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89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打招呼?”展昭不解。

贺一航微微皱眉,道,“敌军人并不多,其实那天瓶钟城提早炸开之后,仟翼就查探到大批敌军已经撤退,他们入了辽境之后就不见了。”

“辽境?”展昭不解,“这次的敌军是辽人,还是他们彼此有勾结?”

“应该不是辽军,而至于勾结,辽国自然是不会承认,而且是擦着辽境的边缘走的,说不清楚。”贺一航一摊手,“辽国不会趁机挑衅中原,但不代表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凭无据我们也没法跟大辽开战,再说率先挑起争斗也不是我家元帅的性格。”

众人都点头,别看赵普利得跟把刀似的,但善战却不好战,相反,他向来的风格都是和稀泥,能太平一天就太平一天。

展昭他们都赞同这种做法,毕竟一旦打起仗来,无论输赢,边关百姓首当其冲遭罪。作为将军大侠,他们是武艺高强,就算兵荒马乱也能自保。可平头百姓老弱妇孺却不具备这个能力,轻言开战等于夺人性命,赵普是万万不会做这种不负责任的决定的,什么“乱世出英雄”之类的论调,他向来都嗤之以鼻。

“对方撤走了主力,留下了一小部分人施了个诱敌之计,本来想以小博大给我们一个下马威。”贺一航叹了口气,“只不过想忽悠我家元帅没那么容易,但对方损失也不重,不伤筋骨,再者就是……”

众人都看他,“什么?”

“你们也看到那些来偷地图的黑衣人了。”贺一航道,“都是死士。”

展昭等人都点头。

贺一航“啧”了一声,淡淡道,“敌方将领对待手下十分的……残酷。”

众人都同意,的确很残忍,人命如草芥的感觉,就为了那么点儿事死了四个士兵。

“从瓶钟城这一整个计划来看,对方用计歹毒、行动力强、出其不意、敌将指挥官性格阴毒,十分狡猾!而士兵纪律严明,更像是奴隶的感觉。”贺一航轻轻叹了口气,“换句话说,我们是瓷器对方就是瓦罐,关键时刻他们是会不惜与我们同归于尽的,这种敌人最不好对付,今后要加倍小心。”

众人听了贺一航所说,仔细想想……的确如此。

见众人忧心,贺一航倒是觉得自己说得严重了,笑了笑,“无妨,看到坏的一面也要看到好的一面。如果是一盘棋的话,起码我们是得了先手,这第一仗,也算打得漂亮。”

众人都点头,心说——什么叫也算?简直是兵不血刃的漂亮仗。

正如贺一航所预料的,对方的确是“瓦罐”。

在瓶川河边准备活捉敌军的封啸天和沈绍西并未如愿……没抓住一个战俘,捡到的都是尸体。

瓶川河边,那些黑衣的敌军一个两个不是战死就是被俘之后服毒自尽,河滩上横七竖八都是尸体,河水都红了一大片,场面十分灿烈。

收拾战场的封啸天直晃头,“至于么!又不是什么守城战,都不拿自己当人啊说死就死。”

沈绍西则是庆幸自己看不见这场面。

吞尸池里的伤亡更加惨重,草场差不多都炸平了,形成了一个大坑,地下水冒上来,这回成了真“池子”,有多少敌军死在里头无法估算。而那位敌军将领“毒火”也没抓着,是提前跑了,还是被炸死在吞尸池里了,没人知道。

贺一航算是圆满完成了任务,带着中麓军和开封府众人回了黑风城。

瓶钟城百废待兴,黑风城派了工匠帮忙修缮房屋。

兰克靖铎退了位,兰克明继承瓶钟王之位,和兄弟兰克弥率领城中百姓一起重建瓶钟城,干劲十足。

赵普只留了那枚兵符和几枚联络用的响箭给兰克明,没留下一兵一卒。

按理来说,赵普大可以留下驻军在瓶钟城,以保护为名,让兰克家族成为傀儡皇族,强占瓶钟城。可他没那么干,赵家军所有兵马拉回黑风城,倒是每隔一段时间,会派人送一些物资和木材石料过来。

所谓君子之交,不止兰克明和兰克弥,连瓶钟百姓都为赵普所折服,不用买不用逼的交情,才是真交情。

再加上兰克弥崇拜中原武学,没事儿总往瓶钟城跑,如今跟同龄的太学众学生已然成了好友,现在他最大的心愿是能去一趟开封府,见识见识。

短暂的风波之后,西域恢复了平静,转眼已经入冬。

西域的冬季天寒地冻,但也相对比较太平,塞外暴雪封路,什么兵马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发动攻势,所以冬季是西域最安稳的一个季节。

展昭等人第一次在黑风城过冬,本以为闲来无事,却不料,迎来了到达黑风城之后的,第一桩奇案。

作者有话要说:

战卷01瓶钟彩鸦·瓶川河之战已经完结,

《黑风城战记》是战卷和案卷的结合,除了打仗还有破案。

第二卷逍妖楼。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