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181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玛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上了战斗装蓄势待发,“为了前辈的名誉而战,玛修参上!”

他额角流下一滴冷汗,“……那个,玛修,不用拿盾的。”

“啊、是…是!”

第一桌是酒吞童子VS阿拉什,藤丸立香就看到哨音刚响过,小小巧巧的女孩子猛然把大英雄的手腕掰到了桌子下面去。

“……”

长着角的鬼用袖子捂住自己的唇开始说风凉话,“啊啦啊啦,老爷真是坏心眼,明明知道咱喜欢的是金发的小子……呵呵,咱知道啦,不会让老爷为难的。”

阿拉什捂着自己的手腕,眼眶里包着一包眼泪对他说:“对不起,master,我给你丢人了。”

藤丸立香只好赶紧安慰他,毕竟酒吞童子筋力A,放眼整个迦勒底,玩得过的鲜少有人。

第二桌是斯巴达克斯VSemiya。

“用我的爱压迫毁灭者吧!”

斯巴达克斯一边充满爱意的说着一边掰倒了emiya,甚至还想给他来个凶残的拥抱,后者一脸菜色,“……我就说这样不行了!”

藤丸立香安慰他,“没关系,你看那边已经有多人输了。”

弓兵一指头轻轻他眉心中间,一边往战败方一边提醒道:“你小子到底是在安慰人还是在嘲讽人?与其管这边,不如看看那边。”

御主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贞德alter已经开始不顾规则直接秒杀对手,一面狂笑一面来一个掰倒一个,藤丸立香艰难的吞了口唾沫,“那个……我还是保命重要吧?”

龙之魔女直接无视了规则,转而从第一桌挑战起。藤丸立香惊恐的揪住了红色弓兵的衣服,“赶紧阻止她们俩啊……不不不,赶紧离远点!”

两个筋力A的蛮干,他已经能想到随之而来的麻烦了。

但事实上,比赛结束得很快,因为双方筋力同级,在能够使用技能的情况下,酒吞童子直接朝魔女放出了果实的酒气,试图魅惑对手。

“砰——!”

“哼,我怎么会输在这里!”贞德alter笑了声,潇洒的站起来,她往后撩了撩银白色发长发,嘴角勾出恶劣的笑,“下一个是谁,还不赶紧过来?”

酒吞童子捂住自己的手腕,忿忿地说:“真是粗暴啊,比起牛女来毫不逊色,啊啊、咱玩够了,下次还是老爷陪着咱吧。”

由于一切发生的太快,餐桌奇迹般的完好无损,倒是以两位女性英灵为中心,直径两米的范围内到了一片人,不管男女。

“那个范围技能对同伴也有效果吗?啧,真是麻烦。”emiya一手捞着御主,毫不留情的吐槽道,“这下好了,地板都不用擦了。”

藤丸立香:“……哈哈。”

有了□□enger打破规则在先,食堂里面一下就演变成了混战,餐桌接连不断的报废,桌腿和桌板满屋子乱飞。

藤丸立香见状不妙,反正已经说了谁破坏的谁修,他为了保全自己的小命赶紧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谁知那里早就有人在等他了。

金闪闪的弓兵靠在门框上,冷哼了声,看得出来不大高兴,“蠢货总算知道回来了。”

“那个……您不去参加吗?”藤丸立香问。

“让本王去握那等杂种的手,你好大的胆子!”

吉尔伽美什站直了身体,迦勒底的御主立刻连着后退了好几步,“您有话好好说。”

金发红眸的男人眯着眼睛,愉快的翘起嘴角,大发慈悲道:“既然你已经这样诚心诚意的邀请本王,看在你以往的功绩上,给个面子未尝不可。”

“不不不,我就是随便问问,您别往心里去。”藤丸立香立刻摆手否认道。

“废话少说,把手伸出来!”

“……哦。”

然后,英雄王愉悦的用一根手指掰倒了藤丸立香无数次。

作者有话要说:忙过这段时间就好了…!

