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157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在长餐桌的另外一边,吉尔伽美什[Caster]坐在主座上,他用眼神示意了下,“说吧。”

Giotto擦干了身上的灰尘后,用简洁的语言描述道:“我们查到了炼金协会的交易地点,他们似乎除了召开材料拍卖会之外,还会举行更加隐蔽的晚宴。”

藤丸立香听得云里雾里,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调查这些,少年只好自己暗自揣测…难道是和圣杯有关系吗?

“港口家族从棚户那里一共抓走了两个人,梅丽莎及其家属已经被我们接收下来,另外一位……”青年改朝他解释道,他抿了抿自己的唇,不知道该不该往下说,“……我找到的名单上,他是这次炼金交易的货物之一。”

“等下,货物是什么意思?”少年立刻追问道。

“那群人认为通过炼金术可以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人命算是珍贵又最容易得到的材料。”Giotto轻轻地叙述着,他见过满是血垢的祭台,见过充斥着各种器官的实验室。

在这混乱的时代,人不再被作为人看待,只要手握权力和武器,西西里就是他们的狩猎场。

金发青年捏紧了拳头,一双眸子希冀的看着同样拥有金发的男人,他强大而自我,他的由来是谜团,那双红瞳似乎已经洞察了这个世界的一切。

如果说西蒙是他的挚友,那么这位先生就是他的明灯。

吉尔伽美什[Caster]用手托腮,凝视虚空半晌后,弯了弯唇,冲Giotto吩咐起来,“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去为宴会做准备。”

“呃……”青年有瞬间的犹豫。

说道宴会,当地流行的是嘉宾携带女眷,在少年来之前都是由Giotto来担任的。因为G的脾气像是个炮竹,一点就燃,至于先生更不可能,加之他还看不起那些庸脂俗粉,没办法就只能由这位彭格列首领来顶替。

听到这个消息后,藤丸立香就觉得不太妙。果不其然,吉尔伽美什[Caster]向他露出了恶劣的笑容,“以本王的身份,怎么可能连个舞伴都没有。是该你出场的时间了,蠢货。”

Giotto欣喜地说:“太好了,终于不是我了!”

藤丸立香:……

这种梗玩得太多就没有意思了啊!?

仿佛是知道他内心的抓狂,等Giotto出去后,男人声音转冷,“你和那个女人做了约定吧,要把她的独子带回去。”

“是……”

“对于你来说,难不成你穿着什么衣服比他的性命还要重要?”

少年连连否认,“不!这怎么可能!我答应过的事情一定会做到,而且她……选择了相信我。”

空气中有浮动的蔷薇香气,清清淡淡的,一如他的语气。

“被人这么相信着,让我觉得自己不得不做点什么才行。”藤丸立香朝他笑起来,稍显无奈,但更多的是坚韧,“所以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也有闯过去的觉悟。”

吉尔伽美什[Caster]看着他,光辉灿烂的阳光从自己身后的窗户投射下来,照亮了那张无比熟悉的脸。作为千里眼的持有者,他对于这个少年的旅途倾注了不该有的情感,那并非是怜悯,而是更深层的东西。

半晌后,他阖上眸子,轻笑了声,“就算是被抹黑成了复仇者,老好人这点倒是一点没变。”

“……您算是夸我还是损我呢?”

“哼,本王需要向你解释那么多吗?本王的话语你只要虚心倾听就足够了,再多问免不了惩罚!”

藤丸立香缩了缩脖子,他正要想多反驳几句,没想到贤王从宝库里面拿出了个他很眼熟的东西,“……那个!”

吉尔伽美什[Caster]笑得更欢畅了,他把之前幼吉尔拍摄到的和服少女照片展示给他看。并处刑道:“不管是哪个时期的本王,这点品味还算是不错。来,竭尽你的赞美吧,本王将亲手替你梳妆。”

真是……干啊!

“呵呵…”少年干笑着后退了步,魔术的咏唱已经准备开始了,“我、我想我不用这样麻烦您——”

他慌乱之下忘记了件事情,乌鲁克的贤王乃是拥有冠位caster资格之人,怎么会连这点小魔术都不清楚。从魔术的发动到解除,不过几秒时间,藤丸立香揪着领子往房间里面拖。

“啧!真是顽固的家伙!还不赶紧松手!”

藤丸立香死死的扣着地板缝隙,“……不!我筋力是B哦,您拉不过我的!还是您死心吧!”

身为筋力C的贤王脸上成功爆出了青筋。

作者有话要说:怎么说呢…女装这个梗其实是循序渐进的,幼吉尔是普通的且由咕哒自己选的,贤王这边是亲手打扮去参加宴会的,至于英雄王嘛……嘿嘿嘿嘿嘿

第79章丶双生之花

“你到底在别扭个什么劲!”吉尔伽美什[Caster]厉声呵斥道,“你这是打算背弃自己的承诺不成?”

