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豪门男妻养崽崽[重生]_分节阅读_184

书名:豪门男妻养崽崽[重生]   作者: 软檬   

团团充满福气的可爱小脸望着自己,老爷子的心瞬间柔软了起来,顺手接了过来。

宝贝小手抓住曾爷爷的衣襟,肉肉的小屁屁自觉地挪了挪位置,便软软地靠在了老爷子的怀里。老爷子用大手帮助他调整了下姿势,见团团神色自然才用手臂将他护好。

阮寒山余光瞄着两人的动作,偷偷勾了下唇角,便打开了U盘里的PPT文件。

“爷爷,雨城那块地的整体规划已经全部出来了,我准备将小镇分成五个功能区……”阮寒山让佣人搬了个椅子坐在老爷子身旁,认真地向老爷子解释着幻灯片上文字图片的含义,并时不时询问他有没有什么疑问。

老爷子也摒除了个人情绪,严肃地审视整个项目规划的内容,并提出自己的疑问和看法。

爸爸和曾爷爷在谈正事,团团待得无聊了,转着毛绒绒的小脑袋好奇地在房间里看着。老爷子便抽空从书桌抽屉里拿出宝贝之前落在这里的硅胶摇铃,让他抓在手里玩。

一个小时后,爷孙俩终于探讨结束了。

老爷子没有再抱着团团的理由,心中非常不舍,却还是示意阮寒山将宝贝抱回去。

不料团团在曾爷爷怀里玩游戏玩得开心了,见爸爸要把自己抱起来,不仅没有起身的意思,还往老爷子怀里靠了靠。

阮寒山:儿子真棒。

他故意装作难办的样子,提议道:“团团还想再坐会儿呢,爷爷再抱抱他吧。”

老爷子自然不舍得团团,便顺着孙子的话点了点头,又将团团抱紧了些。

两人刚刚一直交谈着,此时骤然停了下来,空荡的书房立刻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只有空气中的些许浮尘在阳光下跳动着。

阮寒山没从椅子上起身,穿着西裤的长腿和老爷子的腿靠得很近。他往老爷子的膝盖一瞄,便看出了那麻质布料下的膝盖上带着厚实的护膝,撑出了一两块隆起。

他的视线在上面转了转,眉心微微皱起,轻声问道:“爷爷是带上护膝了吗?是不是膝盖不舒服?”

老爷子心中瞬间一暖。

他就知道孙子还是关心自己的,只怕今天说是来谈公事,也是找的一个借口,实际上是为了来看看自己的情况如何。

想到这里,老爷子的语气便放软了,也不刻意说刺耳的话了:“可能今年入秋后温度下降的快,所以膝盖就提前有了反应。”

阮寒山继续问他,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担心:“除了带护膝,还有没有用药?”

老爷子拢了拢怀里的团团,答道:“承凯请来的老中医配了驱寒气的药油,让我每天坚持涂,说是长久以来能够改善。文婷每天都有帮我涂的。”

他话音刚落,书房的门便被再度敲响了,门外传来了徐文婷的声音:“爸,我过来给您涂药了。”

听见门里的应声后徐文婷便进来了,看见老爷子怀里正捧着硅胶摇铃在磨牙的团团后,露出了个笑容道:“寒山和团团回来了啊,那我让厨师午餐多准备些。”说完,便吩咐守在门边的佣人去通知厨师。

她就不信做成这样,老爷子还会将寒山往外面赶。

老爷子抿了抿唇,没对徐文婷自作主张的安排发表什么意见,只是说:“药油等会再涂吧,团团在,不要熏到他了。”

“医生说了一天三次,长久坚持才能有效果。”徐文婷知道他是怕麻烦,在这件事上毫不退让,“那让寒山带团团去下面玩会儿,等我给您涂好了药再抱进来。”

徐文婷自从自己受过伤后,便知道人生病时最希望身边有人照顾陪着,而且来自家人的关心比谁都重要。

阮承凯忙着新公司的事情脱不开身,老爷子又和寒山、开昕有了矛盾,徐文婷怕他多想心里不舒坦,便一天三次雷打不动地坚持帮老爷子涂药,一是治病,二也是关心宽慰

他。

她说完便在老爷子的腿前蹲下了身子,可手中的玻璃瓶却立刻被阮寒山接了过去。

阮寒山搭了把手将她搀起来,说道:“婶婶你抱团团出去吧,他也好久没见你了。我来帮爷爷涂药。”

老爷子和徐文婷均是一愣,徐文婷率先反应了过来,笑着去抱团团:“团团,好久没见叔奶奶了吧?”

团团正转注地玩着玩具呢,换了个怀抱也丝毫不在意,倚在了徐文婷的身上。

阮寒山将西装外套脱下担在椅子上,撸起衬衫衣袖后便将老爷子宽大舒适的麻布裤卷了上去。

老爷子没避开,两个膝盖上厚实的黑色护膝便露了出来。

阮寒山将护膝解下,发现老爷子有些衰老的皮肤被护膝勒出了痕迹,能看出来带着的时候很不舒服,皮肤上淡淡的药味也飘了出来。

阮寒山心疼了。老爷子这么大年纪还在受这种罪,肯定很难受。

徐文婷教阮寒山怎么按摩:“你把药油放在手心里搓热后,再涂在爸的膝盖上,将那一圈的皮肤搓红搓热了,让药油渗透进去就行了。但是要小心,那油很辣很刺激,别弄到你脸上或是眼睛里面了。”

阮寒山应了声好,等徐文婷带团团出去后,抬起硬朗的俊脸对老爷子说:“爷爷,我帮您涂药。”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