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158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谢……”

藤丸立香口中的话还没说完,吉尔伽美什[Caster]骤然俯下身去,极其靠近他的耳边但又留下了一缕空间,“这样就足以,不过,本王倒是想要提醒你另外一件事情。”

“嗯?”

见少年一副乖巧的样子,他好气又好笑,低声说了句话就撤开了。

空气像是停滞了,时间忘记了流动,藤丸立香耳边不断的回放着贤王陛下的声音——本王劝你多想想身为男人替人梳头的意思。

等他意识到其中的意思时,刹那间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不停的涌到脸上,极快的占据脖颈,所到之处全是绯色。

他觉得自己的手指都在抖,刚想回问贤王的意思,开了个头又觉得欲盖弥彰,最后就“咕”了声,把脸埋在自己的双手里。

这要怎么办才好啊!?

心里的那股浪潮一下一下的拍打着心礁,在他感觉快要窒息的时候,吉尔伽美什[Caster]再度发话了。

“过来。”

藤丸立香提起对于自己来说过于长的裙摆在凳子上坐下,吉尔伽美什[Caster]坐在他对面从宝库里面拿出了双女士高跟鞋让他床上,然后只是在少年无法弯腰去替自己系鞋子上的缎带时才亲自出手帮了下忙。

也是为了强迫自己转移走注意力,他才发现自己之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明明是初夏的时节,男人手上却带上了手套,他一向标榜自己的身体毫无瑕疵,在迦勒底的时候恨不得直接裸奔,按理说这个时候他才不会戴这种不合时宜的东西,为了晚宴更是说不过去。

藤丸立香直觉有点不太对劲,下意识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问:“这是怎么回事?”

吉尔伽美什[Caster]不着痕迹的把自己的手抽了出去,眼皮都没抬一下,“这个时候的敏锐根本不值得,小子。”

“是因为受肉的关系吗?”他追问道,“之前幼吉尔也是这样,您……”

让少年停下话的是那双红瞳,男人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真是个不知道看气氛的家伙,行了,多余的话就吞回你的肚子里面去吧,准备出发了。”

藤丸立香哪里用过高跟鞋,听到吉尔伽美什[Caster]说出发,慌慌张张的起身、踩住裙角、跌倒,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到令人叹为观止。

男人无奈的把他一把捞进怀里,用半真半假的声音威胁道:“迦勒底的公主大人,现在该是出发的时候,给本王乖巧一点。”

少年点头,埋在裙摆里的双手竖起了某根不文雅的指头。

马车已经等候在外面了,听到大门打开,原本坐在里面的二人连忙下来迎接。

在暗香浮动的庭院之中,很快响起了藤丸立香的爆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那副样子是怎么回事啊Giotto!”

Giotto无奈的耸了耸肩,“真遗憾,我还以为我能逃过一劫。”

他原本毛茸茸耸立的头发被人暴力抹了下来,还带上了蕾丝头箍作为加固,身上淡黄色的长裙非常适合这个季节。

他看到少年的打扮后,甚至还有点交流心得的想法,说着说着就开始往上撩裙子,“你看这个,枪套放这里正好……你干嘛?”

藤丸立香捂住眼睛,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似的,还不断的催促道:“赶紧放下来,不能看女生的裙底!”

“……”

Giotto笑了起来,火焰在额间跳动,助手冲上来赶紧拦住,“要出发了要出发了,不要动手!冷静点gio!”

第80章丶禁忌狂宴

其实,有吉尔伽美什[Caster]在,这里谁也打不起来。

他把藤丸立香放到地上,自己则打算和Gatling到一边去说点事情,他还不忘让Giotto教教少年怎么伪装得更好。

笑也笑过了,皮也皮过了,少年正色问道:“说起来,为什么Giotto你也要打扮成这个样子?”

金发青年略显苦愁,不过俨然一副习惯了的模样,他用手指捏着自己肩上的金发,用指腹揉搓着发丝,“宴会临时增添了点小要求,不然我应该是作为先生的仆从入场的,如你所见,现在我也得干点实事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