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156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先生是彭格列的资助人,在我决定成立自卫团保卫西西里的时候开始,一直以来都在帮助我。”Giotto好脾气的解释道,“尽管在语言上……嗯,还教导了我很多事情,彭格列的戒指也是在他的帮助下找到的,总之是个很好的人!”

你的那个停顿就很一言难尽了啊。

“那你呢?”青年也好奇的反问。

“我……”

吉尔伽美什[Caster]正巧回到这儿,于是干脆的切入进来,代替藤丸立香回答道:“他是本王的所有物。”

作者有话要说:贤王:听说你们想看御主手撕我?

第78章丶舞会之花

“啊……那个、那个……”藤丸立香张大了嘴,想要解释点什么,然而男人立刻飞过来了一记眼刀,他为了保命只好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吉尔伽美什[Caster]用威胁的语气问:“难不成你想要否认自己是本王的仆人?”

“……我没有!”

Giotto是正儿八经的西西里青年,倒也没想到别的地方去。他脑海里面联想到的是之前先生让他查找那些东西。如果世界分为白色和黑色,他开始着手追查先生交给他的事情后,这个世界在他眼前的色彩越发趋近深沉的色调。

金色的眸子中有瞬间的晦暗和怔忪,他平复了下心情之后,再度观察了下那两人。对这个才见几次的少年他莫名有种好感,所以更不希望他成为和那些奴隶一样的存在。

不过,虽然男人将那个少年称之为“所有物”亦或是“仆人”,但那双红瞳里,没有一贯的蔑视神色,虽说极度自我的自称着本王,可那副姿态已经足够亲切了。

这些情感足以令Giotto放下心来,明白是自己先前误会了。

三人一起吃了个晚餐,金发青年因为还惦记着自己的助手,故而又匆匆赶回了城里,留下藤丸立香独自面对贤王。

直到管家和仆人收走了餐具,他还是没能憋出一句话,在烛光的照耀之下,吉尔伽美什[Caster]从宝库中翻出了之前没看完的书籍,继续观看。

两人什么话都没说,但气氛却开始往诡异的方向发展了,藤丸立香差点不知道自己的手该往什么方向放,最后犹豫了下,硬着头皮问:“我还是没想明白,为什么您要发给Giotto单独的悬赏令?”

男人伸手端起杯子的动作顿了顿,他瞥向藤丸立香的目光中多了点教训的意味,“哈?这种程度的事情你都想不明白,不愧是蠢材。金钱这种东西,直接交于他人被称之为施舍,命令他人用行动来换取叫做报酬。本王虽然坐拥宝库,却不想让他人不劳而获…换而言之,看你和那个杂种忙得不停,这是本王的乐趣之一。”

“……您的重点其实只有最后那个吧。”

“不错,尽管哀嚎出声让本王愉快的大笑。”吉尔伽美什[Caster]愉悦把腿交叠起来,他折起书页做了个记号然后扔进了宝库里,“在此之前先告诉本王,你对目前状况掌握了多少。”

他正色起来,少年也不再继续说无关痛痒的话,他略微总结了下前面两个世界发生的事情给贤王听,后者把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指节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着。

当听到他作为诱饵钓出的羽衣狐的时候,尽管模糊了女装的事情,不过吉尔伽美什[Caster]还是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这样的差事多做几次也不为过,下次再继续努力吧,小子。”

“什么意思?”他立刻警觉起来,后背也绷直了。

“没什么。”

藤丸立香紧盯着男人好一会儿,对方一直不肯松口,他只好自讨没趣的自己转走话题,“说起来,我的…我们的敌人到底是什么?本身就参与了计划的您应该清楚的吧?”

吉尔伽美什[Caster]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他换了个坐姿,用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红瞳中倒映着的少年身影与面前的稍有区别,“现在还不是你该了解的时候,纵使无法知晓其全貌,也别太掉以轻心了,立香。”

“那,我就问一句话吧。”

男人颔首同意了。

藤丸立香小心的用手指了指他手里的书本,“您现在已经学会了倒着看书了吗?”

“……”

“您快把宝具收回去啊!?”

“少啰嗦,已经晚了!”

藤丸立香一连在这座宅子里面停留了两天,不管他怎么问圣杯的下落,吉尔伽美什[Caster]都避而不谈,这让他的好奇心更加重——难道说这个世界的圣杯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在第三天的上午,他再次见到了Giotto。

金发青年换了身衣服,灿金的头发和他身上的衬衣灰扑扑的,看起来像是刚从哪个巷道里面钻出来。管家替他拿了擦脸的毛巾来,洁白的织物刚沾上他的脸就变得成了灰色,这让青年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