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33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只是等火凤说完再一看,偌大的教军场上一个士兵也没剩下,都跑没了,就一阵风卷起几片枯叶飞过。

霖夜火眨眨眼,扁嘴跟赵普投诉,“你家士兵怎么这么没有佛性……”

赵普摇着头就走了,宁可跟白老五拼刀也再不跟霖夜火打架了,这玩意儿谁受得了啊。另一方面又觉得霖夜火是个人才啊……这一招以一敌百,“杀”人于无形!将士们说得对,满天飞龙乔广,比那话唠射多少箭都管用!

小四子坐在城楼上拍手,“这是打和了么?好呢!”

众将面面相觑——算是点到为止啊,果然不伤和气。

“唉。”殷候托着下巴,“他俩交情不错又没深仇大恨,要他俩拼出个你死我活果然是不可能。”

“所以说小孩子太成熟一点都不有趣。”天尊点头,“不过这俩禅境和百鬼阵都练得不错,昭儿和玉堂不知道练得怎么样……”

说着,天尊和殷候对视了一眼,觉得有必要督促一下自家两个小的好好练功,别总想着谈情说爱!

……

天尊和殷候心目中正“谈情说爱”的两人,此时可正忙着正经事。

进入瓶钟山的皇宫之后,四周围气氛肃穆,进出的人不是穿斗篷的巫师,就是表情严肃的士兵。

跟着两位官员爬了一阵子山之后,到了皇宫的正门口,一个人站在那里等众人,正是前几天被赵普放回去的——兰克弥。

兰克弥对那些领路的官员摆摆手,亲自带着展昭他们进入了皇宫。

这皇宫建造在山上的缺点就是台阶太多了,一路往上爬走了也不知道多久……终于进入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大殿正中的皇位空着。

兰克弥带着众人从偏门出去,门外的院子里,挂满了白绸。

“灵堂就在前面。”兰克弥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边带着众人穿过白绸拦出来的小路……进入一座玉石雕砌的宫殿。

宫殿的四周围都是高高的主子,挂了一圈长明灯,正中间有一个水池,一座虹桥通往池中间的小岛,岛上一口玉棺。

这结构展昭他们以前见过,葬生花当年掉下去的那个墓穴,就是这个构造的……

虹桥的这边有侍卫把守,那一边,站着一个年轻人。

这人身材高瘦,穿着一件蓝色的锦袍,靠着玉棺正在发呆。

“大哥。”

兰克弥走上虹桥,叫了一声。

棺边的男子回头看过来……

展昭和白玉堂看清楚了他的长相——这人应该就是瓶钟山的新任君主,兰克明。

兰克明的长相和兰克弥有四五分接近,没有了那股稚气,总体给人感觉十分的沉稳。总之这两兄弟都是仪表堂堂,而且一看就不是蠢人。

兰克明对贺一航拱了拱手。

贺一航对他拱手的同时,小声对公孙说,“先生,这前战的先机,就靠你啦!

公孙一愣。

身后展昭和白玉堂也对视了一眼——什么?

封啸天跟在后头,走到廊桥口就不往前走了,和兰克弥站在桥边大眼瞪小眼,有些尴尬。

贺一航带着展昭等三人来到了棺边。

兰克明微微退后了一步,示意众人——可以瞻仰兰克靖铎的遗容。

展昭觉得奇怪,哪儿有进门就进灵堂看遗容的?这是瓶钟山的风俗么?

众人到了棺材边往里瞄了一眼——一位外族的老者,穿着一件黑色的锦袍,躺在那里。这老者并不是太老,六十来岁的样子,身形十分的瘦削,两颊凹陷脸色灰白……

展昭觉得兰克靖铎年纪不大就这么死了有些可惜,正走神却感觉公孙突然拽了一把他胳膊。

展昭不解地看公孙。

只见公孙张了张嘴,看嘴型,似乎是说了两个字——没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