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豪门男妻养崽崽[重生]_分节阅读_195

书名:豪门男妻养崽崽[重生]   作者: 软檬   

这是将一只交响乐团请到了黄嘉宁的餐厅里?

开昕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一切,生怕自己走神错过了阮寒山精心布置的一切。

中年男人看见开昕后微微一笑,欠身示意后便转过身去。他手中银白色的指挥棒在空中轻轻一扬,待所有人准备就绪后便挥了下来。

舒缓悠扬的交响乐缓缓响起,声音的大小恰到好处,在餐厅里并不会吵闹。

开昕觉得这前奏十分耳熟,过了几秒后便反应过来了:

这是他剪自制棒棒糖制作视频时曾经用过的配乐,Maroon5的《sugar》。

乐团刚好演奏到歌曲高潮的部分,开昕依旧记着这段台词:

“Sugar,

Yesplease,

Won\'tyoucomeandputitdownonme?”

这糖分爆表的歌词带着浓浓的甜意,一路渗进了开昕的心里。

寒山是在用这首歌跟自己表白吗?

老爷子他们似乎早就知晓了一切,一点也不意外突然出现的乐团,面带笑意静静欣赏演奏的音乐。

阮寒山也不着急开口,牵着开昕静静地听着演奏;倒是他怀中的团团从未见过叔叔阿姨手中这些奇怪的东西,一双黑亮的大眼睛一直盯着不停移动的提琴琴弦。

这首歌并没有完全演奏完,乐团指挥的指挥棒和手指同时一收,再挥动时音乐已经变成了下一首。

开昕的眼睛睁大了:这首《i’myours》他也用过!

他是用在披萨的制作视频里,开头第一句“wellyoudonedoneme”搭配的是披萨从烤箱里出炉的那个画面。

第一首歌时他以为是巧合,可是第二首也一模一样,寒山该不会是把他微博上所有的视频都看了一遍吧?

像是印证他的猜想似的,餐厅里的投影仪突然在白色墙面上投射出了彩色的视频画面,视频里全是开昕的脸,有他的直播片段,有他的比赛过程,有他和阮寒山、团团的合照……

那些画面中,开昕总是在笑着,温柔的、灿烂的、腼腆的、兴奋的……

这些都是阮寒山眼中的自己。一想到这里,开昕便觉得整个胸腔都被甜蜜的气泡填满了。

阮寒山转过身来,牵着开昕的手依旧紧紧握着,面上竟然难得地带了一丝紧张,开口道:“开昕,今天我请爷爷、叔叔婶婶、嘉宁顾尧一起来,是希望他们能为我们俩做一个见证。”

乐团将演奏的音量降了下来,阮寒山说的这番话十分响亮。

他说得并不流畅,个别字词还磕巴了一下,语气却极为真诚,深邃的双眸里映着开昕的倒影。

开昕也紧张了起来,和阮寒山相握的手心里出了汗。

阮寒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其实从再度与你重逢时,我就慢慢对你心动了,然后就陷得越来越深,根本不想履行一开始的约定。后来我捡了一条命回来向你表白,当我听到你说喜欢我时,我更是觉得这一切太美好了,美好得不真实。”

开昕眼眶一酸,一股湿意漫了上来。对他来说,能够看到阮寒山平安回来,能够来得及告诉对方自己的心意,这一切也像是在做梦一样。

小王子团团看见爸爸脸上的泪,立刻着急地“呀!”了一声,伸出小胳膊扭着肉肉的小身子,拼命想扑进面前的爸爸怀里。

开昕原本还有些伤感,此时却被团团萌萌的动作逗乐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在场的其他人也笑了,老爷子边笑边摇头,阮承凯笑着搂住了徐文婷的肩膀,黄嘉宁则向后靠在了顾尧的怀里。

阮寒山的唇角也带着笑意,调整了一下怀中团团的位置防止他摔倒,紧接着在儿子的嘟嘟脸颊上亲了一口。

“开昕,我想再问你一次,你愿意和我成为夫夫吗?”他边说边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红丝绒布的盒子,放进了小宝贝的手中,示意他递给开昕。

那盒子有成年人的手掌心那么大,团团的两只小手没法单手抓住丝绒盒子,只能双手捧着。

他低头好奇地看着盒子,手指触碰到盒子表面柔软丝滑的触感,小嘴裂开露出了嘴巴里尖尖的几颗小白牙。

阮寒山轻声对他说道:“团团,把这个给爸爸。”

穿着白色西装的小绅士团团很听话,乖乖地捧着盒子递到了开昕的眼前。

阮寒山捏了捏拳头,明知道对方不会拒绝自己,可他还是紧张得整个后背都湿了。

开昕定定地看着父子俩的动作,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一片空白,下意识地伸出发颤的指尖接了过来。“咯噔”一响,红丝绒盒子便被打开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