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综]咕哒君是英灵_分节阅读_186

书名:[综]咕哒君是英灵   作者: 玻璃纸之夜   

“嚯?这话倒有点意思,本王还在想你这蠢材怎么还没被憋死。”英雄王抱着手臂,优哉游哉的一语双关。

“呃……”他对上那双红色的兽瞳之后,就再也说不出什么话了,很简单的半点心思在嘴里嚼了半天,最后吞回了肚子里去,“我一直不知道,自己走的路是不是正确的,但是当别的我出现的时候,我就明白了。‘啊…这就是我坚持之后的结果,我是对的,我的辛苦没有白费,我的选择没有错误’……这样的感觉。”

这是一场漫长而又孤独的旅途,久到让藤丸立香觉得自己仿佛快无法想明白自己最初究竟是为何要踏上这路。

要到哪里去,哪个方向才是对的,这些他统统不知道,唯独心中还存在着想要拯救谁的微小愿望,犹如黑暗中的火炬,尽管时刻有着被被狂风暴雨熄灭的可能性,但他依然高举着火焰,前进、前进,哪怕从头来过无数次,他也没有放弃。

吉尔伽美什什么也没说,手臂一屈,把人直接整个搂了过来。海蓝对上艳红,冷静之下暗藏的热情令人心跳加速。

藤丸立香破天荒的没有移开自己的视线,在那双能够看透万物的眼中,他本来就无处可藏。

“你在消沉个什么劲,因为被奖励了所以高兴得找不着方向了?你稚嫩得过头了吧。”英雄王缓缓地说,胸膛随着声音微微浮动,“那个魔女敢把拥有别的可能性的藤丸立香送到你面前,难道你就没有想过里面的含义吗?”

经过他这么一提醒,少年倒是想起了不少东西。

他记得自己曾经因为被“某个人”一直监视着动向,所以才错失了和同伴们交流的机会,以至于孤身一人徘徊在无尽的命运之中。

那么,那个名为壹原侑子的魔女,难道不怕节外生枝吗?

吉尔伽美什看起来心情似乎很好,额外的告诉了他不少事情。比如说,曾经的轮回之中没有一次出现过别的世界的藤丸立香……或者说,正是因为他的失败,才导致自己存在的可能性都被抹消。

少年稍稍可以理解魔女捎来的口信了,“「在魔女的棋盘上,这是你终将取得胜利的证明」…这个证明就是异世界的我本身!”

“嚯…还不算太笨,正是如此,本王才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你完全胜利的那一刻哪,可别让本王等太久。”

藤丸立香捏了捏眉心,试图把纷乱的思绪拼接起来,“先不提输赢的事,壹原侑子敢把人送过来,说明敌人现在无暇顾及到我……不、不对,明明已经这么多次了,没道理在这个时候松懈。那么,是谁使用了什么手段让敌人没办法监视现在的我了吧?”

面对那双求证的眼睛,吉尔伽美什好心情的哼了声,而后答道:“怎么,把本王当做答案求取不是不可,现在就揭露盛宴的全貌为时过早,你就好好在困顿和泥潭里挣扎吧!”

“说起来,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藤丸立香也摆出一副相似的模样,正儿八经地说。

吉尔伽美什看着那片蔚蓝大海中自己的倒影,挑出个颇具兴味的笑来,“哦?说来听听。”

“您还没告诉我贤王为什么要穿那种裤子,您看、迦勒底没有乌鲁克热对吧,完全没必要啊,还有那几乎和泳装差不多了吧?不要老是在迦勒底搞裸奔啊,半裸奔也不行,castoff更是不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在藤丸立香连珠炮般的吐槽之下,英雄王终于觉得自己失策了,他就该直接捂死这个小兔崽子才对。

……

明明外面是一片虚无,但是仍然有光从玻璃窗外投射进来。花瓣上的露水尚未干涸,或许用从未晞干更为合适,这里的一切都仿佛被定格在了一瞬间。

长长的餐桌两端分别坐着两个人。一位金发盘起,装饰以玫瑰的少女,另外一位则被宽大的兜帽遮住了面容,唯有领口银色的橄榄枝在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黄金魔女收敛了自己没品的笑声,独自啜饮着红茶,虽然表面上仍然如往常一般戏谑,但蓝色的眼眸深处却暗藏了思绪。

她也说不清究竟是多久之前,这个人忽然出现,仿佛凭空伸出的有毒枝蔓,绕得人喘不过气来,同时抵达的是。

极度冷彻、极度无情,压倒性的强大。即便是不断穿梭于生与死的界限、传说中的大魔女——菲泽莉努·阿乌古斯都斯·阿乌罗拉也无计可施。

那是绝对的统治,以及绝对的邪恶。

红茶的香气如往常一般弥漫在茶室中,氤氲的水汽让贝阿朵莉切有些分不清时间究竟过去了多久,那个孩子的旅程顺利与否,她也不清楚。

一开始,她的棋盘被征用时,她的确对这两小混蛋敢怒不敢言,连大魔女都没有办法对付的敌人,她更不用说。况且名为无聊的痛苦始终环绕着魔女们,有这样一出不用费力便可以观赏的好戏看,贝阿朵莉切是乐意的。

但是啊。

谁也没有想到,那个黑发蓝眸的少年不管多少次失败被杀,多少次回到这里,都义无反顾的把棋盘反转过来进行新的对局。

那副姿态仿佛是笃定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寻找到渺茫的生机,然后为了同伴一句翻盘。

没错。贝阿朵莉切饮茶的动作顿了顿,那位少年的动机并非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心中留存的同伴。不在乎自己伤痕累累,只愿自己化身切割黑暗的利刃,不断的尝试。

“哼,笨蛋吗。”她轻轻地说了声,红茶倒映着魔女的模样,那唇角却是翘起的。

茶室的时间停滞了,她永远喝不完这杯香气四溢的茶水,就当做是为了先前的剧目付费吧。一切都是为了囚禁……

蓝色的眼眸抬起看向餐桌的对面,那人正一手托着腮,似乎陷入了美妙的梦中不愿醒来。

这样就好。她低头抿了口红茶,水珠从花叶上跌落的声音传入耳中。

声音……魔女迟疑片刻,猛然惊醒往前看去!

“你好像很不乐意看到我啊,贝阿朵。”语气亲昵,却宛若蛇信。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