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135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他们在套蛇带的话的时候,结果对方被人灭口,死前蛇带喊出了“天狗”两个字。

“可恶的天狗……原来如此,真是的,早点见到这几个家伙我们就不必这么辛苦了。”后者立刻了解。

黑发少年依然蹙着眉头,“但是,她肚子里面的那个东西,连天之锁都能溶蚀…”

“虽然圣杯没有找到,但是找到了敌人也不错嘛!”

藤丸立香悚然看向被大天狗抱起来的女人,难道说碎片就是她吗?不,她的力量比起之前的碎片来说是九牛一毛。

幼吉尔拉了拉他的袖子,“看来只有让她先把孩子生下来了,不然按照这只母狐狸的执念,你恐怕还得到这里几次才行。那样的话,我留守在这里的初衷就改变了。”

“太危险了!”的场凉太试图劝说二人,“她已经够棘手了,现在放任出去会养成后患的!”

轻响声过后,童子切安纲静静的搭在他的脖子上,藤丸立香没有看他,只是用平静的声音叙述道:“我们之间的约定到这里就结束了,之后要做什么事情轮不到你来管。可以给你个忠告,如果想要活命的话,离那个女人远一点,离她生孩子的地方远一点。”

从幼吉尔那里确认了羽衣狐的孩子是碎片之一后,她的存在就变得异常重要,如果她被除妖人们封印,那他就要再劳心劳力把这个女人放出来生一次。

而且如果羽衣狐选择在了人群密集的地方的话,到时候可能造成的伤亡……

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藤丸立香收回刀后觉得一阵头痛。

在大天狗想要带着羽衣狐离开的时候,果不其然被土御门阻拦了,幼吉尔则直接用天之锁粉碎了他的结界放走了那两个妖怪。

为了不给的场凉太他们再添麻烦,金发英灵从宝库里面翻出了王之御座。

站在御座上的藤丸立香心情复杂,上次他站在这里的时候,那个英雄王还把他胸前的锁链勾断了。

“立香你怎么了?脸很红哦。”

“不……只是想起了点事情。”

“哈哈哈、这副模样一看就知道和我有关系。”

藤丸立香举起了手,“你是想先断头还是断腿,选吧。”

纵使意外的有了碎片的下落,两人还是得去回收圣杯。

两个少年在静冈市街头漫步,近了还能听到其中一个在抱怨,“我说你啊,到底把那种重要的东西放到哪里去了?我可是翻遍了世界都没有找到。”

藤丸立香啃了口冰淇淋,坦言道:“我也不知道,我失忆了。再说了你不是有千里眼那种东西吗?再不济就用用全知全能之星,就和看破羽衣狐那样。”

幼吉尔的表情忽然变得落寞起来,“有东西在干扰我……毕竟我是在你死、不,是在这个世界迎接终末的时候被召唤出来的,只是被交代了要等你回来。”

他顿住了脚步,各种滋味涌上心头,最后到嘴边却只能说出三个字,“对不起。”

金发英灵很自然的从他手里把冰淇淋拿走,脸上是满足的笑容,他说:“没有人强迫我们来做这件事情,所以你也不用道歉,因为你是我们最喜欢的御主啊。”

藤丸立香感动的看着他,并想告诉他那个冰淇淋被他啃过了这一事实,耳畔有个熟悉的声音成功截走了他的注意力。

“怎么了?”

“我好像听到了梅林的声音。”他回过头四处张望着。

幼吉尔把手操到脑后,“那个麻烦的魔术师也来了吗?之前可没有通知过我啊?你能确定吗?”

“梅林的声音我会认错么?”

那声音一直持续不断像是枚路标,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藤丸立香一路走一路找,最后来到了之前夏目玲子想要参拜的日暮神社里。

他追踪到一棵苍郁的御神木下,声音到此就断绝了。不仅如此,在神社里面搜寻了一番仍然没有找到一丁点人影,黑发少年大失所望。

他始终觉得自己是不会认错的。

“立香,这个里面……”幼吉尔摸着下巴打量着依靠在树下的古井,顷刻之后,他冲少年扬起了笑容,“不如我们下去看看吧?”

“诶?”

第66章丶天平之释

还没有等来个解释,幼吉尔拉着他的手直接要往下跳,吓得藤丸立香连忙一把将他揣进怀里,“等、等等?!”

“唔…我是很认真的哦,不是在让你殉情。”

黑发少年嘴角抽动了下,“不……如果说是殉情会更糟糕吧?”

“难道说立香你不信任我了?”幼吉尔就着这样的姿势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表现得可怜巴巴的,在降落到市区之后,藤丸立香就用魔力编织了身常服,在露出来的脖子上,补魔留下的伤痕还很鲜艳。

“红颜美少年禁止——”他嘟囔着把怀里的英灵放下来,“况且我也不可能放你一个人下去。”

“有没有人说过立香你的心真的很软啊?啊…痛!”

