力的箭矢!

藤丸立香下压身体重心,腰上用力一带,攻击方向立刻转到了对方射|出的箭上,戴着手套的手五指并拢化为手刀,在它飞到自己面前的那一瞬间,他的手腕做了个挥砍的动作。

看似轻巧的一击之下,箭矢从中段应声而裂!

白色的肉眼可见的灵力让少年觉得有点熟悉,和鹿岛千绪的类型很相似,不、应该说同为净化的灵力。

“什、什么……家主的箭竟然……”

“不可能!怪物是不可能赢过的场大人的破魔箭的!”

“快、快逃啊!”

除妖人人心溃散,纷纷四散奔逃。

的场勉强的镇定下来,但是声音里面有面对未知力量的恐惧,“你……你到底是什么?”

少年站定,苦恼的用手指挠了挠自己的脸颊,犹犹豫豫的说:“嗯、让我想想…现在姑且算是个护士吧。”

英灵南丁格尔是克里米亚的天使,以舍己为人为信条。说她是护士也没错,只不过在迦勒底的时候,动不动就要砍人手脚。

徒手破结界,手撕破魔箭,然后他告诉你他是护士?

的场觉得自己可能今天没睡醒。

藤丸立香往他那边走了一步,只见男人蹭蹭蹭的后退,他只好摊开手表示自己没有攻击的意愿,然后无奈道:“我只是想问你借点东西。”

“……什么东西?”的场捂住了自己被封印起来的右眼。

“有别针吗?”少年问,他微微弯腰把外套展示给男人看,“要是能把这个别住就好了,每次行动都会掉下来,一点都不帅。”

“……”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