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124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就在男人陷入沉默的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了锁链挥动带起的破空声。

幼吉尔抱怨的声音旋即追了上来,“立香,你玩得太尽兴所以把这边忘记了吗?”

他漂浮在半空中,身后是敞开的巴比伦之门,灿烂的金色光辉为他渲染上了一层高不可攀的气质。

的场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没想到竟然会有两只,太大意了!

在庭院的另外一边,地上满是深坑,看样子就像是被挖土机掘过一遍的样子,金色的光晕在天之锁上流转,那个浑身长满了斑斓眼睛的怪物被幼吉尔锁在了狭小的范围内。

藤丸立香蹙起眉,对英灵说:“你不是已经捉住它了吗?直接干掉不就好了?”

“我倒是想,不过——你还是自己看看吧。”

幼吉尔说着,打了个响指,无数宝具从身后的宝库之门里飞出来,怪物被击中后发出阵阵哀嚎声,但那身体修复的速度快于被破坏的速度,一番攻击下来竟然是无效的。

金发英灵耸了耸肩膀,“虽然想过使用你的眩晕技能来做辅助,但是未知的负面效果也是一大敌人呢。”

“会不会是你放水了,不如用宝具试试?”藤丸立香建议道。

“我有没有说过,你现在的嘴越来越毒了。”

少年诚恳的摇头,“没有说。”

“……”

玩笑归玩笑,办法还是得想。既然幼吉尔的EX攻击也没有奏效,在目前自己不知道他的魔力来源的情况下,让幼小之王使用宝具的风险还是太大。

藤丸立香把手卷成拳头,支着下巴想了一会。余光正好瞥到那个蹑手蹑脚打算偷溜的男人身上,他立刻喊住了那人。

“喂,那边的阴阳师?除妖人?”他指了指被天之锁困住的黑色怪物,说,“算了什么都好,这个总是你的长项了吧?过来解决它。”

的场转身,握着弓箭的手在微微颤抖,但身为名门之后,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故而目前能保持一定的风雅仪态。

男人镇定的答道:“你们都没有办法的东西,我就能解决了吗?”

“你说什么?”少年上前一把抓住男人的衣领并把他拎了起来,“再说一次?既然你这么弱,那还想收我做什么式神?”

幼吉尔哈哈笑了声,看热闹不嫌事大,“因为使用了berserker的宝具,所以神志都被berserker化了吗?”

“吉尔,你想先断手还是脚?”

“我就不用啦。”

在他们语言交锋的时候,被天之锁锁住的妖怪出现了异样,它不断的扭动着,身上五彩斑斓的眼睛一开一合,“……玲子、玲子…为何要……玲子——”

黑色的雾气从天之锁的缝隙处溢了出来,囚笼里面的身体在逐渐缩水——它在用这种办法脱离困境。

“真是麻烦的东西啊。”幼吉尔躲开了雾气的侵扰,落到藤丸立香身边,他朝着男人说,“你就是制造这个家伙的人吗?”

的场怔了怔,“不,我是想要封印它,所以追过来的。说起来,你们不是它的同族吗?”

“不,我们不是妖怪。”

话音被更加猛烈的啸声击散,他们猛然意识到,自己原来都想错了。

因为时机的问题,藤丸立香在出击的时候受到了男人的攻击,所以自然而然的他认为男人就是那个黑色怪物的缔造者。

而的场由于判断问题,认为面前的两个少年是大妖,是自己追击的怪物是同族。

就在三人沉默的时候,黑色的雾气朝他们弥漫了过来。

“要来了!”除妖人挥手扔出符咒,然后快速念出咒语。

作者有话要说:我这个不叫卡文,叫做断章【严肃脸】

这里的的场是玲子那代的,看你们的反应我决定给他取名的场凉太。

圣处男都当了,放个男护士出来也可以。

第61章丶朋友之名

五张符咒分别漂浮在五个角上,光组成的五芒星从地面升起并形成了光幕,将黑色的雾气拦截在里面。

怪物嘶哑着声音嚎叫着,它慢慢的从雾气状态转成了实体,但结界是用男人净化性质的灵力构成的,当它身体的一部分接触到光幕的时候,就会发出滋滋的融化声。

的场捕捉到妖怪之后,立即在外面多加了一层结界。没想到自己竟然轻而易举的拦住了让两个大人物都觉得头疼的东西,顿时重拾了除妖名门的自信。

面对男人一脸邀功的表情,藤丸立香冷淡的收回了视线,他用手指微微压低了帽檐。

的场锲而不舍的自我介绍道:“我叫做的场凉太,出身除妖名门的场家,是这代的当主,二位呢?”

“唔,姑且还算有点用途。”金发的少年说着,手腕上的锁链重新挥动起来,“但是还不够!”

