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132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在迦勒底的时候,他就经常和藤丸立香一起睡,被那两个家伙知道后,五彩纷呈的脸色很是有趣。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给成年后的自己添堵的机会。

确认相机里面存好了姿势暧昧的照片之后,幼吉尔把它重新放进了王之财宝中。宝库里面的宝物浩如繁星,一个相机微不足道,所以等那个金闪闪的家伙看到的时候,他会是这样一幅表情呢?

金发的英灵眯起眼睛,露出了愉悦的神色。

听到了背后有点小动静的藤丸立香正要撇头去查看,却被对方的手掰了回去。

“专心点啊,立香。”

……

原本依山而建的日式建筑已经崩塌了一半,眼睛可见的地方到处都有妖怪的痕迹,它们唯一个女人马首是瞻。

穿着华美和服的女人伸出纤白的手指擦去了嘴角的血渍,混不在意的用舌头舔舐自己的指尖,另外一只手松开后,阴阳师的尸体砸在地上惊起了一小片灰尘。

“不够,还远远不够。肝,把肝给我!”

随着她的呓语,身后的百鬼众们立刻暴动起来,七手八脚的去拖地上因为毒雾失去了意识的人类。

见到这个情形,的场凉太的脸色也不禁发白,他不动声色的把一张叠好的符咒交到夏目玲子手里,叮嘱道:“拿着这个,假如你能跑出就尽量离开这里。”

少女同样压低了声音,“可是你要怎么办?”

男人拿过身边的一截木杖,勉强的支撑起身体,“我是除妖师,这里就是我的战场。”

话音还没有落下,一颗硕大的脑袋便出现在他们之间,独目里清晰的照出了他们的模样,“嘿嘿,你们看起来很美味啊~!肝,只要把你们的肝交给羽衣狐大人……!”

它有两米高,说完话后就有一条裂缝出现在独目下方,张开后里面锋利的牙齿鳞次栉比,看得人汗毛倒竖。

夏目玲子毫不犹豫操|起手中的木刀一棍下去,在她强大的灵力加持之下,独目妖怪的牙齿竟然被她直接崩碎!

“可、可恶!”妖怪仗着自己的身体强悍,直接朝着两人碾压了下去。

的场凉太率先反应过来,他本想把少女从妖怪下方带开,但被毒素麻痹之后的身体根本做不出那么灵活的动作。

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

肉体撕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先是几滴带着腥臭气息的液体滴落到他的头上和肩上,没过几秒,那些液体就像是暴起喷泉,把的场凉太喷了个正着。

熟悉的少年音从独目妖怪身后传来,“像是个木头一样站在这里,你是想死吗?”

当男人看到那身熟悉的黑红色军装的时候,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松了口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这个少年产生了种信赖的感觉。

夏目玲子看清了来人的身影后也不禁露出了激动的神色,“你们都没事,真是太好了!”

但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下去。从她的方向正好能看到军装少年微微敞开的衣领,以及脖颈上带着嫣红色彩的伤口。那种颜色和伤口不太匹配,她觉得违和,但一时间又想不出是会怎么回事。

藤丸立香扫除了独目妖怪后,蓝色的眸子转动将目前的战况掌握在手里——显然在这段时间里面,那个土御门老人也做了不少事情,他的结界里囊括了大部分失去行动能力的阴阳师,可代价是立于五角上的式神衣服变得破破烂烂的,面具也缺失了大半。

注意到他的视线之后,老人保持着入定的姿势,洪声喊道:“那边的场家的小子。”

的场凉太对他印象不好,只是微微点头致意。一个小药瓶被式神带到了他的面前,土御门的声音很快就到。

“你把祛除瘴气的药丸吃了,然后率领你的式神去把那群妖怪击破。”

男人犹豫了片刻,还是打开了药瓶,起码自己有战斗力的话,还能保证夏目玲子他们能够安全的离开这里。

“不用了。”

带着手套的手从的场凉太那里取走了药瓶,少年用刀柄往上顶了顶帽檐,好让那帮阴阳师能看到他的脸。

幕布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藤丸立香也不在意自己的真容被看到,他直接把药瓶扔了回去,不屑的说:“既然有这种药,为什么不给你的后辈们吃?是因为你单纯的想要保护自己家族的实力,还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是个草包没有对抗战斗的能力?”

老人的脸沉了下去,他常年身居高位极少被这样质疑。命令对于他来说,只能是自己发给别人的。

“但是那个药……”的场凉太喃喃自语,他身为一家之主,自然而然的就会有去顶住风雨的想法,现在根本派不上用场的情况令他觉得特别难受。

“的场凉太,我已经说过了,只要你有一口气我就能把你救回来。”

军服少年平复了下气息,然后往两边展开了自己的双臂。妖怪们注意到了动静,开始成群结伴的往这边碾压过来!

但是在越过某条线的时候,从天而降的无数神兵利器把越界者立刻撕成碎片。

金发的少年身后有奇异的光晕,他冲妖怪们竖起了食指,然后轻快的解释道:“不行哦,这里不允许通过。”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