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豪门男妻养崽崽[重生]_分节阅读_174

书名:豪门男妻养崽崽[重生]   作者: 软檬   

“这个酒真好喝……”

“寒山,有你和团团在我身旁,我真的太幸福了……”

“唔……酒没有了……”

“老公,你再帮我倒一杯嘛……”

阮寒山听到最后一句,眸色暗了下来,声音沙哑地开口问他:“叫老公做什么?”

开昕说话已经有点不利索了,但还是一字一句地认真答道:“叫、叫老公再帮我倒一杯酒……”

他的脸颊已经彻底红成一颗红通通的苹果,眼皮也耷拉了下来,用小手托着不停往下点的脑袋,和他旁边婴儿凳里的团团简直一模一样。

阮寒山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

自己真是错估了开昕的酒量,这才喝了两杯就醉倒了,以后绝对不能让他一个人在外面喝酒。

他抬手示意保镖过来照顾团团,告诉服务员将帐挂在房间的账单上,自己则搂着开昕往外走。

开昕手脚发软没力气,几乎是靠在阮寒山的身上向前移动着,两只胳膊顺势抱住了他的腰,小脸在阮寒山的胸膛上直蹭。

阮寒山动用十二万分的意志力,才把开昕带回了房间,轻轻放在柔软的床铺上。

等到他将睡着的团团放进婴儿床里盖好小毯子后,才发现开昕已经沉沉地睡着了,怎么喊他都没反应。

阮寒山气得在他的唇上轻轻咬了一口。今天晚上欠的,他一定要找开昕补回来,

第76章爷爷的信息

第二天一早,开昕是被洒在脸上的阳光照醒的。他想要抬起头来,却感觉十分昏沉太阳穴还一跳一跳地抽痛,赶紧用手指按住了。

他一转头恰好对上了阮寒山英俊的脸和清明的眼神,对方勾了勾唇角问他:“头疼了?”

开昕微微点头不敢用力晃得头晕,一张嘴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十分沙哑:“疼……”

阮寒山心疼他,伸手轻轻将他揽进怀中给他揉着太阳穴。可一想到自己昨晚被吊在半空中的感受就气得牙痒痒,他便忍不住用牙齿含着对方的耳垂轻轻磨了磨,含糊道:“知不知道你昨天晚上都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开昕闻言倏地一愣,立刻皱起眉头仔细思索昨晚的行为。

可是他想了半天,脑海中依旧一片空白,只依稀记着自己一开始在喝酒,后来觉得酒好好喝……紧接着便断片了。

阮寒山清了清嗓子,学着开昕糯糯的口音说道:“老公,你再帮我倒一杯嘛……”

那语气、重音和话尾拖长的声调,都和开昕平时说话一模一样。

开昕的脸刷的一下就烧起来了。所以自己昨天是这样向阮寒山撒娇的……

阮寒山揶揄地低笑了两声,贴着开昕的脸问他:“平时也没听你叫过老公,怎么昨天晚上叫得那么顺口?”

开昕:他、他也不知道啊!

他脸红得快要爆炸了,垂下眼帘不敢看对方,努力地想将自己往被子里面缩,仿佛可以通过这种方式降低羞耻感一样。

但阮寒山眼明手快地制止住了他,还恶劣地摸了摸他滚烫的耳朵,催促道:“说呀,是不是自己偷偷在心里喊过了?”

开昕这下羞得头顶都冒烟了,可阮寒山一直咄咄紧逼,一定要问出这句昵称的由来。

“我没喊……”开昕费了半天劲,才将声音从喉咙里挤了出来,软绵绵的好似十分委屈,“黄嘉宁给我发语音总是说‘你老公’、‘你老公’……”所以他的脑袋里才会有这个词的。

话是这么说,但这不刚好证明开昕将黄嘉宁的话听进了心里,自己潜意识里也是这么想的吗?

阮寒山嘴角一勾,觉得怀里的开昕太招人疼了,将他按在怀中狠狠地亲了好久才放开。

等到两人从床上起来时,已经是早上九点了。

团团早上六点多就醒了,在床上哼哼唧唧的想让爸爸抱。阮寒山睡得浅被他吵醒了,给他喂了奶又抱着哄了好久,才叫阿姨抱他到别的房间去玩免得吵到开昕。

两个大人洗漱完毕后在房间里腻歪着吃完了早餐,便带着团团开始了新一天的玩乐。

他们先去了马场。一大片翠绿的草坪边缘立着一间红色屋顶的长形建筑,从建筑的大门往里一看,便能看到走廊里两排长长的马厩,还有几只马晃着脖子后柔软垂顺的鬓毛探出了脑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