至于幼吉尔的全知全能之星为什么之前没有察觉到这个井的异常,藤丸立香不打算去问,因为多半会被他含混过去。

面对黑黢黢的古井,他反复给自己做心理准备,但是还是下不去决心。

幼吉尔把自己的天之锁缠绕在了他的手腕上,与自己相连,并安慰道:“你还是老样子怕黑啊,总之…这样就会安心点了?”

他还没发出一个音节,手腕上传来的力量就将他拽进了井里!

眨眼之间,黑暗宛若潮水般涌了上来,淹没了藤丸立香的视野和呼吸。而且明明已经下坠了一段时间,可是没有入水的感觉,能看见的只有绵长悠远的黑色。

在他几乎以为自己即将被溺毙的时候,终于有零星的光点出现,它以摧枯拉朽之势把黑暗驱逐了出去。

一片又一片雪花落在藤丸立香的手背上,他呆愣的望着昏暗的天空,视线下移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院落。

大气磅礴的建筑群和蜿蜒徘徊的走廊构成了雪中一副极美的宁静景致,也正是这种静谧的气氛让他更加警觉,童子切安纲被投影了出来,同时投影出来的还有带了圈绒毛的斗篷,用来遮住自己的容貌。

做完这一切后,他才开始小心的探索这个院子,原本缠绕在手腕上的天之锁已经不见踪影,少年尝试着呼唤英灵,但是没有奏效,所以当务之急是找到了幼吉尔。

雪还在簌簌的下,压在树枝上的雪层就这么累积着,直到把那原本就枯朽的枝条折断才停歇下来。

藤丸立香目睹完这一切,转身快走到台阶前,当他抬腿迈上去后才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劲,树枝断裂的时候没有声音。

同时,台阶最上层多了个人,他声音沉敛,却又带着缕兴味,“哦呀,看来是意外的客人光顾了。”

“梅……”藤丸立香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抬起头兴奋的正要打个招呼,等看清对方的容貌后,及时刹住了车。

站在他面前的不是花之魔术师,而是一个背着药箱、气质妖冶的青年,他脸上绘有类似图腾的装饰,衬托得整个人越发妖异。

他下意识退回了台阶下,微微仰头问道:“请问,这里是哪里?”

“你不是来参加闻香会的吗?”青年不答反问。

藤丸立香一头雾水,“…什么闻香会?很抱歉,我是不小心进来的,而且还迷路了…你能带我去门口吗?”

“哦?那请随我来吧。”

对方说完就转身往庭院内部走去,他略微思考了下,硬着头皮跟着了上去,大不了就是打一架嘛。

藤丸立香跟在他身后,踌躇了下发问:“那个……这里没有其他人了吗?”

妖冶的青年停下了步子,用深沉的语气把问题抛了回去,“所以这里到底有没有人呢?”

斗篷下少年的腮帮不禁鼓了起来,这个奇怪的家伙不仅声音和梅林一模一样,而且还和梅林一样话说半截,相当不讨人喜欢。

“如果你认为自己看不到任何东西,那这里便空无一物。”青年继续说道,像是在解答他的问题,“反之,亦然。”

真是个怪人,藤丸立香心想,他裹紧了自己的斗篷。但这个人的话就像是根引线,不断的引领他去思考某些问题。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忽然从青年背着的箱子里传来了阵悉悉索索的动静,像是有什么活物被关在里面。他没开口,少年也只好压下自己的好奇心,既然这里没有其他人了,加之这个院子莫名的诡异,还是快点离开比较好。

门口很快到了,藤丸立香礼貌的和他告别,他却伸出手指放在自己的唇前,那股妖艳的气质尤盛,“无须道谢,去吧。”

少年心里嘀咕,抬腿迈出了门框,他不经意的回头,骤然发现原本空荡荡的庭院里面站满了人,他们身上穿着或平民或武士或贵族的服饰,热切的讨论声甚至传到了门外,叽叽喳喳的,哪有之前那副雪下萧条的模样!

藤丸立香心里一惊,不觉之间身体重新晃回了门内,刚才的热切场景立刻蒸发不见,唯独那个背着药箱的青年照旧看着他。

对方觉察到了他的变化,“嗯?你看到了吧,那个。”

“这里到底是……你是谁……?”

青年把自己的药箱靠在门框边,双手平举起来,脚下发力,和服的袖摆荡出了个完美的圆,“一介卖药郎罢了。”

一圈纸符漂浮在空中,把他们笼罩了进去,卖药郎一只手改为指天一手改为指地,那纸符霎时间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增殖,片刻之后,它就形成了四面墙壁。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