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70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吃过早饭,董仟翼出现了一下子,找贺一航说了两句就又消失不见了。

展昭和白玉堂来到贺一航的军帐里,就见沈绍西、封啸天都在,另外还有兰克明。

兰克弥在照顾他爹,兰克靖铎虽然醒了,但他知道的也不多,而瓶钟城除了外困还有内忧——思铭法师连同他几个亲信,都失踪了。

“好一些的情况是他们从瓶钟山溜走的时候被炸死了。”兰克明道,“坏一点的情况就是躲到哪儿去了,而最糟糕的情况当然是……已经投奔敌营了。”

“说到敌营。”展昭问贺一航,“查到敌军的情况么?”

贺一航微微地一笑,道,“这次可是有点儿意思。”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问贺一航,“有意思?”

“对方应该是一群影子兵。”贺一航在沙盘上,离开瓶钟城大概二十里左右的位置画了个圈,“这里是西域最大的草场所在,仟翼发现草场的起伏并不是太规律,表示有人躲在里面,数量不少而且相当的分散。”

“草场……”展昭皱眉,“都趴着么?”

展昭问完,沈绍西忍不住“噗”了一声,封啸天直乐,“那草有一人多高呢,别说人,马也藏得起来的。”

展昭疑惑,“西域不是多戈壁么,为什么有那么高的草?”

“一方面是地下水丰富,另一方面……土壤比较肥沃。”贺一航笑着回答。

展昭和白玉堂听着都新鲜——戈壁土壤肥沃?

“这里原先是乱葬岗,战乱多发的时候大量的尸体被丢弃在这里,渐渐就形成了西域最大的草场……”沈绍西回答。

“这地方也算有妖气!”封啸天压低了嗓门儿说,“要经过此处只能取道西南面绕路,绝对不能直穿,不然进去准迷路,而且有入无出。”

“只是草场而已,放火烧了不行么?”白玉堂问。

“唉!这就是更邪门的地方了!”封啸天道,“这草场点不着!”

“点不着?”展昭和白玉堂都惊讶。

沈绍西伸手拍封啸天的额头,让他别怪力乱神地胡说八道,边跟展昭和白玉堂解释说,“那片草场里分布了很多沼泽坑,只进不出是因为掉进沼泽坑里了。另外因为含水量极高,那些草都绿油油湿乎乎的,放火烧不起来很快就灭了。”

“哦……”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

“所以这个草原有个绰号,叫吞尸池。”封啸天啧啧两声摇头,“里头死了老多人了,晚上天气好的时候还能看到魂灵在飘。”

展昭和白玉堂听得直挑眉,沈绍西继续顺手拍封啸天的脑门,“少胡说。”

见展昭和白玉堂听鬼故事似的神情,贺一航解释道,“只是因为大漠晚上特别冷,而沼泽晚上却热,因此出现的一种现象,类似于海市蜃楼,被称之为夜灵之象。”

“哦……”展昭和白玉堂接着点头,这片大漠的确神奇,特别是对于他们两个江南出生的江湖人来说。

“为什么叫影子兵?”展昭接着问。

“什么情况下影子会不见?”贺一航反问。

“没有光的情况下。”白玉堂回答。

贺一航笑着点点头,“就是这么个道理,影子兵都是搞偷袭的,而且会利用天气和地形来隐藏行踪,让他们主动出击的可能性不大,所以这场仗要打,首先还得引他们出来。”

“要怎么引他们出来呢?”展昭问。

“嗯……通常我们的做法是让欧阳出去骂街,不过显然这情况这法子是行不通。”贺一航指了指脑袋,道,“所以得想个法子。”

展昭和白玉堂都看着贺一航——你有法子没?

贺一航抱着胳膊,看了看沈绍西和封啸天。

封啸天一摊手,没什么好招。

沈绍西道,“从对方偷袭瓶钟城的手法来看,不是会轻易受骗的。”

“这片草场的规模有多大?”展昭问,“围起来行么?”

贺一航无奈摇了摇头,“至少三十个瓶钟城那么大。”

展昭倒抽了口凉气。

白玉堂轻轻摸了摸下巴,问贺一航,“那对方要是跑了怎么办?”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