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128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两人本来是想进去看看,但是被的场凉太拦住了。

“这个先放在一边,别忘了我们这次的目的。”

男人从到静冈开始就显得非常警惕,他甚至还好好乔装打扮了一番,不过在其他几人都觉得到他平时的和服打扮就好,现在又带墨镜又围巾的,反而更加像坏人。

按照请柬,他们一路出了市区,在郊区某个不起眼的岔路口看到了举着招牌的工作人员。

他们身上穿着统一的鲜艳和服,稀疏路过的人按理说应该会注意到这反常的一幕——然而事实是,他们路过工作人员的时候连视线都没有倾斜片刻。

“那些就是式神。”的场凉太遥遥的指了指那边介绍到,“而且完全的人形,等级比较高。”

为了不让那些人发现异常,男人给包括幼吉尔在内的三人分发了面具,尽管称之为面具,但实际上就是遮住脸的一块布而已,上面还写了奇怪的字符。

“这是什么啊。”夏目玲子嫌弃的拿着那块布,“这样根本没有办法看到前面的路。”

藤丸立香自然的从她手里拿过那东西,然后帮她戴好,他在布上释放了某种的魔术,少女立刻惊讶的叫了起来,“诶,能看到了!”

的场凉太看着他做完那一切,强忍住前去探讨一下技术的冲动,他清了清嗓子说:“那我们就进去吧,之前交代的事宜你们不要忘记就好。”

迎宾的式神确认了请柬后,为他们指明了前往会场的路。

那是一条蜿蜒的小道,密集的红色鸟居一直往上延伸到难以想象的地方去,犹如一条在林间热烈燃烧着的火蛇,蔚为壮观的景象令的场凉太也难得的愣怔了会儿。

在鸟居小道的顶端,顺应山势建造的古朴建筑与周围的景致相映成趣。

守在门口的唱名之人拦下了他们,从这里能看到里面已经聚集不少来宾,他们身后跟着一个或者几个式神。

男人顺势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八原,的场凉太。”

那人挑了挑眉,却没有执行自己应有的工作,语气里面有明显的看轻,“八原?那种小地方的除妖师跑到静冈来做什么?的场?我记得就是那个和妖怪同流合污又背叛了妖怪的家族吧?”

他说话的声音太大了,顿时引来了场地中探究的视线。有明处的,也有暗处的,面具后面的目光在审视着门口的除妖师。

的场凉太的脸沉了下去,墨镜镜片后面的黑色眼睛里满是阴鹜。没错,比起京都那些地方来说,八原就是小如针眼的地方,但的场家作为除妖人中的中流砥柱,名声绝不允许别人来质疑!

然而男人还没开口,身后传来了细微的金属撞地的声音。带着面具身穿黑红色军装的式神不知道何时手里多了把刀,装饰精致的刀鞘抵着地,他带着手套的双手交叠在刀柄顶端,身上的气息也在逐渐改变。

那是极其明显的警告。

“你、你们是打算硬闯吗?”唱名人不禁往后了一步,“在里面的有京都土御门家的人,你们这是大不敬!”

出声的倒是的场凉太身后那个最为矮小的式神,他用手指顶起了一小块幕帘,狭缝中漏出了红色的兽瞳,“叔叔,所谓职责这种东西,是不需要带上个人感情的。给你个忠告哦,看门人就要有看门人的样子,不然……”

即便是稍纵即逝的照面,唱名人感到自己面对的并非式神,那是比式神还要上层的东西。强大、尽管是还保持谦逊的状态,但那仅是表面而已,随时都可以撕开的表层。

另外一边的军装式神转变了姿势,单手拿起剑,拇指微微往上一顶,充满了寒气冷光乍时出现。

“八、八原,的场家!”

的场凉太冷着脸踏上了前进的台阶,场地内的整体面貌也展现在了他们面前——穿着狩衣的人不在少数,他们的站位也三三两两的靠在一起,像是早就决定好了阵营。

那些人的视线比平时遇到家伙更为讨厌,夏目玲子不禁低下声音和少年交流到:“这里的空气让人很不舒服。”

后者也点头。

也许是他们带上了式神的面具的原因,落在他们身上的视线不比的场凉太身上的少,而且完全就是以看待物品的态度来观察。

甚至男人刚刚站定,就有人上来打算和他谈笔交易。

须发全白的老人在后辈的陪同下来到的场凉太面前,他抬起手中的拐杖敲了敲地面吸引注意力后,用不容置疑的声音说:“八原来的小子,你带来的式神不错,你有什么想要的,老朽大可与你交换。”

“恕不奉陪。”的场凉太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老人身后的年轻人立马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只不过是几个式神而已,难道你想要和我们土御门一族为敌吗?”

土御门的先祖据说是身为大阴阳师的安倍晴明,从古至今都是除妖人口中津津乐道的家族。与他们为敌,不亚于与除妖人的世界决裂。

的场凉太取下了墨镜微微一笑,眼里的神色冷到了骨子里,“您才是,为了区区几个式神就做出这种行径…难道土御门的待客之道就是这样吗?我忘了,这里不是京都,也不是几位的地盘,算不上待客。”

他这话一出,立刻引来了窃笑。

土御门声势浩大,一进场就俨然将自己当做了主办人,对其他来宾指手画脚。大家碍于他们的权势有苦说不出,对于直接正面讥讽的的场凉太,他们心里也有了自己的判断。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