锁链尖锐的顶端植入土地,有血腥的味道从地底传来,幼吉尔握住天之锁往后一拉,原本埋藏在地底的东西顿时浮现在众人面前。

那是一只头顶长满了毛发的巨蛇,扁平的身体和超乎想象的尺寸让人不禁望而生畏。

“居然是蛇带?”的场凉太诧异的叫出了声,见另外两人看着自己,只好吞咽了下唾沫接着讲下去,“妖怪分为有名号和没有名号的,八原这里大多都是没有名号的由草木石花化形的魑魅魍魉。一旦拥有名号,也就是说能够在百鬼夜行中占有一席之地。”

如果把八原的妖怪比作砂砾,那么这只蛇带无疑就是金子。

用来收做式神的话……的场凉太的脸上闪过一丝沉思,之后的除妖人大会他就能有一点资本了。

因为蛇带没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能力,所以幼吉尔的天之锁把它捆得严严实实,最后巨蛇只好破口大骂道:“哪里来的小鬼赶紧把这东西给本大爷拿开!免得等会后悔也来不及了!”

回应它的是迎面而来的黑红色身影,黑发少年上去就是一拳头锤在了蛇尾上,砸得它嗷的叫了声,“可恶、可恶!你们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是你在捣鬼吗?该死的阴阳师!”

的场凉太本来打算转而和蛇带战斗,但是那两个实力强大的人却没有给他机会,金发的少年对他说:“与其过来给我们添麻烦,不如去想办法搞清楚那个黑乎乎的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向被捧得高高在上的的场凉太还是头一回遇上这种情况,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他也不得不承认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道理。

深吸了口气,他强迫自己不再去关注蛇带那边的战场,转而拿出弓箭打算先把黑色的妖怪解决掉。只不过几分钟没有关注,困在结界里面的妖怪此时又改变了形态,它开始往竖向往空中发展。

的场凉太毫不犹豫的放出了第一支破魔箭,箭矢穿过结界后里面蕴含的灵力炸开,黑色的雾气被净化了一角,被包裹在深处的妖怪露出了部分容貌。即使交错的瞬间恍若闪电,但一直待在客厅里面的夏目玲子依然认出了出来。

蛇带那边。

“本大爷不和你们玩了,赶紧松开我,不然到时候你们都会后悔的!”巨蛇嚷嚷着,被锁链裹得严严实实,看起来倒是有点像蚯蚓了。

藤丸立香活动了下手脚,然后问:“那边的东西是你带来的?是谁做的?怎么做的?”

“本大爷怎么知道!嘛,不过组里的事情轮不到我插嘴,我只不过被派来看看这东西能做到什么地步而已。”

“什么意思?”

蛇带巨大的眼睛眯了起来,深处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光芒,“当然是看它能杀掉多少人类,最好把这个城镇都毁掉。但谁知道它一直叨念着一个名字,别的人类看都不看一眼。总之,组里的那些大人物是不会管失败作的,本大爷劝你们早点离开这里,不然会被吃掉的!”

“最后一个问题。”少年把手指放到了它的眼睛前,准备它不回答自己,就立刻给它来一个弹指,“组里是指什么?”

蛇嘴里吐出了嘿嘿的笑声,它扭动着躯体,“当然是京都……啊、该死的天狗,本、大爷怎么会被你这种杂碎……”

天之锁及时的缠住了藤丸立香的腰,把他从蛇带旁边拉走,也避免了被腥臭的血液淋一身的下场。

“被灭口了。”幼吉尔的表情凝重了片刻,但很快又恢复了轻松的状态,别人的死活对于他来说并不重要,只要藤丸立香没有事就够了。

另外一边,夏目玲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客厅里面跑了出来,她正在和的场凉太争论着什么。

“对除妖什么都不知道小姑娘赶紧离开这里!”男人不留情的呵斥道,手里的弓箭倒是小心避开了她的方向。

夏目玲子却坚持想要借用下他的弓箭,“那里面的是我的朋友,所以……就让我自己来吧。”

“和妖怪做朋友?哼,真够异想天开的,做这种童话梦不如回你自己的床上去。”的场凉太的脸顿时冷了下来,黑色的眸子里是讥讽的情绪,“人和妖怪的关系只能有两种,敌对或者奴役。”

他能感觉到这个女孩拥有强大的力量,正因如此,她应该更能感受到被妖怪骚扰的烦闷和痛苦。

“那是你的想法,不是我的,也不需要强加给我。”少女脊背挺得笔直,丝毫没有因为他的讥讽而变得颓败。

见他不肯借出武器,夏目玲子转而寻找别的可以替代的东西,她平时和妖怪们比赛的时候用棒球棍和木刀居多,这个时候却不太好找。

幼吉尔收拾了蛇带的残骸之后,来到了他们这边,“玲子姐姐,你有办法吗?”

“这个妖怪我认识,如果能让我和里面的它对话,我觉得应该会有办法的。”夏目玲子答道。

藤丸立香把视线集中到了的场凉太身上,看着少年握起来的拳头,男人顿时觉得压力爆增,他……要是不照着做的话,是不是会被打爆?

为了活下去,的场凉太啧下舌,开始手把手的教授她怎么把灵力灌进箭矢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