第91章丶烽火再起

经过了休息时间后,持续沸腾的人声把藤丸立香的神志彻底拉了回来。

“小子,现在认输还来得及。”男人瓮声瓮气地说,他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说出劝降的话,面对那双蓝色的眸子,他感觉自己若是再不说点什么,就会立刻一败涂地。

少年活动了下脖子,他轻快的笑着回答道:“不用啦,已经到这个份儿上了,当逃兵一点也不好看吧?还有就是很抱歉,我刚刚的确走神了,对你不够尊重。”

他用的口吻十分谦逊,但是内容和炸弹无疑,战车当场就想跳起来给他点颜色看看,男人恶狠狠地说:“那么就记住你说的话!下一场我会把你毫不留情的打倒桌子底下去!然后把你的小胳膊小腿全部撕碎!”

“唔……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你做不到的。”

“你!”

战车本想再讥讽几句,那边主持人宣布第二轮开始。

两只大小不对等的手再次握在一起,藤丸立香不由得露出了苦恼的笑容,毕竟人类和英灵之间差距太大了,他得注意不要伤害到对方。

为了保持气氛,主持人特地加上了倒计时。

Giotto已经把戒指套到了自己的中指上,他整个身体宛若绷紧的弦,在此将自己化作箭矢,随时准备上场救援。

纳克尔曾经是战车的同僚,他自然知道这个男人究竟有着怎样恶劣的秉性——玩弄对手,撕裂对手,而且是在分出胜负之后。

所以,少年不管是输了还是赢,最后面对的都会是一场肉搏战。

为了不暴露他们的踪迹,神父只能选择和身边的自卫团首领讲明情况,Giotto也不由得蹙紧了眉头,他决定直接把少年带走,大不了和教堂里面的妇孺连夜转移。

就在橙色的大空之炎即将被点燃的那一刻,原本垂着头的少年忽然抬眸与他的视线相对,同之前一样,轻轻的摇了摇头。

“三、二——!”

“一!”

细微的碎裂声从桌子上传来,几乎是在倒数结束的同时,黑发少年轻轻松松地把战车的手掰倒在一边。

男人宽厚的手掌无力的摊开,人们能清楚的看到他仅仅只用了一根手指,白皙的指尖抵着男人布满了茧子的掌心里,犹如一只蜻蜓静静的停驻了片刻,然后飞离。

同时,桌子上持续的有噼啪声传来,当战车哆嗦着把自己的手抽回去时,桌面立刻应声碎成几块!

“这……这怎么可能!?”侍应生顾不上自己的礼仪,惊呼出声,“那可是战车,最以力量取胜的男人!不可能的事情,他到底做了什么!”

当他嚷嚷完了,才意识到这个包间内还有尊贵的客人,他立刻噤若寒蝉。

但,似乎那两位容貌相似的客人此刻心情非常好,没有任何怪罪的意思,其中一位还开口了。

贤王靠在椅背上,用手托着腮,“越是单靠力量越是低劣,单纯依靠力量的人是无法成长,换而言之,破绽太多了。”

英雄王嗤之以鼻,“未免对那个小子评价也太宽松了吧!在本王看来,这个家伙只不过在投机取巧罢了。”

直到两人说完,外面依然静悄悄的。这种情况在今晚已经反复上演好几次了,人们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那个少年绝非泛泛之辈。

纳克尔呆若木鸡般的看着台上碎裂成几瓣的桌子,愣愣的问:“上帝,他到底是什么人?”

Giotto苦笑了下,“我也想知道。”

这个少年出现得太突兀,和先生一样,他好奇的追查过,但是一无所获,反而那位尊贵的先生警告了一番。

至今他都没有想明白,明明是自己的极密行动,连助手都没有告诉,仅仅是存在于自己心中的想法,饶是这样都被人看破。

青年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太可怕了。

不管是那个男人,还是这个少年。

人们总是对未知的东西感到惧怕,Giotto也不例外,但他更多的是庆幸,起码他没有和这二位为敌。不如说,看到这局的结果之后,他终于明白藤丸立香为什么要他押自己了,明摆着是个赚钱的好机会啊!

“不可能,再来一次,还有一局!”

“对!还有一局才定胜负!”

捏着选票的人们攒动起来,开始不停的起哄。是的,还有一局,但在明眼人眼中却已经有了胜负。

战车是经验老道的拳手,他清楚自己的失败不是偶然,在那个瞬间,朝他倾轧下来的力量极为可怖,可对方在紧急关头收手,最后导致桌子的碎裂。

越想着,男人的嘴角就露出了愈加兴奋的笑容,他决定了,要在下一局首先捏爆这个小家伙的脑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