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182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绝不留情的那种!

主持人觉得自己今晚是撞见了鬼,好好的一场秀,明明是己方主场硬是被打成了客场,怎么可能不憋屈。偏偏那个小子还用一种无辜的眼神看着他,轻轻的问:“是那个桌子不够结实,你看我也没有用什么力气,这个应该不用我赔吧?”

“……不用。”他发誓,自己几乎是从牙齿里面挤出这两个字的,就像是把自己从门缝里面塞进去一样。

“那就好。”藤丸立香松了口气。

毕竟他,没钱啊!?身无分文,全靠吃软饭,混到这个地步,可以说很惨了。

地下拳赛肯定是赏金的,他虽然用不上,但是难保有需要的事情。而且他想起自己在冬木借了英雄王一笔钱,到现在都没还……

主持人差人把擂台清扫了一遍,然后放上了崭新的桌子,还散发着木头的清香。

因为刚才那局战车的手受了伤,所以两人一致从右手换到了左手。一般人常用手是右边,所以左手的力量相对来说会弱一些,但这对于男人来说,不是问题,他可是从上到下都狠狠的练了一遍,否则不会活到现在。

“三、二、一!”

战车笑到露出牙龈,在昏黄摇曳的烛火下显得分外骇人。双方都没有发力,保持着最初的态势,倒是少年在看到他那个笑容之后,小声的提醒道:“你晚上吃了蔬菜是吗?还是刷下牙比较好。”

男人的笑容顿时碎成裂渣,他的眼神转而阴鹜,一定要给这个小鬼颜色看看!

健硕的手腕猛然用力,同时闲着的右手也出击了!

捏碎他的头!还有手腕也一起粉碎!

电光火石之间,Giotto和纳克尔纷纷穿越了擂台的栏杆,可都走了几步就停下来了。少年轻松的制住了战车的两只手,蓝色的眸子里面有透彻的笑容,似乎早就看出了对手卑鄙的想法。

战车动了动自己的手腕,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反抗之力,狰狞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变成了滑稽的源头。

藤丸立香只用了四根手指就固定住了对方,说实在话他不愿意拿英灵的力量来和普通人类耀武扬威,不过对方出尔反尔就算是规则外了吧!

“战车先生。”他抬起头,和男人对上视线,“我想,做人还是正直一点比较好。”

“你什么意思!?!”

少年莞尔一笑,“现在就先请下场吧。”

在主持人和观众们惊恐的眼神中,藤丸立香轻松的把肉山从桌子对面的扯到了自己这边,然后飞起一脚踹出场地。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对主持人示意道:“你也看见他破坏规则了,这局算是我赢吧?别忘了赶紧让医生去救治一下。”

“……”

“……”

Giotto和纳克尔面无表情的默默的自己翻了回去,看来是他们担心了,那根本就是个小恶魔吧!?

并且由于爆了大冷门,Giotto还收到了一笔巨款,看得旁人羡慕不已。青年在心里叹了口气,这笔钱肯定会引来人觊觎,藤丸立香丢给他了一个大麻烦。

连续两场爆冷门,观众们嘘声一片,就差哄抬拳场倒闭了。这时,第三场的主角——一个带着兜帽的男人上场,主持人的介绍不多,看得出观众们对他也不太熟悉。

“现在上场的是我们诺埃尔拳场的新秀,请叫他兜帽,大家可不要小瞧了他!我可以打包票,他的实力是我们这里有史以来强的!”

台下的观众一点都不买账,经过了前面两轮,他们开始对那个小小先生感兴趣了。

然而,形成鲜明的对比的是,藤丸立香心里打了个突,他感觉到了一股违和感和熟悉感,这个人……他好像有点印象。

奇怪,自己到这里不算太久,当地人更是不可能打过照面。敏锐的直觉在叫嚣,他不敢忽视。身体当即后撤了几步,脊背宛若豹子般弓了起来,眼神也倏尔变得犀利。

前面两场不管怎么样的对手,他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而这次则首先做出了防御的举动,这令台下的人们既困惑又新鲜,下注的手也是五花八门。

诺埃尔吩咐手下在兜帽身上压了重金,侍从迟疑道:“可是那个小小先生……”

“放心吧,没有人可以赢兜帽,他就是个怪物!”

由于少年的异常表现,Giotto和纳克尔的心又提了起来。

倒是对面的年轻人偏了偏头,似乎在困惑藤丸立香的那张脸。两个人一时间僵持起来,谁也不让着谁,连主持人的话也不曾理会。

贤王坐起身:“那个家伙……”

英雄王道:“啊啊、没错了——”

第92章丶极光之王

两人僵持着,纵使台下的气氛已经被主持人巧妙的手段炒到了白热化,台上岿然不动,宛若两座稳健的山岭,脚下都伸出根来扎住地面似的。

对于藤丸立香来说,他很快辨认出那个气息很熟悉,但又有所变化,犹如早晨清新的空气中混入了一缕不和谐的燥热一般。

在对方的兜帽之下,有一双苍金色的眸子在熠熠生辉,那是属于王者的光芒,但那片星光此时也蒙上了层困惑。

“好了好了,就让我们来看看我们兜帽的英姿吧!”主持人高声叫道,他还打算说点热场的话,但兜帽微微抬起头,苍金色的眸子直视他,把接下来一堆聒噪的话全部堵了回去。

青年微冷的命令道:“闭嘴。”

主持人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鸡,最后发出了一声尖叫,惹来台下人群的抱怨,他们想看的是热血厮杀而不是滑稽剧。

“这、这就是我们兜帽选手的实力!”他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绪才勉强凑成一句话,“比赛方式也完全回归你们最最最为喜爱的类型——搏击,把对手掰倒,胜利就属于站着的那个人!”

