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176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凭借着优秀的求生经验和三寸不烂之舌,藤丸立香废了半个小时才把跃跃欲试的英雄王劝阻回去。

坐在马车上,少年好心情的对着豪宅做了个再见的动作,心里默念,去你的。

“你们的关系还真好。”马车行进在路上的时候,Giotto说。

藤丸立香闻言笑起来,“没错,对我来说,他们是我最信任的人。不过,最开始的时候还挺难相处的…”

青年深以为然,“能那种性格的人合得来,你也十分厉害了。”

“哈哈哈哈哈哈、我就当做你是在夸奖我了,在迦……我的意思是,在我们家,比他难搞的家伙遍地都是,当然最麻烦的还是他了。”

“听起来真不错,是个大家族的样子呢。”

藤丸立香继续笑着,可笑容毫无阴霾,只余下极致的灿烂和舒心,“没错,是个大家族。”

是个包容四海,涵盖人类史的大家族。他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在这座港口城市里,唯一的教堂坐落在临海的山丘上,高耸的十字架尖顶远远的就能看见,因为受到了时下流行的审美影响,它的整体风格偏向哥特式。

Giotto和他下了车,沿着山路往上走,并介绍道:“这里算是彭格列的一个庇护点,幸好纳克尔神父是个非常通情达理的人,他在理解了我的作为之后,同意借出部分给我们使用。”

被他接纳下的人有贫民、难民、孤儿,甚至还有流落街头的雏|女支,Giotto正如他的指环那样,是一片容纳万物的天空。

他们走到门口时发现正有一群人堵在那里,在非礼拜日的时候出现这多人,青年条件反射性的板起脸,脚下的步伐也加快了许多。

藤丸立香紧跟了上去,优秀的听觉立马捕捉到了人群里的对话。

“纳克尔,好久不见。”其中一个人说,“自从上次你在地下拳场打死了人之后,咱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了吧?”

听到神父曾经的身份,周围的信众纷纷哗然,神父是上帝的代行者,他的手应当是洁净的,行为也应该是高洁的。

“请你出去,诺埃尔,这里不欢迎你和你的手下们。”鼻梁上贴了块膏药的神父义正言辞道,“敢究极的在教堂闹事,我绝不会饶过……”

“啧啧,真无情。”诺埃尔咂嘴道,“我可是好心来请你出场的,不然谁来这个破教堂,别以为我不知道里面藏了什么。在这个年头还有兴致帮那群早该去死的家伙,你未免也太心软了。”

他低头点燃一支烟,辛辣的味道立刻充斥在周围,“给我一句话就够了,纳克尔,我不听别的。今天要么我把这里的人都带走,要么你跟我回去继续打拳。”

……

一直到夕阳西斜,卧室里才传来了响动。

英雄王抱着手臂靠在门框上,“终于醒了,年长的我……”

坐起身的贤王高高的抬起下巴,笑得冷冷的,“叫什么呢你,叫爸爸。”

吉尔伽美什:……

作者有话要说:家教说十代和初代之间隔了四百年,换算回去那个时候还没意大利是西西里王国和那啥来着忘记了。

第89章丶替人代打

这处豪宅在被破坏了一半之后,还没有过二十四小时,另外一半也没了。

两位王对立而站,两人各自拂去身上的灰土,整个人淡定无比,仿佛刚刚出手拆楼的人选里面没有自己似的。

刚刚还在的楼顷刻之间消失不见,马车车夫带着困惑和惊惧把车停好,战战兢兢的邀请二位先生上车。

吉尔伽美什对这个装饰还算精美的马车看不上眼,正要掏出维摩那时,被贤王一把塞进车厢,“别做多余的事情。”

“本王的战舰哪里比不上这个玩意儿了!”

吉尔伽美什[Caster]额头上爆出了青筋,“你的东西不就是本王的东西吗?无须多言,赶紧滚进去!”

他好塞硬塞把英雄王摁进了车厢,转头问车夫:“那两个小子到教堂了吗?”

车夫支吾了下,“倒是到了,不过……”

“不过什么?难道要本王斩下你的头颅才肯说吗,杂种!”

“哎哟!先生!”他惊叫起来,立刻竹筒倒豆子般的把事情抖完了,“他俩正在打拳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