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54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明日子时,准时放火烧山。”肴羯继续说着,“我们大军躲进山里,烟雾困城十日,熏死城中百姓……”

“混账东西!”兰克明听得火冒三丈,展昭对他摆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接着说,”贺一航冷声吩咐,肴羯完全无法反抗,继续说,“十日之后,点燃埋在瓶钟山的轰天雷,炸开一条山路。爆炸必定导致山崩,落下的巨石埋掉瓶钟城大半,形成一个不可攻破的围城。将军会带着兵马从瓶钟山后进入驻扎,切断赵普出黑风城的前路!”

兰克弥和兰克明惊讶对视——竟然是这种计划!

“将军?哪个将军?”贺一航问。

“毒火……”肴羯说到这里,全身痉挛,痛苦扭曲地在地上翻滚。

贺一航放开了按在他额前的手,站了起来。

“毒火是谁?”兰克明追问。

兰克弥则是关注着其他的点,问贺一航,“你刚才用的什么功夫?为何他会那么听话什么都说?”

贺一航轻轻摸着下巴,似乎正在考虑事情,自言自语,“毒火……”

兰克弥没得到回答,就抬回头看展昭。

展昭也有些惊讶,贺一航用的是噬心术,这是一种相当“恶毒”的功夫。当然了,功夫的好与坏主要是看什么人使用了。噬心术能控制人的神智,问他什么他都只能说真话,同时承受这种武功是一种莫大的精神摧残,被噬心术控制的人无法说谎但是会极度痛苦。

展昭心肠再好也不会去同情想要害死一城人的肴羯,他只是对贺一航的师承产生了一定的兴趣——这位低调的赵家军副帅功夫很好,他是跟谁学的功夫呢?展昭倒是知道一个噬心术用的很好的高手,如果贺一航的功夫是他教的的话……那可就有趣了。

……

另一头,因为小门打开,墓室中所有的机关都关闭了,所以白玉堂和公孙顺利地将兰克靖铎从棺材里抬了出来。

兰克靖铎开始咳嗽,整个人苏醒了过来。

公孙见他挣扎着要起来,就将他按住,“你不要乱动!”

“我儿……”兰克靖铎一把抓住公孙的袖子,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快叫明儿!我瓶钟山危在旦夕……”

公孙无奈看白玉堂。

白玉堂问兰克靖铎,“有什么危险?”

“毒火!”兰克靖铎神智并没有完全恢复,他一手抓住公孙的袖子,一手又去抓白玉堂,“小心毒火!明儿对付不了的,快去求赵普出兵,救我瓶钟百姓……”

兰克靖铎因为情绪太过激动外加身体虚弱,说完就晕了过去。

公孙和白玉堂不解对视——什么毒火?是指有毒的火……还是某个人叫毒火?

第17章【战机】

肴羯老老实实交代了他毁掉瓶钟山的计划,展昭听得心惊肉跳,觉得这打仗动不动就灭了一城人的做法他有些接受不了。要不是贺一航对肴羯用了噬心术,已经将他弄了个半死不活,展护卫就上去踩他脸了。

这时,就听到外边传来了敲门声,随后是白玉堂的一声,“猫儿。”

展昭“咻”一声闪到门边,众人刚来得及感慨一句“好快”,展昭已经把门打开了。

白玉堂和公孙进来,身后几个侍卫抬着昏迷的兰克靖铎。

兰克明和兰克弥赶紧将兰克靖铎安顿到床上。

几乎是同时,跑去引开搜城人马的封啸天也回来了。

“山上怎么样?”贺一航问封啸天。

“朝城这一面的半山坡铺了好多硫磺烟硝,有个火星就能烧起来,所以我没带手下上山。”封啸天道,“另外城北有两支兵马在集结,人倒是不多也就几万而已……”

兰克明倒抽了口冷气。

展昭提醒封啸天,“瓶钟山本来也没多少人马。”

封啸天眨眨眼,一拍大脑袋,“也对啊!”边说,边问兰克明,“有人要造反啊?你手下多少人啊?”

兰克明皱眉算了算,“最多一万人马……”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