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147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鵺愣住了接着大笑起来,他冲着藤丸立香的方向嘲笑道:“看见了吗?不管是谁,爱着的只是和自己有关的人!这份被背叛的愤怒,再度尝尝吧!”

“我可没有那个心情听一个才解开封印的废材说那么多。”藤丸立香满不在乎的用指节往上顶了顶镜架,他勾起一侧嘴角,笑容嘲讽到了极点,接着冲鵺勾了勾手指,“放马过来吧。”

站在他身边的鬼与斩鬼之人同时发出了笑声,两人化为流光萦绕在少年周围,转瞬散去,他的衣着悄然改变。

紫色的露肩狩衣剪裁得极为贴身,领口缀有红色绳结,因为酒吞童子的缘故,上衣偏短,露出了少年漂亮的腰肢,同色系的袴只及脚裸,□□着的双足上有红色的线条勾勒出纹案,黑色的发被风吹拂,隐约透露出蓝紫色。

他轻轻笑了起来,像是羽毛落地,再度凝眸时,原地已经没有了他的踪影,鵺竖起手中的短刀,不出意料的和长刀相撞。

金发男人挽起笑,“就算你能融合两个英灵的宝具又怎么样,还不是……?!”

藤丸立香灵巧的飞身抬腿,用脚勾住了他的脖子,身体一拧,以自己为轴将鵺直接掼倒在地!地面出现了蛛网状的深坑,并且裂纹还在以惊人的速度蔓延着!

羽衣狐已经陷入了错乱之中,她能感觉到那个鵺并不是自己的孩子,并不是晴明。

她疯狂的抓扯自己的头发,“一定是哪里错了,我做了这么多难道都错了吗?不对,不可能的!”

“事实就是,他不是你的孩子,而是借由你的母体诞生到这个世界上的、最为纯粹的黑暗,也是最为纯粹的恶。这便是妖怪的形和真。”

气质妖冶的青年单手拿着退魔剑,顶端的口随着他的话开合,认定了敌人的其二真相。

石块飞溅,藤丸立香一手拿剑一手拿盾,攻防自如,这个碎片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被打败一次,但是那个时候的他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直接将其挫败,而是选择了封印的形式。

“你难道没有愤怒的情绪吗?被世界背叛了的你,被自己所爱之人背叛的你,你全部都可以原谅吗?”鵺一边高速刺出短剑一边咄咄逼人的说。

少年后跳避开,盾牌消失,代替的是酒吞的酒盏。他只是低头嗅了嗅并没有喝,表情似乎有些为难,“我还没到喝酒的年纪啊真是的……我是人当然会有这样的情绪,我做不到天草那样,也无法和其他英灵相比,就连以这种姿态站在这里,也是托了别人的福。”

鵺悻悻的咬着牙,挥手招来了尖锐的土刺,藤丸立香站在原地没有动,但那些土刺就像是落空了一般,没有给他造成任何影响。

他用刀背敲了敲自己的肩,叹了口气回答说:“我说你啊,冲出来说这么一大通是想要我放过你吗?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虽然我没有死前的记忆,但是我知道我没有被任何人背叛,我被大家所爱,被世界所爱就够了。”

第73章丶于西西里

“哈哈哈哈哈!!”鵺骤然爆发出大笑声,他仿佛听到了什么令人好笑的事情,金色的眼睛里面满是揶揄,“是吗?”

他的手指扭曲着结印,滚烫的火柱从地底升起,每一根都散发着惊人的热量,它们以特殊的方式排列着。

“呜哇哇哇——好烫!!”纳豆小僧连忙拍去落到自己头上的火星,发出阵阵稻草灰的香气,它处理完自己之后,把视线投向了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鲤伴大人?”

黑发的妖怪难得双眸全开,他从高处往下看,神色凝重,“不好,他是想要召唤什么东西出来。”

话还没说完,一道圆形的火门出现在地面上——在翻滚的岩浆之间,夹杂着不少模糊不清的人影,他们张大了口锐利的啸声顿时充满了整个地底。

早就抵达安全地区的藤丸立香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里原本充盈的魔力有逐渐衰弱的迹象,站在岩浆中的鵺活动了下手腕,手里的短刀拉长变成了胁差。

身边的气息接近,少年保持着抽刀的姿势,用余光瞥到卖药郎踏着岩石过来,他问:“条件集齐了吗?”

卖药郎摇了摇头,“不过,他诞生之理已经有眉目了。”

藤丸立香挑了挑眉毛,这个鵺是基于碎片诞生的,难道他已经知道这点了吗?

青年不为所动,用退魔剑指着那宛若地狱入口一般的门说道:“得先破坏掉那个地狱门才行。”

比红色更为璀璨的是铺天盖地的金色,巴比伦之门在地狱门上空开启,从对战开始的时候就消失不见的幼吉尔站在高处,他脱下帽子朝鵺行了个绅士礼,“这种程度的门就交给我吧。”

鵺正要动作,浓郁的酒香从另外一边传来,醇厚的酒液不断的藤丸立香手中的酒盏跌落到地面上,薄绿的阳炎也顺着烧了过来。

幼吉尔的手指做了个往下的动作,铺天盖地的宝具立刻朝地狱门位置弹|射了出去,同时另外两个宝具也发动了。

“千紫万红神便鬼毒&牛王招雷·天网恢恢!”

……

街道上灰尘仆仆,人们忙碌穿梭,远远的还能看到港口停泊的船只。

藤丸立香收回视线,他目前栖身的地方是个遮阳棚。尽管这么描述,但油腻的布料在太阳的烘烤下发出了令人窒息的味道,他身上穿着阿特拉斯院的制服,上面还盖着一件破旧的外套,洁净程度只比头顶的布块好一点。

与鵺的最后一战,退魔剑的绚烂极光还历历在目。他轻微的晃动了下脑袋,试图让自己更加清醒一点,名为愤怒的碎片被他们联手摧毁,就连羽衣狐也被的场凉太布置下的大封印术暂时封印。

按照之前的情况,自己应该是被投放到了新的世界。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