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183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坚固的擂台传出了碎裂的声音,主持人早就看情况不对跳下去逃开了,人群也呼啦一下犹如哄散的鸟兽。

下意识的使用了人类无法承受的力量,藤丸立香落地起就连忙往对手的方向跑去,然而在一片废墟之中,承受了这样惊世一击的兜帽只是活动了下身体就继续做出战斗的姿势了。

他带着的兜帽掉落了下来,露出了暗金色的头发和苍金色的眸子,青年站在废墟之中,气势不减半点,甚至令人觉得他就该如此睥睨对手。

那是作为暴君的存在。

藤丸立香脚下一崴,及时刹住了车,不太确定的问:“……亚瑟?”

但这副模样明显是反转后的亚瑟·潘德拉贡,而非那个和煦的星之圣剑使。巨大的迷云笼罩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也没有人来给他解释一下前因后果。

亚瑟·潘德拉贡[Alter]蹙起眉,不爽的磨了下牙齿,“你是谁?为何要使用他的模样?”

“他?”少年一怔。

似乎是被触及到了重要的东西,越来越浓的杀伐气息聚集在苍金之满月周围,青年主动出击了。就算手中没有圣剑,他的近战能力也相当不错,况且如果弄出人命被那个小家伙知道了铁定免不了一顿说辞,甚至……

亚瑟·潘德拉贡[Alter]脚下发力,身体就化作了一道淡金色的光,群众之中爆发出了喝彩声,主持人也被惊呆了,迫不及待的解说起来,“看!这就是闪电、不、闪电都没有他快!”

藤丸立香明显的感受到了alter释放出来的敌意,他的思维短暂之间就转了好几个弯,最终还是决定想要确认一下。

“亚……!”刚发出一个音节,锋利的风刃贴着少年的脖颈擦了过去,无袖紧身衣的领口被切开,下面的血痕若隐若现。

藤丸立香捂住脖子,细小而尖利的疼痛鞭笞着他的神经,似乎在告诉他这个骑士王极度危险。饶是如此,他依然镇定了下心神,一边用释放治疗魔术一边开口问:“亚瑟,你怎么在这里?”

亚瑟·潘德拉贡[Alter]停下了挑了挑眉,似乎在辨认什么,“魔力的气息……你是r——不对,□□enger?”

他坚持到,“请先回答我的问题。”

然而金发青年确定他的职阶后,嘴角拉开了个嗜血的笑,“顶着这张脸实在是太碍眼了,赶紧消失吧!”

……

“——到底去哪里了!”街道上一个穿着斗篷的少年寻找无果后失望的嘀咕着,他没有注意到自己路过诺埃尔地下拳场时看守人震惊的眼神。

等他走远了之后,看守人们才开始窃窃私语,拳场里面发生的事情他们也知道,可是那位小小先生怎么会出现在街道上呢?

几分钟后,门里有人惊恐的逃窜出来,他们争先恐后生怕自己跑得晚了,手里的选票也七零八落,连钱币掉落在上也没有那个闲心去捡拾起来。

看守人困惑无比,正打算重新维持秩序,但是人实在是太多了,他们就像是在洪流中挣扎的树叶,只能勉强维持着自己的身体不被冲垮。

“停、停一下,先生!”看守人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拦住一个男人,“怎么回事,里面发生了什么?”

“赶紧逃吧!越远越好!”

说完,那人把手里的红色选票塞到了他的手中,紧接着远远的跑开了,看守人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急忙跟在他身后。

大概跑出十来米的样子,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响,耀眼的金色光辉和纯粹的黑色光束将整座建筑物直接切割开来。

行人惊恐的看着这一切,骨子里面的天性让他们选择第一时间避开这个是非之地。

藤丸立香一手撑着盾牌一手握着十字剑,站在他对面的亚瑟·潘德拉贡[Alter]已然换上自己的铠甲——漆黑和斑驳的红色交织,曾经的苍银骑士已然转变为冷酷无情的暴君。

苍金色的瞳孔扫过少年手中的红柄剑,“加拉哈德……他怎么可能承认你,被复仇裹挟之人。”

那盾牌和十字剑是宝具无疑,亚瑟·潘德拉贡[Alter]也能够确认是曾经玛修使用过的东西,以及把这一切交付给她的英灵。

不管是他的圆桌还是在阿尔托莉雅的圆桌之中,能够拔出红柄剑的只有加拉哈德,而那个被誉为最为纯洁的骑士怎么可能认可心中含有复仇之意的家伙?

“这个说来话长。”藤丸立香活动了下手腕,催促盾牌下瑟瑟发抖的孩子离开后,他才继续直起身问,“我想问你是怎么到这里的,我并没有召唤……”

“做到这个程度就够了吧。”狂妄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交流,吉尔伽美什站在废墟的高处俯视着他们两个人,手边的金色之门在浮动着,对骑士王以示警告。

亚瑟·潘德拉贡[Alter]的目光在英雄王和那个拥有着和藤丸立香一模一样的英灵之间徘徊,最后选择了暂时收起自己的剑。但是声音依然冷冷的,“这是怎么回事?”

贤王从年轻的自己身后走出来,抬手撇去西装上沾染到的灰尘,平稳的解释道:“他是藤丸立香,不过不是你的御主。哼,我看你的御主也不过如此,竟然让从者在这种地方释放宝具,真够难看的。”

“你说什么?”反转的骑士王下意识的召唤出了自己的剑,眉眼之间那股寒意更加凛冽了,看得出他现在极度不高兴。

作者有话要说:亚瑟·潘德拉贡[Alter]参考了下黑呆,斗篷立香是隔壁养老团过来的,不是敌人√

第93章丶失而复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