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35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兰克明和兰克弥兄弟情深,两人彼此相当的信任。

看完信之后,兰克明问兰克弥,“你这次见到赵普了,你觉得他可信么?”

让兰克明没想到的是,向来眼高于顶的弟弟竟然连犹豫都没犹豫一下就点头,“我觉得他信得过!”

兰克明倒是意外,问,“他果真如传说中的一样强?”

兰克弥一脸认真地说,“大哥!他家有跟猫一样听话的黑虎!还有龙!会飞的那种!白的!”

……

看着向来过于老成的兰克弥露出难得一见的兴奋眼神,兰克明不再犹豫,他相信赵普。

赵普和贺一航这人情卖得爽利,可要忙的却不是他俩。

公孙倒是还好,反正看到病人就治是他的习惯。

展昭和白玉堂可不知道他俩被当做“神探”给送过来了,展护卫心里还挺美——猫爷向来衰神附体尽捡尸体,没想到还有碰着起死回生的一天!

兰克靖铎的加死必须掩人耳目。

兰克明将“尸体”掩盖起来,刚盖好……外面就走进来了几个人。

为首一个一身红衣。

展昭看了一眼就皱眉……知道是来吃豆腐饭,他都把红官袍换成蓝色的了,这位一身鲜红大踏步进灵堂,要是搁中原非被人打出去不可啊,瓶钟山也是不讲究。

这人看起来四十出头的样子,身材高大但是过度瘦,因为太瘦所以显得五官突兀,造成面部的阴影部分太多,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阴郁寡言。

这人的打扮和外边街上碰到的那些巫师一样,短黑发贴着头,一件斗篷……红色!

展昭和白玉堂都猜想——这位应该是传说中的,思铭法师。

贺一航自然知道他是谁。

“少主……”思铭进门给兰克明行了个礼,随后边走边对贺一航行礼,“贺将军远道而来,有失远迎。”

贺一航依然是笑脸宜人,上前道,“法师客气了,节哀顺变。”

思铭法师叹了口气,“大王英年早逝……”

“阿嚏……”

思铭法师话没说完,就见不远处虹桥上的封啸天不知道怎么的打了个喷嚏……他也是声如洪钟,宫殿又拢音,这一个喷嚏打得震天响。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都转回头去看。

封啸天正揉鼻子,一手抠着一个长明灯的灯柱,问站在灯边雕塑一样一动不动的侍卫,“你家是烧的什么灯油啊,这么呛人?”

“啸天!”贺一航佯装微怒,边对思铭和兰克明道,“失礼。”说着,对封啸天一摆手,那意思……出去等,别在这里作怪!

封啸天甩着袖子就出去了,兰克弥跟了出去,“我去给他带个路,免得他乱跑。”

思铭看了看一起往外走的两人,似乎是想对手下说几句,却听贺一航适时开口,“法师看起来精神不济,切莫太过伤心伤了身体。”

思铭忙客气了两句,再回头,封啸天和兰克弥已经走出了宫殿,不在众人视野范围之内了。

展昭和白玉堂又交换了一个眼色——贺一航说话的时机是拿捏得真好,这位不显山不露水是一切尽在掌握,不服不行。

思铭忙摆手,说自己无大碍,倒是少主,已经守着先皇三天三夜未曾离开。

展昭和白玉堂心领神会,大概和中原一样有长子守灵三日的习惯……兰克明这也是防止别人发现兰克靖铎没死的最好方法,老头糊涂不要紧,关键时刻儿子得孝顺才顶用。

“法师不必多说,我守完阿爹最后一夜,就关上千斤闸。”兰克明示意众人离去吧,不要打扰他守灵。

思铭叹了口气,引着贺一航他们出了宫殿。

展昭和白玉堂拉着还一头雾水的公孙一起往外走。

临出门,白玉堂看了一眼宫殿的大门……这门的确是一口千斤闸,就有些不解。

“这座宫殿其实就是一座坟墓。”似乎是看出了众人的疑惑,思铭法师帮着解释了一下,“当千斤闸落下,大王的玉棺会降入地底,大王会长眠于瓶川山,与历代先祖一样。”

公孙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皇宫和这座墓葬宫殿,觉得人鬼共居太败风水了,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瞎操心什么啊,这不还没死呢么……死不死到头来还是要看自己啊,要是救不活就完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