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豪门男妻养崽崽[重生]_分节阅读_28

书名:豪门男妻养崽崽[重生]   作者: 软檬   

“爷爷,你、你是不是都知道了?谁说的?阿姨吗?”阮寒山的语气显得极为慌乱,但实际上表情却十分悠然自适,还用唇语示意开昕赶紧喝汤。

“徐秘书说你找了个大学生当男朋友,花钱养着人家,还跑去国外代孕生了个孩子!你看看你做的这些事!你是不是要气死我!”

听筒里的声音越来越大,阮寒山把手机拿远了点,语气切换成了忐忑模式:“我怕你生气嘛。”

电话那头传来几声粗重的喘气,过了片刻,老爷子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平静:“明天早上九点带他回来,就你们两个人。”

老爷子说完不等阮寒山回答,直接按断了电话。

阮寒山满意地放下手机。完美,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

即使隔了段距离,开昕也能听见话筒里的怒吼声。但此时阮寒山的嘴角为什么带着淡淡的笑意?

自己是不是看电脑太久了,所以眼花了?

看见开昕嘴巴微张两眼出神,阮寒山在他面前招了招手:“想什么呢?赶紧吃饭。”

开昕的腮帮子动了起来,阮寒山点点头,继续道:“明天早上九点要回老宅子见我爷爷,早上六点我会让徐秘书来帮你做准备。等下吃完饭就早点休息养精蓄锐,明天是场硬仗。”

随后,阮寒山便将自己对付老爷子的那套说辞提前告诉了开昕,让他务必记住自己的角色定位,明天一定要按着剧本演。

开昕越听越觉得一头黑线,虽然阮寒山有提前告诉过自己,说他会编造一些两人认识相恋的情节。但开昕怎么也没想到,最终竟然是这种剧本。

“我本来想编个咱们俩一见钟情爱得如胶似漆的剧本,但是显然你更演不来,所以就换成现在这个版本了。”阮寒山无奈地耸了耸肩,这么解释。

“被包养的男大学生?金丝雀?”开昕圆圆的脸蛋上满是迷茫,“我要怎么演?”

“性格内向,容易害羞,不爱和陌生人交流,特别黏我。”阮寒山一一数着,愈发觉得这个人设很贴近开昕本人的性格,“除了最后一点,其他的你本色出演就行了。”

开昕被突如起来的一切搞得晕头转向,急匆匆吃完饭后就回房间休息了。

还好平日里为了保证晚上能起来喂夜奶,开昕一直睡得比较早,白天他又累了一天,躺在床上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到了晚上两点钟,开昕隐隐约约好像听见了团团的哭声,睡梦中一个激灵立刻就醒了。

他晚上睡觉时不关门,为的是能够及时听见隔壁房间团团的动静。可此时门外的走廊里一片漆黑,静得出奇,好像刚刚那哭声只是他的幻觉一样。

差不多也到了喂夜奶的时间,开昕踮起脚尖走出去,准备到隔壁房间看看团团。

结果他刚踏进去,就被房间里一个黑漆漆的高大人影吓了一大跳。

开昕瞬间就想到了是小偷。小偷来团团的房间做什么?该不会是要偷孩子吧!

开昕心脏一紧,看见门边摆着凳子,抄起凳子就要冲上去同小偷决一死战。

那高大的人影在黑暗中突然回头,轻声道:“是我,阮寒山。”

开昕瞬间松了心神,才发现自己双腿吓得发软。他放下凳子压低嗓门问道:“你干嘛大半夜不开灯地站在这里啊?”

开昕此时说的每个字都打着颤,听起来特别像只受惊的小绵羊,糯糯软软的。

阮寒山在黑暗中扬起嘴角,回道:“我听到团团哭了就过来看看。没想到一抱上他,他就在我怀里睡着了。”

开昕将走廊里的夜灯打开,昏黄的灯光立刻洒进了房间。

他走到阮寒山的身边,果然看见团团的小脑袋一动不动地埋在阮寒山的胸口。团团的一只小肉手还抓着阮寒山的上衣,看起来很是依依不舍。

看到团团同阮寒山如此亲近,开昕有些嫉妒。

但阮寒山一只手托住团团的小屁股,一只手护着团团后背,嘴唇紧紧抿起看起来紧张又笨拙的模样,又让开昕的心中流过一股暖流。

或许答应阮寒山假结婚,是个不错的选择。

开昕轻手轻脚地去冲了奶,回来将奶嘴对准了团团的小嘴。

睡梦中的团团抽了抽小鼻子,张开小嘴,一口就含住了奶嘴。

团团幸福的吸着奶,一幅陶醉的小表情,攥着阮寒山衣服的小手微微松开了些。

开昕戳了阮寒山一下,示意他接过自己手中的奶瓶。

阮寒山疑惑地挑了挑眉,还用唇语问他“怎么了”。

团团的小肉手此时彻底松开了,开昕不想错过这个机会,直接抓住了阮寒山放在团团背后的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