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167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或许是之前太匆忙,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男人眼下有很重的阴影,可能是因为什么事又操劳过度了吧。

藤丸立香轻手轻脚的爬起来想要找个东西帮他盖上,谁知吉尔伽美什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踝,然后打开宝库把一份薄毯扔到他怀里,接着下巴指了指那边示意到。

这个人真是……

一时间他也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蹑手蹑脚的帮贤王盖好毯子,然后接受了英雄王出去走走的眼神邀请。

夜间的庭院里,月凉如水,花束摇曳的投影像是在鱼缸中游动的鱼。

“你很喜欢年长的本王?”吉尔伽美什问道,没头没尾,但在指着什么。

藤丸立香笑了笑,“那样的王谁会不喜欢呢?”

肩膀猛然被人推搡,他身形不稳撞到了修剪整齐的绿茵墙上,蔷薇的花瓣被他惊落了一地,香气在两人之间浮动着。

英雄王俊美的面容在背对月光的时候显得更具有侵略性,“听着,本王给你的时间已经够多了,再愚笨的蠢材也该明白了!”

少年愣了愣,转而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他用双手捧住了王的手,用呢喃的语气答道:“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卡死我了…

第85章丶王与少年

那是身为人类的普通少年和高不可攀的王之间的故事。

在吉尔伽美什最初的印象里,藤丸立香一次都没有触碰过自己,能认清楚自己的地位固然重要,但更多的是让他觉得有些不爽。

那些吵吵嚷嚷的家伙围绕在少年周围,勾肩、搭背、相互打闹。有了这帮人,迦勒底一整天都安静不下来,只有在深夜的时候才能觅见一丝清静。

身为王,他是不屑做出这些举动的,对方也很有眼色,不管是从语言还是到举止,都是谦逊有加。

那个魔术师,只是一介平庸之辈罢了。吉尔伽美什这么说道。

这种印象一直延续到了第一次战斗失利临时撤退的时候,因为干扰,迦勒底暂时连接不上,他的魔力供给只能从御主那里获取。

对魔术师补魔手段还算熟悉的他对藤丸立香只是冷眼旁观,打量的仿佛并非契约者,而是魔力供给器。

“那个,王您应该有吧?”少年略显困扰的询问道,“就……杯子和小刀。”

吉尔伽美什挑了挑眉毛,还是大度的从宝库里面拿出了这两样东西,藤丸立香喜出望外的接过去,但是又有些犹豫。

他没说话,红色的瞳里是冷漠的神情,他在俯视一只瑟瑟发抖的羔羊。供魔只要是魔术师的体液就可以,很显然这是打算用血液来作为补偿品了。

不过,一个正常人想要割腕都得使出莫大的勇气,更别提一个十六七岁青春活泼的少年了,但藤丸立香的踌躇只维持了半分钟,他挽起左边的袖子,把刀刃压了上去。

吉尔伽美什终于多了份兴味,他想看看他的觉悟到底有多深——修复人理不是说着玩的,没有坚韧的意志、应该说能够完成这个任务的家伙恐怕都是些怪物吧。

对于迫于无奈被推上御主的位置的少年,他姑且存有那么丝看热闹的心思,看看这段艰辛的路途能走到何处。

手在轻微的颤抖,随着寒光闪过,皮肤之下鲜红的血肉露了出来。

藤丸立香是个普通人,没有在战场上瞄准敌人的薄弱部位厮杀过,也没有在饱读相应的知识,以至于第一刀下去割得不够深,

他脸色惨白,把嘴唇咬得紧紧的,皮肉绽开的痛是潮水,一波又一波的袭来。可是不够深,要想放出血还得……

心理和身体的双重压力之下,少年的额头上汗水密布。可这一刀他却没有了犹豫,刀刃压着伤口继续往下嵌进。

“喂,杂种你是打算直接横尸本王面前吗?这样毫无章法的放血,别弄脏了本王脚下的地。”

两根手指夹住了刀柄,成功制止了他的动作后,吉尔伽美什满脸不悦的嘲弄道。

不知道自己哪里惹怒了这位喜怒无常的暴君,少年不禁缩了缩脖子,看起来格外可怜兮兮的。

“他们到底有没有教过你应对这种情况的办法,不是还有更简单的吗?”男人扫过他的衣领,简单粗暴的示意。

藤丸立香看上去很疼,可又不想说出来,强撑起精神答道:“原来王是那么随意的人吗?”

吉尔伽美什瞥了他一眼,“光你是这句话,本王就可以治你不敬之罪……哼,诚然如你所说,那又如何?”

“因为与人碰触这件事情,最好还是要取得对方的同意吧?”他动了动,衣物刮擦到了伤口,顿时疼得龇牙咧嘴,“……嘶、王应该不会同意的,所以我尽可能的尊重您……啊、痛痛痛,您干什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