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134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天之锁笔直下切,猛烈而纯粹的攻击直接把女人和她的部下们隔离开去。

那是与之前截然不同的规模和力量,不仅是妖怪们感受到了,人类们也注意到了。他们一起仰望那个身影,如同臣民仰望孤高的王座。

“那是什么?”

“式神、不,已经超出式神的范围了!”

的场凉太听不下去了,他站直了身体对着恢复正常的同僚们咆哮起来,“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吗?那位是不是式神重要吗?在你们面前的是妖怪,是除妖人是阴阳师的敌人!你们不该先拿起自己的武器来和它们战斗吗?因为被人保护所以可以无所事事了吗?”

一连串的质问被他朝着那些人的脸上砸了下去,男人深吸了口气,二话不说扔出了自己袖中的符咒,手指灵活翻飞结印,加护的光芒转瞬即逝。

的场凉太正要冲进战场,忽而又停下了脚步,“夏目,你要跟着我去吗?”

少女本来就不是除妖人势力这边的人,他也是抱着探查她的力量才邀请她来的,谁知道会碰上这样的事情。

夏目玲子爽快的把木刀扛到肩上,茶色的长发和眼瞳在尘烟中显得格外温柔,“当然啦,在你帮我找到凶手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

的场凉太拿出了自己的弓,御神木制作的箭矢里蓄满了净化的灵力,他颔首答道:“那近身战就拜托你了!”

随着他们义无反顾加入战场,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也拿起了自己的武器,召唤出了自己的式神,可是还有一部分仍然看着土御门的脸色。

另外一边,冷清的剑光接连闪过,藤丸立香得手后站定,反手把刀刃上的血迹震落,他冷静自若对着妖怪们重新举起了刀,声音却是对一动不动的阴阳师们说的,“你们还有时间去看别人吗?还不赶紧站起来。”

由于berserker职阶的关系,他的普通攻击得到了大幅强化,在这群只会肉搏的妖怪中十分吃得开。不过一旦受伤也是会比平时伤得更加厉害。

随着那个美艳女人的命令,妖怪们开始集合在一起准备同时强攻。藤丸立香趁这个机会去和的场凉太他们汇合,他身上的军装红色的部分已经被染成了黑色,浓郁的血腥气让两个正常人类都不禁后退了步。

少年一面警备着一面问:“的场,那个妖怪你认识吗?”

“能够召集这个规模的妖怪,恐怕已经能够被称之为百鬼夜行了。”的场凉太答道,“那个女人应该是附近的大妖怪,不过这种妖怪非常棘手,就算是封印,也需要人手。”

“那你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

藤丸立香没有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因为幼吉尔说了梓的异变可能和圣杯有关系,所以他才会来到除妖人大会,目的就是为了找到元凶。

男人也犹豫了,“这个……”

他耸了耸肩膀,就知道这个家伙没啥卵用,还是等解决完了之后问全知全能之星比较好。

被幼吉尔的王之财宝筛选剩下的妖怪们尽管有些本事,然而因为首领被压制住了,士气显得十分低落,很快就被振作起来的除妖人团团围住,并逐个击破。

“可恶!为何要阻扰妾身!”羽衣狐见到己方逐渐显示出颓势,不由得愤怒的喊出了声,那张妩媚的美人脸也因此变得扭曲如野兽起来。

幼吉尔打了个响指,天之锁旋即紧紧的绑住了她的身体,他落到藤丸立香身边头也不回的答道:“我已经说过了,本来我对你要生孩子的事情没有兴趣,但是把我的所有物牵扯进来,万死不足以谢罪。”

“生孩子?”

面对黑发少年的疑问,他弯了弯眼睛,“没错,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是为了狩猎阴阳师……在这个国家似乎有着一种说法,人的灵力会蕴藏在肝里,所以她、羽衣狐为了自己的孩子才出现在这里。”

藤丸立香虽然不太懂阴阳道里面的事情,但也觉得奇怪,“生个孩子用得着这样兴师动众吗?”

幼吉尔摊手,“想要诞下那种存在,起码还需要百人以上的肝吧。”

就在这时,婴儿的啼哭声从羽衣狐的方向传来。被天之锁锁住的女人开始痉挛起来,痛苦的神色毕露无疑,“啊…啊、妾身的孩子…!不论多少次,妾身一定会将你生下来!”

说着说着,她看向金发少年的声音也愈发凶恶,羽衣狐扭动着四肢,婴儿的啼哭声越来越明显,而更加引人注意的是天之锁上出现了锈蚀崩坏的现象!

幼吉尔立刻撤回了锁链,但是部分地方已经有了被腐蚀的样子,在他即将发作的时候,藤丸立香拎着盾对着女人的方向砸了下去,充盈的魔力再度化作了坚硬的防御,巨大的城邦幻影将那股侵蚀的力量反弹了回去,羽衣狐身后的残垣断壁全部灰飞烟灭!

夏目玲子紧握着木刀,“比起那个妖怪,她肚子里面的更为不妙吧。”

失去了着力点的羽衣狐跌坐到地上,那股侵蚀之力不仅溶蚀了天之锁,甚至还把她蔽体的衣物给抹消掉了,毛茸茸的尾巴勉强遮住了□□的身体。

“呜…妾身的孩子……”她捂住肚子悲鸣着,脸上的青筋也显露了出来,看得出她承受了莫大的痛苦。

“现在是做掉她的最好时机。”的场凉太低声对同伴说,他毫不拖泥带水的搭箭拉弓,但蓄满灵力的箭矢被翅羽斩断了。

首先出现在他们视野中的是一双强劲有力的大翅膀,再往下才是那张怪异的面具。

男人啧了声,“那是大天狗,怎么这种妖怪也来了?那个女人……不管是哪个女人,都很难缠啊。”

夏目玲子拳头警告一次。

藤丸立香盯着正在帮羽衣狐披上衣服的大天狗若有所思,“吉尔,你还记得之前那个蛇带是怎么说的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