藤丸立香一刻不敢放松,“不是这个原因!而且我答应是去宴会没有答应请您帮我做准备啊!”

“那是什么?给本王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你也知道站在这里白白浪费本王的时间是死罪!”

他倒是想啊!

问题是直说“我觉得您来帮我打扮不合适”什么的,他觉得贤王会更加生气。

少年还想再挣扎一下,至少得争取到自己换衣服的权力吧,被这个男人亲手打扮他这辈子还要不要出去见人了!

吉尔伽美什[Caster]眯起眼睛,进而用了然的语气说:“嚯——本王还以为你是在想什么,原来是这种理由。”

藤丸立香的注意力被他吸引了过去,手下抠着的地砖陡然变化,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掉进了什么洞里,扭头一看,金色的光晕正在他的腰间闪闪发光。

“——王,巴比伦宝库不是这么用的吧!!!”

“哼,老老实实的像只猫一样任由本王摆弄不就好了,吃这么多苦头最后还不是落到这个下场,早该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了!”

藤丸立香乖乖的闭上了嘴,他气馁了,面对这个男人他真的没辙。

吉尔伽美什[Caster]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从他脸上的微表情就能分析出来,瞥到这点,少年也不禁跟着露出了笑容。

不知不觉间,日头已经偏西,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吉尔伽美什[Caster]替他选择的是一条深蓝色的长裙,剪裁大方的裙摆十分引人注目,不知名的工艺在上面留下了类似星河一般的痕迹,挪动之间仿佛天河闪烁。

好看是好看,但是想到是自己穿,少年的脸上就笑不出来。他回头和贤王商量,“那个,您能不能出去一下?我不习惯换衣服的时候有人在旁边,就算是您也……”

“真是个麻烦的小子,就你那副身体难道本王看的还少了吗?”

“不要说让人误会的话好不好!?”

靠在门框上的吉尔伽美什[Caster]抬起手制止了他接下来的话,王难得的选择了退让一步。

藤丸立香在里面折腾了大概一个半小时才把那堆东西套到身上,这已经是简化之后的服装了,假使是当代的礼裙,穿上身至少需要两个仆人的帮忙。

并且为了可能发生的战斗考虑,第二层衬裙被改造了下,在布料上刻画进了魔术式,拥有防御和小范围的攻击作用。管家还提供了绑在腿上的枪带,以及带刀鞘的匕首。

吉尔伽美什[Caster]站在走廊上抱臂看着窗外的景色,就在他快踢脚踹门的时候,门开了。

长发的“少女”面容清秀,白皙的皮肤在日落的光辉下显现出柔软的色调,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这是条略显保守的长裙,胸前仅在锁骨处有镂空的蕾丝可以窥见其一点风情,其他地方包裹的严严实实,倒也别有一番情调。

宽大的姬袖在手肘处收拢,繁复的褶皱和蕾丝营造出了华美而蓬松的感觉,如同层叠的玫瑰花瓣,恰好掩盖了比女性略健硕一些的上臂。

因为裙子略长,藤丸立香提起裙摆踮着脚尖往他的方向走,看起来像是只小心踩在钢琴上的猫,按照轻快的调子行进着,一步步踩在某个人的心脏上。

吉尔伽美什[Caster]怔了怔,情不自禁的提起了嘴角,换来的是少年恼恨又不敢发作的表情。

“过来,还有地方没有修饰完,既然想要作为本王的女眷出现,就要完美得无可挑剔才行。”

“知道啦!”

管家带领的女仆过来,她手里的托盘了放着各种装饰物可供挑选和搭配。

指节修长的手替藤丸立香系上了脖子上装饰用丝带,指尖若有若无的碰触令他有点痒,原本皱在一块的眉头也舒展开来,放在男人眼中更像是猫气过来开始呼噜的表现。

实际上这种事情吉尔伽美什[Caster]并没有做过,不过有模学样而已,总比少年这个彻头彻尾的门外汉好。

直到穿装饰性的束腰时——

“啊……腰、腰要断了。轻点…求您轻点……喘不过气了快……”

“不错,多叫几声来听听。”贤王一边冷酷无情的说着一边用手指飞快的把束腰顶端的绳子打了个蝴蝶结,可红色的眼瞳里面却兴致盎然。

“……”

藤丸立香疯狂锤墙。

穿戴完毕后,剩下的是用魔术催生出来的长发,两个大男人都没啥经验,管家带来的女仆正欲上前帮忙的时候,吉尔伽美什[Caster]微微偏头,冷然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硬生生的把人给逼了回去。

少年坐在凳子上,注意力全在镜子里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发生的这幕,他捏着梳子随口问道:“要是有人帮忙就好了,管家先生和女仆小姐会吗?”

管家和女仆同时摇头,男人冷笑了声,干脆的把他手里的梳子抢了过来,简单的把柔顺的黑发梳直就了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