藤丸立香抿了抿自己的下唇,这个人很强,不管哪一方面都是如此。能够做到这个地步的只有英灵了吧?可是这里除了两位王之外的英灵,他只能想到那天的伪幼吉尔。

这么说这位和那个冒牌货是基于同一个缘由出现的吗?

坐在装饰豪华的厢房里,英雄王和贤王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千里眼和全知全能之星分别发挥着作用。

倒是站在一旁侍应生莫名其妙,他直觉认为这两位尊贵的客人是和兜帽认识的,可接下来的态度却令人捉摸不透。

吉尔伽美什手肘撑在扶手上,五指微微靠拢撑住头,一副戏谑至极的表情,“这世间的缘由真是让人琢磨不定,也正是无法确认才会令人产生期待。”

“这对于立香来说会是一场苦战,尤其是在揭晓对方身份之后。”贤王也报以同样的表情,他的语气很肯定,那双醇厚如酒的眸子看到的并非此处的景色,而是未来某处的片段,“不过,他还真是辛苦,已经算是异界的异界来客了吧?”

微妙的指代词让侍应生摸不着头脑,他屏住呼吸,等待着另外一位先生答话。

“太难看了,那份被污染的姿态如何挥动圣剑?”吉尔伽美什啧了声,态度很是不屑,他知道了对方的真面目,不过对对方展现出那副姿态的缘故显得非常不满。

吉尔伽美什[Caster]没说别的,只是把目光重新投入了场上。

身穿干练服装的少年站在璀璨的灯火之下,黑色的头发和亮白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不知道怎么的就回想起了那天,身为ruler的少年殒命在他面前的时候,白色的长袍上满是鲜血,金色的橄榄枝在血泊里闪闪发光。

作为从不老不死之旅归来的至高贤王,他理应达到了正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看穿万物的双眼把他和人类略微区分开来。不如梅林那样完全作为旁观的观测者,却又不同人类亲密过度,吉尔伽美什[Caster]就是这般的统治着乌鲁克。

在滞留的几年里,贤王不曾一次回想过在迦勒底最后那天发生的事情。不管藤丸立香是作为被人类的希望召唤出的英灵,还是作为被人类绝望召唤出的守护者,他都觉得无法接受。

那样沉重的任务结束之后,让他回归正常的生活不就行了吗?让他经历完普通人的一生就好,而不是现在这样,不断的逝去、不断的苏醒、不断的战斗,这样看不到尽头的旅途未免也太让人绝望了。

吉尔伽美什[Caster]正神游天外,忽然一颗黑影以惊人的速度朝他弹射过来,在即将砸到贤王的脸颊上时被他抬手截住。

“干什么,我又不是那个小鬼。”贤王对年轻的自己已经懒得用疑问句,直接平铺直叙的说,一枚有着闪瞎人眼的包装的糖果在他摊开的手掌上微微滚动。

吉尔伽美什露出了恶劣的笑容,“看年老的家伙愁眉苦脸,恐怕是宝库之物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了,在那小子得胜归来的时候连像样的奖品都拿不出手了吧?无妨,本王已经替你想周到了,尽管拿去用吧!”

吉尔伽美什[Caster]猛然收起手掌,额角隐约可见暴跳的青筋,倏尔之后,他舒了口气面露笑容道:“幼稚,下次对我说话之前,别忘了加上称呼——你该称我为父亲才是。”

噼里啪啦一阵响动之后,侍应生觉得自己听到了某些惊天大秘密,比方说这两个他以为是兄弟的客人居然是父子!!!

太他妈不可思议了!!几乎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模样,这也太神奇了吧!!

在他恍惚走神的那瞬间,豪华看台的墙壁已经被拆了一面,不知道这两位先生使用了什么手法,总之轮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墙上的断面还在不停的往下掉残渣。

侍应生:“……”

靠啊,这么厉害,这俩先生怎么不自己下去拼一把啊!

头顶传来的巨大动静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原本就提心吊胆的Giotto看到二楼两位姿容出众万里挑一的男人时,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他怎么把这两尊大神给忘记了!转念一想对方要是发现自己和藤丸立香不在港口教堂肯定是要追寻下落的,特别是在那两双猩红的眼眸把视线投过来的时候——金发青年越来越觉得过来代打是个馊主意了。

Giotto打定主意不去对视,装作自己没有看到。

好死不死,纳克尔还特地用胳膊肘捅了捅他,提醒道:“Gio,上面有两位先生正在究极的看着你,你不打算招呼一下么?”

彭格列初代破天荒的开始发愁起来。

藤丸立香还没来得及惊讶二楼的熟悉的身影,劲风下一秒就抵达了他的面前,脑海中霎时间警报大作!

骤然开始的搏斗把观众们的视线二度拉了回去,他们看到少年动作幅度不大的踩了下地面,紧接着整个人宛若羽毛一般轻飘飘的浮到了空中,瘦削却爆发力十足的身体在滞空的几秒钟内完成了拉伸蓄力的动作,接着一拳冲着兜帽砸了下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