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129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你!”

老人及时喝止住了后辈,目光在藤丸立香他们身上流转了一圈,“那还要看你有没有保住它们的本事。”

年轻人嗤了声收起了手里的符咒,转身往本家阵营的方向走去,然而跨出去的脚还未落地,地面上多了几滴猩红的印记。

在他的脖子上贯穿了一只箭矢,年轻人抬手去捂脖子上的伤口,但已经是徒劳的了,从他的喉咙发出嘶嘶的响声,粉红色的血沫不断的从嘴角冒出来。

全场悄寂几秒钟,骤然沸腾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没话说

第63章丶大妖现身

“来、来人啊!”

“箭是从哪里来的?!”

“结界呢?谁去确认下结界!所有人都待在原地,不许出去!!”

人群一拥而上,做急救的做急救,剩下的则把与藤丸立香他们控制了起来,一时间里三层外三层把四人围得水泄不通。

忽如其来的变故让的场凉太也不禁错愕,他是擅长使用破魔箭没错,但是从来不会把箭头指向人类。男人回头朝自己的同伴确认,但带着面具的三人都摇了摇头。

“这样下去不太妙,我们会被当做是凶手吧。”幼吉尔用伤脑筋的语气说,他微微偏头,视线透过缝隙落在了夏目玲子的身上,少女脸上露出来的部分白得和纸一样。

藤丸立香站到了少女的身边,做出保护的姿态。他也察觉到了玲子的变化,与他不同,她虽然在生活上和人类相处得不太愉快,但至少没有见过这样血肉横飞的场面。

“已经不行了,箭直接穿过了喉咙。”上前做检查的除妖人朝大众公布结果,“别接近这里,伤口上有中毒的迹象。”

唱名人立刻带着别的工作人员过来做了临时的结界,现在要查的便是谁放的箭。

由于的场凉太刚刚才和土御门有过冲突,所以他就首当其冲了。

这边还没有定论,那边就已经开始有了定罪的论调,“不过区区几个式神而已,竟然直接对同僚下手,怪不得会和妖怪闹成那个样子。”

藤丸立香二话不说就要把投影出来的童子切安纲□□,金发英灵眼疾手快给摁了回去,用比刚刚更加伤脑筋的语调说:“你一刀下去,我们就真的成了凶手哦。比起那些人,我倒是更担心被berserker影响的你啊,按照你宝具的本质来说,应该不会出现这种精神领域的影响才对。”

黑发蓝眸的少年耸了耸肩,一副被揭穿的模样,“我只是想揍某些有眼无珠的人一顿而已。”

尽管是片刻时间,但他们都看到了,那土御门家的年轻人脖子上的伤口是横着贯穿过去的,而他们四个人一直站在对方的面前,就算是真的用箭,那伤口也该是在正面。

的场凉太也提出了这点,不过被人立刻反驳了回去。

穿着山伏装的除妖人粗着声音指责道:“这种程度的操纵,就算是学了阴阳术皮毛的家伙也能做到,如果不是你,那你说凶手是谁?”

“况且我们这里除了你有杀人的动机以外,还有谁会那么做呢?”

“看好他了,不要让他跑了!”

四面八方的质疑声让的场凉太陷入了极为不利的境地,现在他既没有办法证明自己没有操纵过箭矢,也没有那个时间找出真凶。

“你们真的很奇怪啊。”

一个声音响起,是少年的音色。

在众目睽睽之下,身穿军装的式神上前一步站到了的场凉太的身边,面具遮住了他的眉眼,但遮不住那股凛冽的气质。

式神拿着刀的手缓缓的举了起来,单手摆出了迎战的姿态,“既然你们认为是这个男人做的,不应该由你们竭力拿出证据来证明吗?反而在这里要他自证清白却又不给他自由和空间,是直接想要给他定罪吗?”

“别这样,这里人太多了。”的场凉太低声和藤丸立香交涉,毕竟这里是除妖人大会,来的都是各家的精英,想要以一己之力来应对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是回应他的则是少年毫不犹豫的拔刀,弧光掠过,男人能感觉到自己脖子上有从刀刃那边传到来的寒意!

他微长的耳发被斩下了些许,随之而来的还有某种东西落地的声音,的场凉太愣愣的低下头,断成两截的箭矢还在他的脚边摇摆晃动——在于死亡擦肩而过的瞬间,男人的心底蓦然涌起一阵恐慌,要不是少年发现及时,他现在大概该躺在那个年轻人旁边了。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甚至还有人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藤丸立香把刀从男人脖颈上挪开,笔直的指向了箭矢的来处,“是谁?”

鼓掌的声音从阴影处传来,首先现身的是个苍郁青年,灰色的半长发遮住了他的左眼,身上穿着简洁的修道服,还随身携带着一枚十字架。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